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超维术士 > 第2156节 地洞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超维术士最新章节!

    在他心中暗叹着‘这次死定了’的时候,他却发现,等了很久,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伤痛。

    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听见。

    他悄悄的睁开一只眼,却发现,茜拉夫人挥舞的前肢在他鼻尖定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小塞姆迷惑的时候,茜拉夫人身体倏地一软,轰然倒在地上。

    随着茜拉夫人的倒下,小塞姆这才看到了站在茜拉夫人背后的男子“……蒂森先生?”

    弗洛德站在半明半暗之中,他的一只手还插在茜拉夫人蜘蛛半身那巨大腹部的口子中。

    他缓缓的抽出手,能看到他半透明的手上血淋淋的。

    茜拉夫人是亡灵,弗洛德也是灵体,自然不可能有血。

    这血,是小塞姆的。

    “你之前做的不错,知道亲族的血是克制茜拉夫人的关键。可是你在操作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茜拉夫人的嘴巴,不仅仅是她头颅上,还有她的腹部。或者说,她腹部的嘴,才是最最靠近魂体核心的。”在小塞姆疑惑的眼神中,弗洛德解释道“虽然,她头颅上的嘴巴进了血,也会让她魂体逐渐崩溃,可崩溃的时间相对更加漫长,她有可能会在这段期间再次发动攻击,就像刚才那般。”

    “只有将你的血液探入其腹部的嘴巴,才能一击中的,她的崩溃速度也会最快,不至于有反击能力。”

    听到这,小塞姆终于反应过来。

    《亡灵书》所说的血液入口,原来不是指茜拉夫人头颅上的嘴巴,而是那能看到无数尖锐利齿的腹部裂口。

    “你毕竟还没脱离凡世,思维判断也还在用普通人类的定式,所以这次的失误,并不怪你。等你以后进入巫师界,见到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后,你自然会逐渐跳脱现在的思维困局。”弗洛德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瓶子,将逐渐半虚影化的茜拉夫人给收了进去。

    茜拉夫人一进瓶子,崩溃一般的虚化立刻停止,仿佛时光被定格了般。

    弗洛德满意的摇摇瓶子,等会就可以拿着这个来修行灵魂伎俩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让小塞姆点头。

    毕竟,杀死茜拉夫人的是小塞姆。哪怕,最后弗洛德帮着补了一刀,但其实就算他不补,消亡也不会停止,茜拉夫人过一段时间也会消亡,只是速度比之前要慢一些罢了。

    弗洛德正想着,该如何让小塞姆点头时,小塞姆忽然问道“蒂森少爷,你知道茜拉夫人会来城堡的,是吗?”

    看着小塞姆那明显带着幽怨的眼神,弗洛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的。”这时,一道清脆有力的声音从远处黑暗中的走廊响起。

    随着一阵脚步声,红发金眸的男子,出现在了小塞姆的视野里。

    小塞姆看着来者,恭敬道“帕特先生。”

    安格尔点点头,走到小塞姆的身前,伸出手指凭空一点,小塞姆只觉得耳边似乎传来一阵哗哗的息流声,他身上伤口处的脏污瞬间消失不见。

    在伤口变得干净以后,又一阵暖流袭来,撕裂的伤口开始快速的愈合。

    “这是巫师的术法?”小塞姆愣愣的看着长出肉芽的伤口,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戏法,而非术法。一个0级戏法清洁术,一个1级戏法愈合术。都是非常简单的戏法,等你迈进学徒的门槛后,立刻会接触到的基础戏法。”安格尔解释完戏法的问题后,顿了顿“你刚才的疑问,我现在可以给你解答。”

    “你想知道我们是不是知道茜拉夫人会来。是的,我们有极大把握,她会出现,并且我们也知道,你会成为她的狩猎目标。”

    小塞姆眼里闪过了然“所以,之前先生才会提醒我,要我小心,遇到危险的时候多动动脑。”

    安格尔点点头“没错。”

    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小塞姆又想起之前亚达突变的态度,当时没觉得不对,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有些异常“先前亚达突然说要回去休息,难道也是……”

    弗洛德“我们感知到茜拉夫人即将出现,为了避免亚达受伤,是我传音给他,让他先回到设置有防御魔能阵的房间。”

    小塞姆沉默了片刻“那我呢?”

    虽然只是简单的反问,却饱含着克制的情绪。假如弗洛德站在小塞姆的位置,估计他会表现的更加激动——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有自己被埋在鼓里。这种委屈与被排斥感,能克制情绪已属不易。

    安格尔笑了笑“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让你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为了让你直面茜拉夫人。”

    “为什么?”小塞姆在看到弗洛德出现,并点出“真正的嘴巴在她的腹部”时,他就猜出他所做的一切,他的逃跑、茜拉夫人的追杀,其实都在弗洛德与安格尔的眼皮下。

    “所以,我只是一场被预设好的戏码中的演员么?”

    小塞姆的眼神变化,并没有瞒住安格尔。安格尔也听出小塞姆话中隐含的意思——他是台上的演员,那么他们是什么?

    安格尔轻轻揉了揉小塞姆的茶色头发“你既不是演员,我们也不是被取悦的观众。”

    虽然安格尔只是一句空口无凭的否定,但小塞姆却莫名的深信了。

    就算是信了安格尔的话,小塞姆依旧有些沮丧,低着头闷闷不言。

    安格尔也理解小塞姆,所以他表现出来的别扭,他并不在意“或许你会有些奇怪,甚至怨恨,但这一切源于我们来时你向我询问的那句话。”

    小塞姆“我问的一句话?”

    “你不是想要加入野蛮洞窟么。”

    小塞姆呆呆的点头,之前他的确向安格尔说过,希望能加入帕特先生所在的巫师组织。

    安格尔“你这些天在孤儿院,也该听说孤儿院的用途。”

    小塞姆继续点头,之前亚达说了,他与珊妮在孤儿院的作用,就是扮演黎明杀机幻境里的角色,给予天赋者的入门试炼。

    想到这,小塞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所以,这是关于我的试炼?我通过试炼就可以加入野蛮洞窟了吗?”

    安格尔笑着点点头“是的,恭喜你,你合格了。这的确是一场试炼,不过,和你想象的略微有些许不同。”

    “不同?”

    “具体哪里不一样,等你进入野蛮洞窟的那一天,会明白的。”

    小塞姆眼里闪过喜色,他也不在意所谓的不同是什么,他现在更在乎的是……他进入野蛮洞窟了!

    虽然过程很痛苦,但结果是好的,对于小塞姆而言,这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小塞姆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向安格尔行礼。只是,他刚一动弹,还未愈合完的伤口立刻给他上了伤心的一课。

    弗洛德连忙走上前,扶助小塞姆“你现在还不能动弹,再想表达喜悦,也等伤好了再说。”

    “关于茜拉夫人。”等到小塞姆被扶到近处一间客房里坐下时,安格尔的声音再次传来“之前被弗洛德用纳魂瓶收走了。”

    小塞姆点头,他看到了茜拉夫人被收进一个小瓶子里。

    “这东西目前对你无用,但对弗洛德有很大用处。”安格尔用眼神示意弗洛德自己上前解释。

    弗洛德立刻上前,将自己需要茜拉夫人辅助修行的事言明了。

    小塞姆听完后愣了好半天才明白,原来弗洛德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茜拉夫人虽然是一场考验,但她的出现、以及她的死亡,都是因你而起。所以,按照分配原则,她的最大分配权是你的。”弗洛德说道。

    按照弗洛德自己的性格,他其实并不会和一个凡人讲分配原则。

    但是,小塞姆不同。他是近灵之体,拥有无与伦比的灵魂系天赋,这个天赋有机会吸引特殊灵魂、特殊亡灵。光是这一点,对于未来的他,亦或者亚达与珊妮,就有很大的用处。

    如今提前维系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当奴隶已经很久,小塞姆能清晰的感受到真诚与虚伪。弗洛德如今便是诚恳坦言,再加上他并没有自恃身份,而是平等以待,这让小塞姆很感动。

    小塞姆之前还剩下的一些幽怨,如今却是消散不见。

    他之前看过很多关于亡灵的记载,明白亡灵在现阶段,甚至很长一段的未来,对他都没有作用。留在身边,反而可能会有极坏的影响。

    安格尔说的没错,茜拉夫人对他无用。所以,将他交给弗洛德是可以的,更何况弗洛德也答应了未来会给予补偿。

    想到这,小塞姆不再犹豫,点点头“我同意将它交予蒂森先生。之前若非蒂森先生的帮助,我估计已经死了。”

    弗洛德笑了笑,没有说出‘就算他不出手,安格尔也不会让他死’的话,笑呵呵的把玩着纳魂瓶。

    安格尔拍拍小塞姆肩膀“我先带弗洛德去修行,你还是暂时留在这里,接下来不会再有危险了。”

    说完后,安格尔给弗洛德丢了一个眼神,两人便迅速的没入黑暗中。

    小塞姆则抚摸着自己逐渐愈合的伤口,等到伤口彻底恢复后,他立刻点起一盏油灯,拿出一本空白的手札,记录起了今日之事。

    ……

    另一边,安格尔与弗洛德在山林之中快速的飞掠。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上,这里距离星湖城堡不远,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另一座山腰上的城堡灯火。

    安格尔“我们分头找。”

    弗洛德点点头“好。”

    他们之所以来到这,是因为经过他们暗中观察,茜拉夫人最早出现的位置,就是这里。

    这意味着,茜拉夫人之前一直躲在这附近。

    他们此前并未感受到这里有亡灵气息,茜拉夫人到底是怎么隐藏气息的?这让他们感到有些古怪,所以才会过来探查一番。

    因为缩小了范围,他们寻找起异常之处相对更加便捷。

    没过多久,安格尔便发现了山体内部某一处,精神力无法探进去,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了。

    确定位置后,安格尔拿出一张用于建造房屋的基础土系魔纹皮卷。

    借着皮卷之力,直接从山腰中,强行开辟出一条山洞,直达山体内部。

    山洞开辟到最后,直接勾连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窟。而之前安格尔发现异常之处,正是在这个洞窟内。

    洞窟内空气是流动且湿润的,显然这里是有出口的,应该藏匿在山林某处。不过之前找半天没看到山洞,想来很隐蔽。不过再隐蔽也无所谓,反正他们用另外的方式进来了。

    因为已经确定位置,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迟疑,很快就寻到了精神力无法渗透的地方。

    那是一个地洞。

    这个地洞并非天然形成,它有明显凿刻的石阶,一路通向黑暗深处。

    安格尔看着这个地洞口,表情带着思虑。

    外人无法看出,但作为一个对魔纹有深刻研究的炼金术士,他能感觉到,地洞口看似平常,但有一层魔能阵制造出来的肉眼无法看到的膜。

    正是这层膜,阻拦了之前他窥探的精神力。

    虽然安格尔不认为这里有东西能伤到自己,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耗费了一点时间,去研究这个不知道主阵在何处的魔能阵。

    半晌后,安格尔基本确认了魔能阵的类型。

    这是一个用于遮掩气息的魔能阵,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效果。而且,就算是遮掩气息,效果也已经很薄弱,因为安格尔隐约能感觉到一股阴森死气从洞口中逸出。

    魔能阵本身是完整的,之所以效果薄弱,应该是没有能量供给的原因。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里面有极大概率并没有人。

    “进去吧。”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安格尔与弗洛德直接踏入了地洞。

    之前安格尔已经感觉到阴森死气,在穿越魔能阵进入地洞内,那种死气再无遮掩,疯狂的向着他们涌来。

    “这里的死气,比起星湖城堡还要浓烈。”弗洛德感知着蜂拥的死气,本就饱和的灵魂之力,开始有些异动。他赶紧收拾心神,避免被外界死气侵染。

    “如此之多的死气,要么是亡灵常驻,要么就是死了很多人。”安格尔道,具体是哪一种情况,进去看看就知道。

    死气虽然汹猛,但终归不是直白的攻击,对他们并无影响。

    沿着地洞往下走了约莫二十米,台阶终于到了尽头。     在他心中暗叹着‘这次死定了’的时候,他却发现,等了很久,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伤痛。

    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听见。

    他悄悄的睁开一只眼,却发现,茜拉夫人挥舞的前肢在他鼻尖定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小塞姆迷惑的时候,茜拉夫人身体倏地一软,轰然倒在地上。

    随着茜拉夫人的倒下,小塞姆这才看到了站在茜拉夫人背后的男子“……蒂森先生?”

    弗洛德站在半明半暗之中,他的一只手还插在茜拉夫人蜘蛛半身那巨大腹部的口子中。

    他缓缓的抽出手,能看到他半透明的手上血淋淋的。

    茜拉夫人是亡灵,弗洛德也是灵体,自然不可能有血。

    这血,是小塞姆的。

    “你之前做的不错,知道亲族的血是克制茜拉夫人的关键。可是你在操作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问题,茜拉夫人的嘴巴,不仅仅是她头颅上,还有她的腹部。或者说,她腹部的嘴,才是最最靠近魂体核心的。”在小塞姆疑惑的眼神中,弗洛德解释道“虽然,她头颅上的嘴巴进了血,也会让她魂体逐渐崩溃,可崩溃的时间相对更加漫长,她有可能会在这段期间再次发动攻击,就像刚才那般。”

    “只有将你的血液探入其腹部的嘴巴,才能一击中的,她的崩溃速度也会最快,不至于有反击能力。”

    听到这,小塞姆终于反应过来。

    《亡灵书》所说的血液入口,原来不是指茜拉夫人头颅上的嘴巴,而是那能看到无数尖锐利齿的腹部裂口。

    “你毕竟还没脱离凡世,思维判断也还在用普通人类的定式,所以这次的失误,并不怪你。等你以后进入巫师界,见到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后,你自然会逐渐跳脱现在的思维困局。”弗洛德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瓶子,将逐渐半虚影化的茜拉夫人给收了进去。

    茜拉夫人一进瓶子,崩溃一般的虚化立刻停止,仿佛时光被定格了般。

    弗洛德满意的摇摇瓶子,等会就可以拿着这个来修行灵魂伎俩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让小塞姆点头。

    毕竟,杀死茜拉夫人的是小塞姆。哪怕,最后弗洛德帮着补了一刀,但其实就算他不补,消亡也不会停止,茜拉夫人过一段时间也会消亡,只是速度比之前要慢一些罢了。

    弗洛德正想着,该如何让小塞姆点头时,小塞姆忽然问道“蒂森少爷,你知道茜拉夫人会来城堡的,是吗?”

    看着小塞姆那明显带着幽怨的眼神,弗洛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的。”这时,一道清脆有力的声音从远处黑暗中的走廊响起。

    随着一阵脚步声,红发金眸的男子,出现在了小塞姆的视野里。

    小塞姆看着来者,恭敬道“帕特先生。”

    安格尔点点头,走到小塞姆的身前,伸出手指凭空一点,小塞姆只觉得耳边似乎传来一阵哗哗的息流声,他身上伤口处的脏污瞬间消失不见。

    在伤口变得干净以后,又一阵暖流袭来,撕裂的伤口开始快速的愈合。

    “这是巫师的术法?”小塞姆愣愣的看着长出肉芽的伤口,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戏法,而非术法。一个0级戏法清洁术,一个1级戏法愈合术。都是非常简单的戏法,等你迈进学徒的门槛后,立刻会接触到的基础戏法。”安格尔解释完戏法的问题后,顿了顿“你刚才的疑问,我现在可以给你解答。”

    “你想知道我们是不是知道茜拉夫人会来。是的,我们有极大把握,她会出现,并且我们也知道,你会成为她的狩猎目标。”

    小塞姆眼里闪过了然“所以,之前先生才会提醒我,要我小心,遇到危险的时候多动动脑。”

    安格尔点点头“没错。”

    在得到肯定答案后,小塞姆又想起之前亚达突变的态度,当时没觉得不对,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有些异常“先前亚达突然说要回去休息,难道也是……”

    弗洛德“我们感知到茜拉夫人即将出现,为了避免亚达受伤,是我传音给他,让他先回到设置有防御魔能阵的房间。”

    小塞姆沉默了片刻“那我呢?”

    虽然只是简单的反问,却饱含着克制的情绪。假如弗洛德站在小塞姆的位置,估计他会表现的更加激动——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有自己被埋在鼓里。这种委屈与被排斥感,能克制情绪已属不易。

    安格尔笑了笑“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让你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为了让你直面茜拉夫人。”

    “为什么?”小塞姆在看到弗洛德出现,并点出“真正的嘴巴在她的腹部”时,他就猜出他所做的一切,他的逃跑、茜拉夫人的追杀,其实都在弗洛德与安格尔的眼皮下。

    “所以,我只是一场被预设好的戏码中的演员么?”

    小塞姆的眼神变化,并没有瞒住安格尔。安格尔也听出小塞姆话中隐含的意思——他是台上的演员,那么他们是什么?

    安格尔轻轻揉了揉小塞姆的茶色头发“你既不是演员,我们也不是被取悦的观众。”

    虽然安格尔只是一句空口无凭的否定,但小塞姆却莫名的深信了。

    就算是信了安格尔的话,小塞姆依旧有些沮丧,低着头闷闷不言。

    安格尔也理解小塞姆,所以他表现出来的别扭,他并不在意“或许你会有些奇怪,甚至怨恨,但这一切源于我们来时你向我询问的那句话。”

    小塞姆“我问的一句话?”

    “你不是想要加入野蛮洞窟么。”

    小塞姆呆呆的点头,之前他的确向安格尔说过,希望能加入帕特先生所在的巫师组织。

    安格尔“你这些天在孤儿院,也该听说孤儿院的用途。”

    小塞姆继续点头,之前亚达说了,他与珊妮在孤儿院的作用,就是扮演黎明杀机幻境里的角色,给予天赋者的入门试炼。

    想到这,小塞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所以,这是关于我的试炼?我通过试炼就可以加入野蛮洞窟了吗?”

    安格尔笑着点点头“是的,恭喜你,你合格了。这的确是一场试炼,不过,和你想象的略微有些许不同。”

    “不同?”

    “具体哪里不一样,等你进入野蛮洞窟的那一天,会明白的。”

    小塞姆眼里闪过喜色,他也不在意所谓的不同是什么,他现在更在乎的是……他进入野蛮洞窟了!

    虽然过程很痛苦,但结果是好的,对于小塞姆而言,这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小塞姆忍不住想要站起来,向安格尔行礼。只是,他刚一动弹,还未愈合完的伤口立刻给他上了伤心的一课。

    弗洛德连忙走上前,扶助小塞姆“你现在还不能动弹,再想表达喜悦,也等伤好了再说。”

    “关于茜拉夫人。”等到小塞姆被扶到近处一间客房里坐下时,安格尔的声音再次传来“之前被弗洛德用纳魂瓶收走了。”

    小塞姆点头,他看到了茜拉夫人被收进一个小瓶子里。

    “这东西目前对你无用,但对弗洛德有很大用处。”安格尔用眼神示意弗洛德自己上前解释。

    弗洛德立刻上前,将自己需要茜拉夫人辅助修行的事言明了。

    小塞姆听完后愣了好半天才明白,原来弗洛德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茜拉夫人虽然是一场考验,但她的出现、以及她的死亡,都是因你而起。所以,按照分配原则,她的最大分配权是你的。”弗洛德说道。

    按照弗洛德自己的性格,他其实并不会和一个凡人讲分配原则。

    但是,小塞姆不同。他是近灵之体,拥有无与伦比的灵魂系天赋,这个天赋有机会吸引特殊灵魂、特殊亡灵。光是这一点,对于未来的他,亦或者亚达与珊妮,就有很大的用处。

    如今提前维系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当奴隶已经很久,小塞姆能清晰的感受到真诚与虚伪。弗洛德如今便是诚恳坦言,再加上他并没有自恃身份,而是平等以待,这让小塞姆很感动。

    小塞姆之前还剩下的一些幽怨,如今却是消散不见。

    他之前看过很多关于亡灵的记载,明白亡灵在现阶段,甚至很长一段的未来,对他都没有作用。留在身边,反而可能会有极坏的影响。

    安格尔说的没错,茜拉夫人对他无用。所以,将他交给弗洛德是可以的,更何况弗洛德也答应了未来会给予补偿。

    想到这,小塞姆不再犹豫,点点头“我同意将它交予蒂森先生。之前若非蒂森先生的帮助,我估计已经死了。”

    弗洛德笑了笑,没有说出‘就算他不出手,安格尔也不会让他死’的话,笑呵呵的把玩着纳魂瓶。

    安格尔拍拍小塞姆肩膀“我先带弗洛德去修行,你还是暂时留在这里,接下来不会再有危险了。”

    说完后,安格尔给弗洛德丢了一个眼神,两人便迅速的没入黑暗中。

    小塞姆则抚摸着自己逐渐愈合的伤口,等到伤口彻底恢复后,他立刻点起一盏油灯,拿出一本空白的手札,记录起了今日之事。

    ……

    另一边,安格尔与弗洛德在山林之中快速的飞掠。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上,这里距离星湖城堡不远,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另一座山腰上的城堡灯火。

    安格尔“我们分头找。”

    弗洛德点点头“好。”

    他们之所以来到这,是因为经过他们暗中观察,茜拉夫人最早出现的位置,就是这里。

    这意味着,茜拉夫人之前一直躲在这附近。

    他们此前并未感受到这里有亡灵气息,茜拉夫人到底是怎么隐藏气息的?这让他们感到有些古怪,所以才会过来探查一番。

    因为缩小了范围,他们寻找起异常之处相对更加便捷。

    没过多久,安格尔便发现了山体内部某一处,精神力无法探进去,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了。

    确定位置后,安格尔拿出一张用于建造房屋的基础土系魔纹皮卷。

    借着皮卷之力,直接从山腰中,强行开辟出一条山洞,直达山体内部。

    山洞开辟到最后,直接勾连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窟。而之前安格尔发现异常之处,正是在这个洞窟内。

    洞窟内空气是流动且湿润的,显然这里是有出口的,应该藏匿在山林某处。不过之前找半天没看到山洞,想来很隐蔽。不过再隐蔽也无所谓,反正他们用另外的方式进来了。

    因为已经确定位置,所以他们根本没有迟疑,很快就寻到了精神力无法渗透的地方。

    那是一个地洞。

    这个地洞并非天然形成,它有明显凿刻的石阶,一路通向黑暗深处。

    安格尔看着这个地洞口,表情带着思虑。

    外人无法看出,但作为一个对魔纹有深刻研究的炼金术士,他能感觉到,地洞口看似平常,但有一层魔能阵制造出来的肉眼无法看到的膜。

    正是这层膜,阻拦了之前他窥探的精神力。

    虽然安格尔不认为这里有东西能伤到自己,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耗费了一点时间,去研究这个不知道主阵在何处的魔能阵。

    半晌后,安格尔基本确认了魔能阵的类型。

    这是一个用于遮掩气息的魔能阵,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效果。而且,就算是遮掩气息,效果也已经很薄弱,因为安格尔隐约能感觉到一股阴森死气从洞口中逸出。

    魔能阵本身是完整的,之所以效果薄弱,应该是没有能量供给的原因。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里面有极大概率并没有人。

    “进去吧。”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安格尔与弗洛德直接踏入了地洞。

    之前安格尔已经感觉到阴森死气,在穿越魔能阵进入地洞内,那种死气再无遮掩,疯狂的向着他们涌来。

    “这里的死气,比起星湖城堡还要浓烈。”弗洛德感知着蜂拥的死气,本就饱和的灵魂之力,开始有些异动。他赶紧收拾心神,避免被外界死气侵染。

    “如此之多的死气,要么是亡灵常驻,要么就是死了很多人。”安格尔道,具体是哪一种情况,进去看看就知道。

    死气虽然汹猛,但终归不是直白的攻击,对他们并无影响。

    沿着地洞往下走了约莫二十米,台阶终于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