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里有多厌恶我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里有多厌恶我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

    宁乔乔眼眸一闪,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平静的看了郁少漠一会,伸手指了指他手里的衣架和衣服。

    郁少漠鹰眸一闪,瞬间便明白她的意思,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宁乔乔接过来,也没说什么,将系脖裙子在衣架上挂好,她的动作很慢,像是专门想让他看清楚应该怎么挂一样。

    “你还真是打算跟我一直这样猜哑谜?”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听不出来是无奈还是生气:“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想说话了再跟我说话。”

    郁少漠接过宁乔乔手里的衣服,挂在衣柜里。

    有的她的示范,再遇到吊带裙的时候郁少漠就能挂得很好,那些不会挂的衣服,也交给坐在床上的宁乔乔示范一遍。

    这个过程中谁都没有讲话,但是他们却配合默契。

    “我觉得也挺有意思,这算什么?培养我们两的默契程度?”

    将衣服都挂好,郁少漠将箱子合上放在一边,走过来在床边坐下,将宁乔乔揽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烫?发烧了?”

    郁少漠忽然察觉到宁乔乔的体温有些偏高,尊贵的俊脸顿时变得有些紧张兮兮的!马上伸手去摸宁乔乔的额头。

    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开空调,当然很热,而且他一直在干家务,衬衣早就被热的汗湿透了,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漠,抬手扯了扯他的衬衣。

    “别闹,我在给你量温度!”郁少漠鹰眸皱着眉瞥了宁乔乔一眼,却发现她抓着他的衬衣不放手,顺着她的小手看过去,这才看到衬衣上已经湿透了一片。

    郁少漠这才意识到不是宁乔乔在发烧,是房间里没开空调太热了。

    严重的洁癖发作,郁少漠皱起眉,厌恶的看着自己的衬衣:“我去开空调,你在床上躺着休息。”

    嘴上虽然这样吩咐,但是怕宁乔乔不听他的话似的,郁少漠还是先将宁乔乔安置好了才下楼去开空调。

    没过一会,房间里吹起徐徐的冷风,宁乔乔看了一眼头顶天花板上的冷气出口,听到走廊上上来的脚步声。

    “乖乖坐着,等一会就不热了。”

    郁少漠走进卧室,像是哄小孩似的哄宁乔乔,还摸了摸宁乔乔的头。

    宁乔乔真的很不习惯,有些无语的看着郁少漠,反观郁少漠表情倒是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转过身从衣柜里拿了一间浴袍出来,他朝浴室走去。

    果然不要指望郁少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能够做好什么事,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做了。

    从郁少漠忘记关上的衣柜门看过去,里面的衣服挂得凌乱不堪。

    冬天的大衣和夏天的裙子挂在一起,他西装裤和她的围巾挂在一起……

    宁乔乔皱了皱眉,掀开被子下床,走到衣柜边去,将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放在床上,再一件件的分门别类挂好。

    真庆幸郁少漠出身在一个富贵家庭,一直都有些伺候着,要不然以他这样的态度,连挂个衣服都怪不好,怎么一个人生活?

    郁少漠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宁乔乔还没将衣服挂完,床上还扔着一些他和她的衣服。

    郁少漠正在擦头发的手一顿,快步走过去,从身后一把将宁乔乔抱起来放在床上,皱着眉不悦的朝她吼道:“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下床吗!你跑下来做什么!要找什么不会等我出来叫我来找?”

    “……”

    宁乔乔看着他不说话,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衣架,上面的裙子因为郁少漠刚才突袭的动作掉在了地板上。

    郁少漠皱着眉盯着宁乔乔,转过身朝身后的衣柜看过去,微微愣了一下。

    她哪里是在找衣服,她是在整理衣服。

    经过她刚才的整理,原本乱七八糟的衣柜已经变得整整齐齐,她的衣服挂在一侧,她的衬衣和西装裤挂在另一侧,西装侧是单独挂在另一边。

    知道错怪她了,郁少漠有些下不来台,俊脸闪过一抹不自然的颜色。

    转过头拿过宁乔乔手上的衣架,郁少漠冷着脸不看宁乔乔,将床上剩下的衣服一股脑的又乱挂进去,薄唇微动,嘴巴里还铮铮有词:“有什么好整理的,乱了又不是就找不到了!反正都在衣柜里放着!”

    “……”

    宁乔乔看了看郁少漠的背影,也没说什么,现在房间里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说不出的凉爽。

    她微微动了一下,缩进被窝里去,盖上被子闭幕休息。

    郁少漠嘴巴里一直说个不停,这对于少话的他来说实属罕见,这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宁乔乔多此一举,还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是等他转过头来,俊脸顿时黑成锅底,皱着眉不悦的盯着床上的宁乔乔。

    搞了这半天,他都是在跟空气说话,这女人早就跑到被窝里去睡觉了!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沉,像是赌气似的,一把掀开被子也躺进去,将宁乔乔娇小的身体抱进怀里。

    “……”

    可是让郁少漠失望了,宁乔乔还是什么反应都没给他!

    “宁乔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差劲?我连挂个衣服都做不到让你满意,根本没法好好照顾你是不是?”

    郁少漠盯着宁乔乔闭着眼的睡颜,低沉的声音在空调房里低旋。

    “……”

    宁乔乔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没关系。”郁少漠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将宁乔乔摁在胸口的位置,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我会努力做好这些事,证明我自己也可以照顾好你!宁乔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中了你的邪似的……”

    可能因为知道宁乔乔睡着了,不会听到她讲的这些话,郁少漠的话才比以前多了一些,皱着眉看着宁乔乔身后的某处,吸着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

    “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真的……我情愿自己去死,都不想这样伤害你……其实你不跟我说话也挺好的,总比你说那些伤我的话好,你就这样乖乖呆着,不说话也行,有你在我就不觉得寂寞。其实我之前都是骗你的,我不想听你骂我,真的……因为我不想听你把我说得一文不值,不想听你说你心里有多厌恶我……”     “……”

    宁乔乔眼眸一闪,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平静的看了郁少漠一会,伸手指了指他手里的衣架和衣服。

    郁少漠鹰眸一闪,瞬间便明白她的意思,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宁乔乔接过来,也没说什么,将系脖裙子在衣架上挂好,她的动作很慢,像是专门想让他看清楚应该怎么挂一样。

    “你还真是打算跟我一直这样猜哑谜?”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听不出来是无奈还是生气:“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等你什么时候想说话了再跟我说话。”

    郁少漠接过宁乔乔手里的衣服,挂在衣柜里。

    有的她的示范,再遇到吊带裙的时候郁少漠就能挂得很好,那些不会挂的衣服,也交给坐在床上的宁乔乔示范一遍。

    这个过程中谁都没有讲话,但是他们却配合默契。

    “我觉得也挺有意思,这算什么?培养我们两的默契程度?”

    将衣服都挂好,郁少漠将箱子合上放在一边,走过来在床边坐下,将宁乔乔揽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烫?发烧了?”

    郁少漠忽然察觉到宁乔乔的体温有些偏高,尊贵的俊脸顿时变得有些紧张兮兮的!马上伸手去摸宁乔乔的额头。

    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开空调,当然很热,而且他一直在干家务,衬衣早就被热的汗湿透了,却丝毫没有察觉到。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漠,抬手扯了扯他的衬衣。

    “别闹,我在给你量温度!”郁少漠鹰眸皱着眉瞥了宁乔乔一眼,却发现她抓着他的衬衣不放手,顺着她的小手看过去,这才看到衬衣上已经湿透了一片。

    郁少漠这才意识到不是宁乔乔在发烧,是房间里没开空调太热了。

    严重的洁癖发作,郁少漠皱起眉,厌恶的看着自己的衬衣:“我去开空调,你在床上躺着休息。”

    嘴上虽然这样吩咐,但是怕宁乔乔不听他的话似的,郁少漠还是先将宁乔乔安置好了才下楼去开空调。

    没过一会,房间里吹起徐徐的冷风,宁乔乔看了一眼头顶天花板上的冷气出口,听到走廊上上来的脚步声。

    “乖乖坐着,等一会就不热了。”

    郁少漠走进卧室,像是哄小孩似的哄宁乔乔,还摸了摸宁乔乔的头。

    宁乔乔真的很不习惯,有些无语的看着郁少漠,反观郁少漠表情倒是自然的不能再自然。

    转过身从衣柜里拿了一间浴袍出来,他朝浴室走去。

    果然不要指望郁少漠这样养尊处优的少爷能够做好什么事,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做了。

    从郁少漠忘记关上的衣柜门看过去,里面的衣服挂得凌乱不堪。

    冬天的大衣和夏天的裙子挂在一起,他西装裤和她的围巾挂在一起……

    宁乔乔皱了皱眉,掀开被子下床,走到衣柜边去,将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放在床上,再一件件的分门别类挂好。

    真庆幸郁少漠出身在一个富贵家庭,一直都有些伺候着,要不然以他这样的态度,连挂个衣服都怪不好,怎么一个人生活?

    郁少漠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宁乔乔还没将衣服挂完,床上还扔着一些他和她的衣服。

    郁少漠正在擦头发的手一顿,快步走过去,从身后一把将宁乔乔抱起来放在床上,皱着眉不悦的朝她吼道:“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下床吗!你跑下来做什么!要找什么不会等我出来叫我来找?”

    “……”

    宁乔乔看着他不说话,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衣架,上面的裙子因为郁少漠刚才突袭的动作掉在了地板上。

    郁少漠皱着眉盯着宁乔乔,转过身朝身后的衣柜看过去,微微愣了一下。

    她哪里是在找衣服,她是在整理衣服。

    经过她刚才的整理,原本乱七八糟的衣柜已经变得整整齐齐,她的衣服挂在一侧,她的衬衣和西装裤挂在另一侧,西装侧是单独挂在另一边。

    知道错怪她了,郁少漠有些下不来台,俊脸闪过一抹不自然的颜色。

    转过头拿过宁乔乔手上的衣架,郁少漠冷着脸不看宁乔乔,将床上剩下的衣服一股脑的又乱挂进去,薄唇微动,嘴巴里还铮铮有词:“有什么好整理的,乱了又不是就找不到了!反正都在衣柜里放着!”

    “……”

    宁乔乔看了看郁少漠的背影,也没说什么,现在房间里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说不出的凉爽。

    她微微动了一下,缩进被窝里去,盖上被子闭幕休息。

    郁少漠嘴巴里一直说个不停,这对于少话的他来说实属罕见,这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宁乔乔多此一举,还是在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是等他转过头来,俊脸顿时黑成锅底,皱着眉不悦的盯着床上的宁乔乔。

    搞了这半天,他都是在跟空气说话,这女人早就跑到被窝里去睡觉了!

    郁少漠鹰眸蓦然一沉,像是赌气似的,一把掀开被子也躺进去,将宁乔乔娇小的身体抱进怀里。

    “……”

    可是让郁少漠失望了,宁乔乔还是什么反应都没给他!

    “宁乔乔,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差劲?我连挂个衣服都做不到让你满意,根本没法好好照顾你是不是?”

    郁少漠盯着宁乔乔闭着眼的睡颜,低沉的声音在空调房里低旋。

    “……”

    宁乔乔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没关系。”郁少漠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将宁乔乔摁在胸口的位置,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我会努力做好这些事,证明我自己也可以照顾好你!宁乔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中了你的邪似的……”

    可能因为知道宁乔乔睡着了,不会听到她讲的这些话,郁少漠的话才比以前多了一些,皱着眉看着宁乔乔身后的某处,吸着她的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

    “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真的……我情愿自己去死,都不想这样伤害你……其实你不跟我说话也挺好的,总比你说那些伤我的话好,你就这样乖乖呆着,不说话也行,有你在我就不觉得寂寞。其实我之前都是骗你的,我不想听你骂我,真的……因为我不想听你把我说得一文不值,不想听你说你心里有多厌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