玄幻迷 > 圣墟(圣虚) > 第1462章 直捣无上窝
    楚风一路向北,横渡数百州,偶尔还要贯穿特殊的混沌地界,终于赶到阳间最北之地。

    这块地方太特殊,便是没有武疯子坐关,也是生人莫近之地。

    起初还好,大地上也有人烟,但是随着翻过一片血色的山岭后,便彻底都不同了,整片世界突然安静。

    像是死地,没有声音,没有生物,整片天地都无声,全世界只剩下肃杀之气,仿佛万灵寂灭了。

    血色山岭后,大地也是一片赤色。

    相传,这是无上生灵的血液染红的,发生过终极大战!

    而武疯子的师门来历颇为神秘,很复杂,据说莫名在这片死地中崛起,成为北方最可怕的究极道统。

    有人说,这一脉的鼻祖是在这片血色的寂静之地复苏,有不可揣度的来头。

    也有传言称,该脉之祖,疑似是从天帝葬坑冲爬出来的生物,坠入阳间最北之地,所以染红山川,化生机勃勃的浩瀚疆土为寂静死地。

    不管怎样说,这里都极其的神秘,亦很诡异。

    “我终于踏上这片土地了!”

    最北部之地,很妖也很恐怖,楚风感受到了很不同寻常的气息。

    山岭这一侧,还有人烟,可是翻过去,便仿佛踏入了冥界,来到了冰冷的冥土。

    当然,也有人说,这可能是武皇闭关所致,从史前坐死关到现在,他吸收了太多的生机,导致这里异变。

    事实上,武皇的一些弟子门徒都是在他于今世复苏后被召唤到此地的。

    无声无息,楚风一步迈出就是山川倒转,像是缩地成寸,广袤的大地出现在身后,他的速度太快了。

    “我……下不去车了!”紫鸾都快哭了,简直是生无可恋,在她看来,人贩子疯了,你这是要做什么?

    武皇一系正在满天下找你的下落,要收割你呢!

    结果你却自动跑来了,万一碰上个老怪物,遇上个大能,或者干脆武皇回归,那画面简直不要太凄美。

    估计,到时候死都没法死,但是却更凄惨。

    紫鸾碎碎念,真想哭了。

    到了这片有魔性的北方大地,楚风也不敢直接横渡虚空到地头,而是谨慎的接近传说中的武皇道场。

    他怕出意外,毕竟,这一脉无比恐怖,亦非常神秘,总有各种各样的可怕传说。

    万一真的涉及到某个大葬坑,一定会很妖邪,从里面爬出的东西,谁知道都留下了什么,便是武疯子不在,也还是得小心为妙。

    楚风道:“你如果稍微强一些,我在半路上直接扔下你就好了,可你这种状态,随便窜出只狼神王,跳出只狐狸精,都能一口啃了你,连羽毛都不剩一根!”

    紫鸾无语,这话可真不中听,她现在不算弱了,来阳间这十几年突飞猛进,比以前强大太多了。

    不过,想到楚风抬手就能劈死天尊,她也的确生出一股无语感。

    阳间广阔,高手太多,山野中都有神祇,对她来说确实充满凶险。

    “行了,你躲在罐中吧。”楚风将她塞进石罐。

    结果,刚被扔进去,紫鸾就炸毛了,惨叫着冲了出来,在她身后悬浮着一张血色面孔。

    “镇压,回去!”

    楚风低喝,这是他在太上禁地意外接触一丝大宇级花粉而导致的不祥异变,当时他毅然斩出体外。

    他一直没有丢弃,而是封在罐中。

    起初,还很危险,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已经能初步控制,尤其是轮回土对这诡异的产物可克制。

    这团血色不祥产物最终沉寂,躲在轮回土下,不再动弹。

    楚风一直觉得,以后能够用到它,眼下不想直接舍弃。

    这时,他穿过浩瀚血色大地,依照地气,感知极北之地的各种生机,终于找到了武疯子的道场。

    这里号称是绝地!

    但是,在这片道场外围,居然也有城池,又出现人烟了。

    他不理会,迅速地进入那片让人感觉无比压抑的绝地中心区域!

    “这道场有点荒凉。”

    楚风深感诧异,当然,那种让肌体绷紧的窒息感也很浓郁,此地极其危险。

    前方就是自史前时代一直到现在都被认为死地的武皇道场,过去没几个人知道这地方。

    当世,武皇复苏后,这里才传遍天下。

    光秃秃,没有草木,没有大川,到处都是岩石,到处都是赤地,可以称之为不毛之地。

    不过,走了一段路后,他顿时露出惊容。

    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荒芜之地,没有道场气韵的山地,陡然间令人肌体都要炸裂了,汗毛倒竖。

    前方,一座破落的匾额,绿锈斑斑,青铜材质,就那么杵在地上,半靠在一块青色大石上。

    上书三个大字:南天门!

    口气太大了,居然敢这么刻写,这里是所谓的南天门,岂不是说道场深处就是那……阳间之主栖居之地?

    楚风看了又看,这铜锈间的字虽然很古老,但是他的确认识,属于阳间的古字体。

    “应该不是从名山大川底下挖出来的,而是武疯子一脉自己写的,不过岁月有点久远,该不会是该教当年的鼻祖刻写的吧?”

    站在这里让人感觉针扎般难受,一般的天尊都有些受不了。

    楚风没理会,他动用场域手段,探测安全路径,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向这片大地深处走去。

    总体来说,还算顺利,没有遇上阻碍。

    主要是,武疯子的道场太广袤了,再加上人的名树的影,世上无人敢轻易踏足这里,冒犯武皇。

    所以,该脉也没怎么在意外部区域,不担心谁敢来作死。

    不久后,楚风见到了生物,这片区域还是很危险的,前方有了疯兽,在空旷的血色大地上咆哮。

    这让他露出凝重之色,那几头古兽头颅破烂,浑身都冒出腐臭的气息,在血色平原上奔跑。

    有神王境的,也有天尊境的,还有一头疑似是大能的遗骸被炼成傀儡,在这里游荡,巡守道场。

    楚风没有去招惹,施展天师级的场域手段,有惊无险的越过这片区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时,他才真正进入一片重地。

    在这片区域有浓郁的生机,有不少洞府坐落,更有悬浮在半空中的殿宇等。

    武疯子的弟子徒孙等,有一部分就住在这里。

    “我这算不算是作死呢,马上就要进空巢老究极的主巢穴了!”楚风自语。

    他早已用轮回土将自己全身上下都糊严实了,不露一缕气机。

    他还是有一定信心的,按照老古所说,他大哥黎龘当年曾满天下的找“魂肉”,就是这轮回土。

    可想而知,这东西多么的稀珍,有大用处。

    其功用楚风目前还没有彻底弄清楚,但是遮蔽天机,封锁自身的形体与与道痕等,那是至高级的。

    无声无息,楚风没入地下,顺着地脉,如同鬼魂般飘进了道场深处。

    “该道统这是有恃无恐吗?”楚风惊讶,武皇道场内,有场域,也有绝杀之地,但是并未如想象中那么不可临近。

    “也对,如果成为森罗地狱般的所在,他那些徒子徒孙也受不了,没办法在这里生存。”他看过地脉走势后,渐渐放心。

    事实上,武皇一脉强大的是人,而非地势,该教一向霸道,每次出世都征讨天下,屠门灭派。

    他们信奉的是,进攻!

    从来都不怎么太在意放手,因为,他们相信,进攻就是世间最强大的防守。

    此外,只要武皇还活着,就可以镇压天下,有几人敢来撒野?

    真要有人敢来,也不是所谓杀伐场域能够抵挡住的,比如……史前大黑手黎龘!

    尤其是,当黎龘绝命于史前时代,该派就更加可怖了,自此肆无忌惮,动辄就会血洗一方不朽的传承。

    比如,史前时代,无比强大的——梦古道,就被他们生生击溃,血洗了个干净,全教剩下几乎没逃出一个人。

    梦古道,就是小阴间大梦净土的源头!

    也是秦珞音的前世身天下第一丽人青诗仙子的师门。

    这个道统,号称天下最强传承之一,掌握有史前十大究极呼吸法中的一种,结果还是被灭了。

    当然,这也跟该教祖师寂灭,踏上轮回路有关。

    虽然,该教的祖师最终从轮回路回返,可谓是逆天而行,展现无上大神通,想要挽救梦古道。

    但到头来,武疯子亲自动手,发狂攻击,还是将蒙古道祖师给打爆!

    史前拥有十大究极呼吸法之一的梦古道覆灭,从阳间除名。

    这着实是震惊千古的大事件,武疯子之狂,之霸道,双手沾满血腥,当年被体现的淋漓尽致,无人可挡。

    而这只是其中的一则战绩,还有其他,武皇一脉当年横行天下,灭了不知道多少个道统,若非武疯子突然坐死关,沉寂了千古,还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流血大事件呢。

    楚风来到阳间后,曾经和老古去过梦古道,曾亲眼目睹了一些旧事浮现出的烙印。

    “说起来,武疯子一系,灭了我孩子他娘前世身的道统,我这次来也算是……帮忙收割一部分利息?”

    当然,他早已明白,现在的秦珞音已经觉醒青诗仙子的记忆,已非完全是她,与他很难再有交集。

    楚风像是一个幽灵般,无声无息的这片广袤的道场中游荡,地方真是太大了,有些地方光秃秃,有些地方则仙气浓郁的化不开,生机旺盛。

    “你们霸道,你们张狂,这样才好,信奉以攻为守,今天反倒是方便我光顾了!”

    楚风避开了一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哪怕武疯子不在,其亲传弟子尽出的情况下,这片地方也极其的危险。

    比如,某口寒潭附近,居然有大能的骨架坑坑洼洼,这是被那里冒出的黑雾侵蚀了血肉,连骨头都要瓦解了。

    还有一块药田,有一头古兽等阶高的惊人,虽然一副浑噩的样子,但是绝对是大能级中的顶尖者。

    那块药田,具有强烈的辐射性能量,对于许多人来说是致命的污染源。

    当然,对于能够承受它药性的生物来说,那里就是净土,是天仙药圃。

    将那头大能级古兽都辐射的浑噩了,可见多么的惊人与可怕。

    楚风眼睛都绿了,盯着那块药田,看了又看,最终没有下手,总觉得这是个试验田,不仅是究极药草辐射的缘故。

    他认为,多半还涉及到了人为洒下了一些诡异物质等,在尝试培育新品种,在栽培变异的无敌药草。

    他曾听闻,某些究极生物胆子很大,为了做突破等,偶尔会利用诡异与不祥等浇灌药草,进行观察。

    楚风怀疑,这多半是武疯子让嫡传弟子帮他做实验用的。

    “我要不要直捣皇窝呢?!”

    他想去武疯子的坐关地,那地方多半有无上武经,或许包括时光术等,绝对是逆天之所在。

    自他进来后,他就知道那地方在哪里,因为辐射太严重了,都与众不同,而且一片黑暗,仿若天渊。

    火山、冰雪平原,在那片黑暗之地应有尽有,各种极端的地形组合在一起。

    最深处,无法望穿,唯有黑暗,以及浓郁到大能都远远承受不了致命辐射。

    “太危险了!”楚风叹气。

    但是,他没放弃,隐匿踪迹,谨慎的接近那片区域,同时也在探查,想要找到这片究极道场的大药园子。

    “咦,那片地方有些不同,居然是跟武疯子的坐关地并列,远高于其他处。”

    楚风接近黑暗区域后,忍着强烈的辐射,看到了另一侧的奇异之处。

    一片安静之地,死寂无声。

    甚至,隐约间可见,那里的地势比武疯子的坐关地还要高出一些。

    当然,武疯子坐关地黑暗深处到底如何是看不到的。

    最让人吃惊的是,看布置,那里像是一片朝圣之所在,了不得的地方。

    楚风临近,这是一座岛屿,在岩浆海中。

    很诡异,即便是鲜红的岩浆海没有凝固,在起伏,也无声息,让这里显得格外宁静。

    “不简单!”

    在远处时,会让人忽略这片岩浆地,只看到那座岛屿。

    到了近前后,又迅速让人忽略岛屿,只盯住了岛上一座石殿。

    楚风登岛,他就感觉到了异常,有辐射残留,是极其古老时代以前留下的,至今还存在些许。

    一瞬间,他神色凝固,怎么感觉这种残留的辐射很不简单呢,哪怕是漫长岁月过去,还能够让人觉察到它惊人的等级。

    留下辐射的生物全盛时不见得比武疯子弱!

    这是楚风的感觉,这地方太邪性了。

    一切都很顺利,除却残留的辐射外,没有其他阻碍,而他身上有轮回土,这种衰竭后,只剩下丝丝缕缕的辐射,对他不至于有伤害。

    没有一人守在这里,岛屿不大,静若一副古朴的画卷。

    登岛后,楚风接近石头殿宇,绕着走了半圈,结果瞬间眼睛发直。

    在石头殿宇的后方,有一片破败的园子,像是无尽岁月前遗留下来的缺少人管理的药田!

    那里,有些腐朽的药草,有些破烂的古树,还有强烈的辐射!

    “这是……好地方!”

    楚风猜测,这有可能有是究极药田,不过废弃了,很多年没人打理了,但对他绝对有大用,他口水都要哗啦啦的流出来了。

    只是不知道,能否顺利挖掘,毕竟沾染上究极二字后,那就是吓死人的东西,辐射是致命的!

    “咦?!”

    那较为荒凉的药田中,隐约间发光,在腐朽的药草间,有淡淡的药香,他看到了什么?!

    一枚果实,半掩盖在缺少生命气机的草木的下方。

    “不败的果实,究极异果吗?!”楚风猜测。

    但是,他没有轻举妄动,荒废的究极药田恐怕没那么简单。

    随后,他转向石殿正门,透过半开的石门,他看到了里面的景物。

    恢宏的石殿中,居然只有一座祭坛,殿中再无其他摆设等。

    这座殿宇不过是为了给祭坛遮蔽风雨,阻挡尘沙所用?

    祭坛有上东西,一具骨架!

    它具备以部分人形生物的特征,但是,还有不少部位明显不同,比如有翼骨,额骨有个洞,应是竖眼所留。

    骨架雪白,但无光泽,也没有什么辐射以及能量波动,可它摆在了祭坛上。

    “这是什么生物,有什么来头,所在殿宇与武疯子的闭关地并列,绝对不同寻常!”

    可是,无论楚风怎么看,这骨架都太普通了。

    “为什么被放在祭坛上,是在向谁献祭,还是说,这不是祭坛,而是祖坛,而是在供着此骨?”

    楚风有种感觉,这具骨架了不得!

    他决定,想办法给弄走,回头试试看能否炼器。

    甚至,他产生联想,这该不会是武疯子的师门长辈吧?

    可是,为何毫无危险呢?感觉已经沦为凡骨。

    “若真是究极骨,必须要炼成兵器,不,为了给梦古道出口气,我或许应该拆走几根骨头去喂凶兽!”

    不过,什么凶兽能咬的动究极骨?

    楚风在转动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

    一时间,他居然想到了那只黑色的大狗,这种疑似究极生物的骨头,若是喂那只狗,它会吃吗?估计也就它能咬动。

    当然,这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他并非真要那么做,只是恶趣味的想一想而已。

    可是,天外却有巨兽在狐疑,坐卧不安,因为莫名生出感应。

    “该死!”无尽遥远之地,也不知道是哪处天域的虚空中,一只黑色的大狗阴沉着脸自语:“最近,总有人在念叨本皇,扰的不得安宁!”

    它自然想到了黎龘,不久前曾提及它,说是曾被黑狗血临头,此外还嚷嚷着要打爆一群人的狗头。

    当时,它真想下去咬死那群人,都不是好东西!

    这时,它又有感应了,绝对又有人在念叨它。

    “让我牵动因果之线,看一看谁敢对我动歪心眼,我弄死你!”黑色大狗虽然很苍老,缺少精气神,但还是一副很凶戾的样子,呲着残缺的大牙。

    然后,它就付诸行动了。

    “有古怪,那人修为不强,但身上有了不得的宝贝,遮掩了天机,我竟然一时间难以通过因果线拨动他!”大狗露出意外之色。

    然而,此时的楚风却是吓了一大跳,那只狗认为没有第一时间找到他,可是他这里却出现了大黑狗的模糊身影,正呲着残缺的大牙呢,凶气滔天,戾气盖世!

    楚风想诅咒,刚才他只是在心中念叨了一下而已,就真的将这只狗给招来了,什么情况?!太不禁念叨了,这就应验了!

    事实上,他不知道,都是黎龘惹的祸。

    黎黑手在星空深处大战武皇等人时,曾扰动了这只狗,引发它将目光不时关注此界,所以当下比较敏感。

    还好,楚风身上有石罐,这只狗现在找不到他。

    若非是当初在三方战场时,这只狗与楚风有过交集,并留下了后手,也不会在这里显出模糊的身影。

    楚风不知道,还以为它早已觉察。

    所以,他很无语,也很无奈,道:“难道你还真要降临了,要吃这骨头?罢了,都给你,喂狗吧!”

    他直接动用场域手段,搬运这具骨架,准备扔进大黑狗正张开的血盆大口里去!

    “咦,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安,要出大事儿?”武皇道场中有人狐疑。

    一位大天尊起身,四处探查,结果并未看到什么。

    可是,他还是觉得不妥,凭着一种属于绝世大天尊的直觉,他最终将目光投向岩浆海中的一座岛屿。

    “嘶!”

    他倒吸冷气,该不会是那里要出问题了吧?

    “难道是……”随后他一阵激动。

    那片地方无比神圣,对许多弟子来说那是净土,是圣地,高不可攀,因为有武皇师尊的道骨!

    相传,武皇的师尊并未死去,有一天可能还会归来,再次复苏!

    按照某种说法,武皇的师尊,一身精气神与血肉精华等,离开了阳间,当年绝对未死,以自身道骨为阳间坐标,终有一天会回返。

    “难道祖师要回归了?!”他震惊了。

    此时,楚风也震惊,因为隐约间,他听到了那只狗在诅咒声,说最近总被人不断打扰,如果让它发现的话,非弄死不可!

    “刚才,它其实还没发现我呢?”

    可是,他已经出手了,将那具骨架扔向狗嘴里!

    现在,收手都来不及了!

    他觉得,好像弄错了什么,喂什么狗啊,这似乎是,砸了武皇的锅,也惹毛了大狗,闯下了……弥天大祸!

    “回来!”他想牵引骨架给弄回来,可是,已经办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