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六百零三章 你在利用我

第六百零三章 你在利用我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郁少漠你怎么样?”宁乔乔不是没注意到刚才郁少漠的那一声闷哼,抬起头着急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眉头狠狠一皱,一把将宁乔乔从怀里扯出来,嗜血的鹰眸紧紧盯着她,凶狠地吼道:“宁乔乔你是白痴是不是!看到别人打架你跑过来做什么!自己不受伤你就不开心是不是?想找虐明说!我在床上弄不死你?要你跑到这里来寻死!”

    “……”

    有些粗鄙的话,让宁乔乔的眼泪迅速蓄满眼眶。

    郁少漠皱着眉死死盯着宁乔乔含着眼泪的眼睛,胸膛剧烈的起伏,咬着牙忍着去抱她的冲动,嗜血的鹰眸冷冷地盯着宁乔乔。

    郁少寒看了一眼宁乔乔和郁少漠,黑眸微微闪了闪,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他的表

    “我……我只是不放心你才来这里的,是我逼郁少寒让他带我来的,郁少漠,你别打他了。”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郁少漠,有些哽咽地说道。

    “是对打!”郁少寒非常的不爽的纠正宁乔乔的话,要知道汉语博大精深,少说两个字意思可差得很远。

    这可关系到他男人的尊严!再说郁少漠那家伙刚才讨便宜了吗?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寒,没理他,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冷冷地盯着宁乔乔,刀锋一样的眼神像是跟宁乔乔有多大仇一样,恨不得将宁乔乔生吞了似的,过了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宁乔乔,你他妈真是被我惯的!”

    ……

    她偷偷跑到这里来,本来已经气得要命,可是看到眼前的小家伙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郁少漠就怎么都下不了决心将宁乔乔赶回去。

    “……”

    宁乔乔微微愣了一下,眼泪倾泻而下,死死咬着唇低下头去,纤细的肩微微颤抖,可是却拼命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宁乔乔太了解郁少漠了,如果这个时间她哭出声来的话,郁少漠别说安慰她了,只怕还不知道会毒舌的说什么呢!

    下了车宁乔乔才知道,郁少寒带来的人不是少数,此时都下车站在一旁,跟郁少漠带来的人剑拔弩张。

    如果郁少漠和郁少寒再打起来,很明显这些手下肯定也要动手了。

    郁少寒瞥了一眼宁乔乔,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肩皱了皱眉,眼前莫名想起昨天宁乔乔坐在他对面,跟他讲她和郁少漠之间发生的事。

    那种时而高兴、时而难过的生动表情……

    “郁少漠,不管怎么说这小鬼也是你的女人,你想发火就冲我来,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郁少寒看向郁少漠的眼神蓦然变冷。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猛地转过身去,鹰眸死死盯着郁少寒,冷冷地笑了一声:“你当我不打算跟你算账了?就算是她去找你,但是你明明知道我把她留下是什么意思,你居然还带她过来!郁少寒,你究竟是有多希望我死?”

    “……”

    郁少寒看着他,没有说话。

    “……”

    宁乔乔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看向郁少寒,他想让郁少漠死?

    “没错,我的确就是这样想的,反正我们之间也只能活一个不是么?”

    郁少寒忽然笑了,他的唇角被郁少漠重重地打了一拳,有些殷红的血迹,所以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妖冶。

    “……”

    宁乔乔震惊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郁少寒,他竟然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带她来意大利的?

    确实郁少寒就是因为想看郁少寒死才同意带宁乔乔来意大利的,在听完了宁乔乔断断续续的叙诉之后,郁少寒除了有些惊讶郁少漠对宁乔乔的在乎程度,当时他想的就是……

    既然郁少漠这么在乎宁乔乔,不愿意让她涉足危险;但是郁少漠肯定没蠢到让自己去送死,可是如果有宁乔乔在身边呢?

    如果真的遇到危险的话,郁少漠会怎么选择?

    光是想想其中的可能性……就很好玩不是么?

    “你……你在利用我?”宁乔乔错愕的看着郁少寒,心里一片荒凉。

    宁乔乔对郁少寒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但是不得不说经过在飞机上的这段时间,宁乔乔对郁少寒的好感度增加了不少,可是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郁少寒想借她来杀郁少漠!

    即便不是杀郁少漠,也是为了让郁少漠受伤!这和杀郁少漠又有什么区别!

    “否则你以为他为什么会送你来这里?”郁少漠冷冷地笑了一声,一把将宁乔乔扯进怀里,鹰眸锐利的盯着郁少寒说道:“只是很可惜,我亲爱的哥哥,恐怕你这次要失望了!”

    “……”

    郁少寒微微皱了皱眉,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带走!”郁少漠冷冷地命令道,牵着宁乔乔的手朝另一边停着的车走去。

    郁少漠腿长,步子迈得很快,宁乔乔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节奏,宁乔乔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她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只见郁少寒的人想要冲出去,可是对面郁少漠的人忽然集体做了一个动作!

    “哗啦!”一声!

    黑洞洞枪管齐齐顶上了郁少寒的手下的额头!

    “……”

    宁乔乔在震惊中被郁少漠丢进车里。

    一路上,郁少漠都阴沉着脸不说话,甚至从上了车以后,他都没有看过宁乔乔一眼。

    宁乔乔缩在座位上,她脑海中想的都是刚才郁少漠和郁少寒打架的事,也不知道身边这个男人受伤了没有,只是这男人现在肯定不会给她看……

    极速飞驰的车不知道开了多久,最后在一栋房子前停了下来。

    “下车!”郁少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宁乔乔缩在角落里的身体不易察觉的一抖,怔了怔,推开车门下车,连周围的环境都来不及去看,跟在郁少漠的身后朝别墅里走去。

    身后陆续传来几声车门关上的声音,宁乔乔回过头看了一眼,这才知道原来郁少寒的人也被带到了这里。

    这片别墅里没有女佣,只有郁少漠的保镖们,高大威猛的保镖并没有给人安全感,而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的感觉。     “郁少漠你怎么样?”宁乔乔不是没注意到刚才郁少漠的那一声闷哼,抬起头着急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眉头狠狠一皱,一把将宁乔乔从怀里扯出来,嗜血的鹰眸紧紧盯着她,凶狠地吼道:“宁乔乔你是白痴是不是!看到别人打架你跑过来做什么!自己不受伤你就不开心是不是?想找虐明说!我在床上弄不死你?要你跑到这里来寻死!”

    “……”

    有些粗鄙的话,让宁乔乔的眼泪迅速蓄满眼眶。

    郁少漠皱着眉死死盯着宁乔乔含着眼泪的眼睛,胸膛剧烈的起伏,咬着牙忍着去抱她的冲动,嗜血的鹰眸冷冷地盯着宁乔乔。

    郁少寒看了一眼宁乔乔和郁少漠,黑眸微微闪了闪,低下头去让人看不清他的表

    “我……我只是不放心你才来这里的,是我逼郁少寒让他带我来的,郁少漠,你别打他了。”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郁少漠,有些哽咽地说道。

    “是对打!”郁少寒非常的不爽的纠正宁乔乔的话,要知道汉语博大精深,少说两个字意思可差得很远。

    这可关系到他男人的尊严!再说郁少漠那家伙刚才讨便宜了吗?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寒,没理他,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冷冷地盯着宁乔乔,刀锋一样的眼神像是跟宁乔乔有多大仇一样,恨不得将宁乔乔生吞了似的,过了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宁乔乔,你他妈真是被我惯的!”

    ……

    她偷偷跑到这里来,本来已经气得要命,可是看到眼前的小家伙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郁少漠就怎么都下不了决心将宁乔乔赶回去。

    “……”

    宁乔乔微微愣了一下,眼泪倾泻而下,死死咬着唇低下头去,纤细的肩微微颤抖,可是却拼命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宁乔乔太了解郁少漠了,如果这个时间她哭出声来的话,郁少漠别说安慰她了,只怕还不知道会毒舌的说什么呢!

    下了车宁乔乔才知道,郁少寒带来的人不是少数,此时都下车站在一旁,跟郁少漠带来的人剑拔弩张。

    如果郁少漠和郁少寒再打起来,很明显这些手下肯定也要动手了。

    郁少寒瞥了一眼宁乔乔,看着她微微颤抖的肩皱了皱眉,眼前莫名想起昨天宁乔乔坐在他对面,跟他讲她和郁少漠之间发生的事。

    那种时而高兴、时而难过的生动表情……

    “郁少漠,不管怎么说这小鬼也是你的女人,你想发火就冲我来,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郁少寒看向郁少漠的眼神蓦然变冷。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猛地转过身去,鹰眸死死盯着郁少寒,冷冷地笑了一声:“你当我不打算跟你算账了?就算是她去找你,但是你明明知道我把她留下是什么意思,你居然还带她过来!郁少寒,你究竟是有多希望我死?”

    “……”

    郁少寒看着他,没有说话。

    “……”

    宁乔乔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看向郁少寒,他想让郁少漠死?

    “没错,我的确就是这样想的,反正我们之间也只能活一个不是么?”

    郁少寒忽然笑了,他的唇角被郁少漠重重地打了一拳,有些殷红的血迹,所以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妖冶。

    “……”

    宁乔乔震惊了!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郁少寒,他竟然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带她来意大利的?

    确实郁少寒就是因为想看郁少寒死才同意带宁乔乔来意大利的,在听完了宁乔乔断断续续的叙诉之后,郁少寒除了有些惊讶郁少漠对宁乔乔的在乎程度,当时他想的就是……

    既然郁少漠这么在乎宁乔乔,不愿意让她涉足危险;但是郁少漠肯定没蠢到让自己去送死,可是如果有宁乔乔在身边呢?

    如果真的遇到危险的话,郁少漠会怎么选择?

    光是想想其中的可能性……就很好玩不是么?

    “你……你在利用我?”宁乔乔错愕的看着郁少寒,心里一片荒凉。

    宁乔乔对郁少寒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但是不得不说经过在飞机上的这段时间,宁乔乔对郁少寒的好感度增加了不少,可是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郁少寒想借她来杀郁少漠!

    即便不是杀郁少漠,也是为了让郁少漠受伤!这和杀郁少漠又有什么区别!

    “否则你以为他为什么会送你来这里?”郁少漠冷冷地笑了一声,一把将宁乔乔扯进怀里,鹰眸锐利的盯着郁少寒说道:“只是很可惜,我亲爱的哥哥,恐怕你这次要失望了!”

    “……”

    郁少寒微微皱了皱眉,没什么特别的表示。

    “带走!”郁少漠冷冷地命令道,牵着宁乔乔的手朝另一边停着的车走去。

    郁少漠腿长,步子迈得很快,宁乔乔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节奏,宁乔乔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她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只见郁少寒的人想要冲出去,可是对面郁少漠的人忽然集体做了一个动作!

    “哗啦!”一声!

    黑洞洞枪管齐齐顶上了郁少寒的手下的额头!

    “……”

    宁乔乔在震惊中被郁少漠丢进车里。

    一路上,郁少漠都阴沉着脸不说话,甚至从上了车以后,他都没有看过宁乔乔一眼。

    宁乔乔缩在座位上,她脑海中想的都是刚才郁少漠和郁少寒打架的事,也不知道身边这个男人受伤了没有,只是这男人现在肯定不会给她看……

    极速飞驰的车不知道开了多久,最后在一栋房子前停了下来。

    “下车!”郁少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宁乔乔缩在角落里的身体不易察觉的一抖,怔了怔,推开车门下车,连周围的环境都来不及去看,跟在郁少漠的身后朝别墅里走去。

    身后陆续传来几声车门关上的声音,宁乔乔回过头看了一眼,这才知道原来郁少寒的人也被带到了这里。

    这片别墅里没有女佣,只有郁少漠的保镖们,高大威猛的保镖并没有给人安全感,而是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