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6210章 古怪

第6210章 古怪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最新章节!

    见陈述不讲道理,韩允一阵无奈。

    陈述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沉声道:“我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你们若是不尽快交出巨人棺中所得,就休怪我出手了。”

    话音落下,巨人族轰然一拳砸下,拳头落在旁边的山峰之上,山峰骤然化为齑粉,强大的力量延伸出去,大地呈蛛网状龟裂,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不见尽头。

    而那裂缝,宽处千米,窄处百米,着实是触目惊心。

    “交出去吧,至少他没杀人。”

    赵惇苦笑了下,对身旁的韩允劝了一句,然后把装着一成所得的纳戒,挥手扔向了陈述。

    陈述接过纳戒,神识一扫,不悦道:“巨人棺中,就这点东西,你们在戏弄我不成?”

    韩允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那枚装着宝藏的纳戒,也扔向了陈述:“还有这枚纳戒。”

    陈述接过后,查看了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果然如师傅所言,巨人棺中珍贵的宝物不少。”

    说着,他拍了拍巨人的脑袋,道:“但最珍贵的,却是这巨人奴仆。”

    众人不语。

    陈述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道:“不过,谁又能保证,宝物没有藏在你们其他人的纳戒中呢?所以,你们必须,都把纳戒交给我。”

    韩允皱眉道:“这位公子,我们已经……”

    “我说了,这是抢劫。”陈述打断韩允的话,强大的气势压迫而下,理所当然道:“难道,和劫匪也能商量吗?”

    韩允咬了咬牙,终究不再多言,只得对万剑门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交出纳戒。

    赵惇心中无奈,只能照做。

    很快,所有人的纳戒,全都送到了陈述的手中。

    陈述察看之后,道:“这些纳戒中都有私人物品,且各种等阶物品十分繁杂,看来的确是你们随身的纳戒。”

    说完,陈述一挥手,聚集起来的纳戒,分别飞向了万剑门、寒冬岭的修者,一一与原主人对应。

    见此,众人不禁一愣。

    谁也没想到,陈述收集众人的纳戒之后,居然又还了回来。

    此人还真是古怪。

    却听陈述道:“我娘说过,别人的东西,不要随便拿。”

    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说,万剑门、寒冬岭修者的纳戒,是别人的,所以他便不拿?

    可巨人棺中的东西,是你的吗,为何要拿走?

    韩允等人,越发觉得陈述性情古怪。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巨人载着站在肩膀上的陈述,转身朝着远处走去,步伐逐渐加快。

    此次祸不单行,虽然损失不小,但众人终究是保住了性命,韩允、赵惇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至于那陈述,只要是北源域的人,早晚会调查到他的信息,让他把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寒冬岭、万剑门,可都不是吃素的。

    不料,就在众人放松神经的时候,陈阳突然喊道:“陈述,且慢。”

    已经到了千米之外的巨人,停下了脚步,矗立在满时裂缝的大地之上,宛若一尊巨塔。

    眼看陈述已走,却又被陈阳叫住,众人的心又悬起来,不知道陈阳意欲何为。

    巨人没有动,站在他肩膀上的陈述回过头来,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道:“你还有何事?”

    陈阳一拱手,正色道:“我有一事询问,极北之地那名叫做梁川的孩子,是你拿走了他的神念?”

    “嗯?”陈述眉毛一挑,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然后点了点头:“不错,我记得那个少年,他也是一名修者,虽然境界不高,但却天赋不错。”

    陈阳心底一沉,又道:“他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拿走他的神念?”

    陈述丝毫没有罪恶感,平静道:“师傅让我这样做,就一定有师傅的道理。”

    “你永远只是听令行事,不论对错吗?”陈阳皱眉道。

    陈述道:“师傅虽然许多话,和母亲交代的相悖,但至少不会害我。更何况,那梁川虽然失去神念,但神念犹在,并未身亡。”

    “谬论。”陈阳冷喝一声,道:“陈述,你母亲辛辛苦苦养育你,传输你正确的理念,你却被你师傅荼毒。你若是不迷途知返,不止是辜负你母亲的养育之恩,且早晚好遭到报应的。”

    见陈阳声色俱厉,韩允、赵惇等人无不变色。

    这个时候,去招惹陈述,在他们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

    韩允连忙拉了陈阳一把,低声道:“陈阳,别冲动。”

    陈阳并未回应韩允,目光逼视着陈述,丝毫不退让。

    陈述的面色变得冷峻,强大的气势骤然外放,把方圆数千米笼罩,让人不寒而栗。

    他对陈阳道:“我的母亲、师傅,都轮不到你来评论。我的所作所为,也用不着你来指点。别以为多活了几年,就自以为是。师傅说过,你们这种人,个个自视甚高,但却不及我分毫。”

    “同样的年龄段,我远不及你。”陈阳冷笑一声,道:“但至少,我的品行,远非你所及。”

    “找死!”

    陈述双目一瞪,终于按捺不住,化作一道残影,嗖的朝着陈阳飞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在移动的刹那,人已是到达了陈阳的面前,相距不过半米。

    众人心惊肉跳,无不担心陈阳的安危。

    但古怪的是,陈述虽然杀气腾腾,但却盯着陈阳的双眸,并未立刻出手杀了陈阳。

    陈阳凌然不惧,对近在咫尺的陈述问道:“你师傅是谁,他为何连小孩子的神念也不放过?”

    事实上,陈阳有九成九的把握,确定陈述的师傅,是一道强大的浩澜真人分神念。

    不然为何要收集浩澜真人的分神念?

    为何会知道巨人棺中的情况?

    现在陈阳之所以询问,只是想得到最终的确认。

    “我师傅的想法,岂是你能猜度。”陈述冷哼一声,没有正面回答陈阳的问题。

    陈阳咬牙道:“你们住在哪里,他日我若是有幸,定然去拜访。”

    “要报复吗?为了那个叫做梁川的少年?看来,你和他关系匪浅。”陈述没有回答陈阳,身影闪烁,却又回到了千米外的巨人肩膀上。

    矗立不动的巨人,抬起了脚,往前走去。

    见此,众人都是一愣。

    陈阳也是疑惑,对着远处喊道:“陈述,你为何不杀我?”     见陈述不讲道理,韩允一阵无奈。

    陈述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沉声道:“我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你们若是不尽快交出巨人棺中所得,就休怪我出手了。”

    话音落下,巨人族轰然一拳砸下,拳头落在旁边的山峰之上,山峰骤然化为齑粉,强大的力量延伸出去,大地呈蛛网状龟裂,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不见尽头。

    而那裂缝,宽处千米,窄处百米,着实是触目惊心。

    “交出去吧,至少他没杀人。”

    赵惇苦笑了下,对身旁的韩允劝了一句,然后把装着一成所得的纳戒,挥手扔向了陈述。

    陈述接过纳戒,神识一扫,不悦道:“巨人棺中,就这点东西,你们在戏弄我不成?”

    韩允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那枚装着宝藏的纳戒,也扔向了陈述:“还有这枚纳戒。”

    陈述接过后,查看了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果然如师傅所言,巨人棺中珍贵的宝物不少。”

    说着,他拍了拍巨人的脑袋,道:“但最珍贵的,却是这巨人奴仆。”

    众人不语。

    陈述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道:“不过,谁又能保证,宝物没有藏在你们其他人的纳戒中呢?所以,你们必须,都把纳戒交给我。”

    韩允皱眉道:“这位公子,我们已经……”

    “我说了,这是抢劫。”陈述打断韩允的话,强大的气势压迫而下,理所当然道:“难道,和劫匪也能商量吗?”

    韩允咬了咬牙,终究不再多言,只得对万剑门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交出纳戒。

    赵惇心中无奈,只能照做。

    很快,所有人的纳戒,全都送到了陈述的手中。

    陈述察看之后,道:“这些纳戒中都有私人物品,且各种等阶物品十分繁杂,看来的确是你们随身的纳戒。”

    说完,陈述一挥手,聚集起来的纳戒,分别飞向了万剑门、寒冬岭的修者,一一与原主人对应。

    见此,众人不禁一愣。

    谁也没想到,陈述收集众人的纳戒之后,居然又还了回来。

    此人还真是古怪。

    却听陈述道:“我娘说过,别人的东西,不要随便拿。”

    这话的意思,似乎是说,万剑门、寒冬岭修者的纳戒,是别人的,所以他便不拿?

    可巨人棺中的东西,是你的吗,为何要拿走?

    韩允等人,越发觉得陈述性情古怪。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巨人载着站在肩膀上的陈述,转身朝着远处走去,步伐逐渐加快。

    此次祸不单行,虽然损失不小,但众人终究是保住了性命,韩允、赵惇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至于那陈述,只要是北源域的人,早晚会调查到他的信息,让他把吞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寒冬岭、万剑门,可都不是吃素的。

    不料,就在众人放松神经的时候,陈阳突然喊道:“陈述,且慢。”

    已经到了千米之外的巨人,停下了脚步,矗立在满时裂缝的大地之上,宛若一尊巨塔。

    眼看陈述已走,却又被陈阳叫住,众人的心又悬起来,不知道陈阳意欲何为。

    巨人没有动,站在他肩膀上的陈述回过头来,目光落在陈阳的身上,道:“你还有何事?”

    陈阳一拱手,正色道:“我有一事询问,极北之地那名叫做梁川的孩子,是你拿走了他的神念?”

    “嗯?”陈述眉毛一挑,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然后点了点头:“不错,我记得那个少年,他也是一名修者,虽然境界不高,但却天赋不错。”

    陈阳心底一沉,又道:“他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拿走他的神念?”

    陈述丝毫没有罪恶感,平静道:“师傅让我这样做,就一定有师傅的道理。”

    “你永远只是听令行事,不论对错吗?”陈阳皱眉道。

    陈述道:“师傅虽然许多话,和母亲交代的相悖,但至少不会害我。更何况,那梁川虽然失去神念,但神念犹在,并未身亡。”

    “谬论。”陈阳冷喝一声,道:“陈述,你母亲辛辛苦苦养育你,传输你正确的理念,你却被你师傅荼毒。你若是不迷途知返,不止是辜负你母亲的养育之恩,且早晚好遭到报应的。”

    见陈阳声色俱厉,韩允、赵惇等人无不变色。

    这个时候,去招惹陈述,在他们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

    韩允连忙拉了陈阳一把,低声道:“陈阳,别冲动。”

    陈阳并未回应韩允,目光逼视着陈述,丝毫不退让。

    陈述的面色变得冷峻,强大的气势骤然外放,把方圆数千米笼罩,让人不寒而栗。

    他对陈阳道:“我的母亲、师傅,都轮不到你来评论。我的所作所为,也用不着你来指点。别以为多活了几年,就自以为是。师傅说过,你们这种人,个个自视甚高,但却不及我分毫。”

    “同样的年龄段,我远不及你。”陈阳冷笑一声,道:“但至少,我的品行,远非你所及。”

    “找死!”

    陈述双目一瞪,终于按捺不住,化作一道残影,嗖的朝着陈阳飞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在移动的刹那,人已是到达了陈阳的面前,相距不过半米。

    众人心惊肉跳,无不担心陈阳的安危。

    但古怪的是,陈述虽然杀气腾腾,但却盯着陈阳的双眸,并未立刻出手杀了陈阳。

    陈阳凌然不惧,对近在咫尺的陈述问道:“你师傅是谁,他为何连小孩子的神念也不放过?”

    事实上,陈阳有九成九的把握,确定陈述的师傅,是一道强大的浩澜真人分神念。

    不然为何要收集浩澜真人的分神念?

    为何会知道巨人棺中的情况?

    现在陈阳之所以询问,只是想得到最终的确认。

    “我师傅的想法,岂是你能猜度。”陈述冷哼一声,没有正面回答陈阳的问题。

    陈阳咬牙道:“你们住在哪里,他日我若是有幸,定然去拜访。”

    “要报复吗?为了那个叫做梁川的少年?看来,你和他关系匪浅。”陈述没有回答陈阳,身影闪烁,却又回到了千米外的巨人肩膀上。

    矗立不动的巨人,抬起了脚,往前走去。

    见此,众人都是一愣。

    陈阳也是疑惑,对着远处喊道:“陈述,你为何不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