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六百三十章 一个弱智

第六百三十章 一个弱智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小鬼,你真的不去公司了?”郁少寒邪气的俊脸从停在路边的车窗里探出来,黑眸好笑的看着在路边暴走的宁乔乔。

    为了让他能更方便的和宁乔乔讲话,司机缓慢地将车朝前面移动。

    宁乔乔气的想爆粗口,大步的朝前面走去,听到郁少寒的声音,转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郁少寒,说道:“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本来她还想去公司的,现在完全是一点都不想去了。

    “那好吧,我们在公司见。”郁少寒挑了挑眉,黑眸笑着看了一眼宁乔乔,修长的手指摁下车里的车窗按钮,将车窗升了上去,朝司机打了个手势,缓慢行驶的车便加速离开。

    宁乔乔转过头朝车开走的方向看去,那张碍眼的脸终于不见了!这让宁乔乔心情好了不少。

    宁乔乔又朝前面走了一截距离,本来想打车去公司的,忽然看到不远处超市的牌子,她改了主意,决定去超市采购,不去公司了。

    在去超市的路上,宁乔乔接到来自百晓的电话。

    “算他还守信用,肯让你用手机跟我联系。”宁乔乔对电话那边的百晓说道。

    百晓笑了笑,没说什么,问宁乔乔:“你到G市了吗?”

    “到了。”宁乔乔说道,又问:“你还好吗?这几天那个变态有没有为难你?”

    “我没事,我们这几天没有吵架,我也没有绝食,没有再回到那个鸟笼子里去,你可以放心。”

    百晓在电话里说道,宁乔乔不知道百晓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从百晓说话的语气来判断,她确实心情还不错。

    “那就好,你不要再绝食了,也别跟那个男人对着干知道吗?那个家伙是个三观不正的变态,跟他对着干对你没好处的!”

    宁乔乔不放心地嘱咐道。

    “嗯,你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的。”百晓说道。

    “好,记得经常跟我打电话。”宁乔乔说完后便挂断电话,朝超市里走去。

    今天是工作日,超市里的人并不多,宁乔乔买了一些食材,想了想又朝放女性用品的地方走去,算算时间她也快来例假了,要买一些卫生棉备上。

    宁乔乔推着购物车走到卫生棉的区域,正准备去找那个她日常用的牌子,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便愣住了。

    柳莞!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柳莞也是来买卫生棉的,她看到宁乔乔的时候也微微愣了一下,随便眼神中便涌上强烈的恨意,将手里的卫生棉往购物车里一扔,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宁乔乔,像是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一般。

    “原来你还在G市?怎么样,把少漠藏起来的感觉好玩么?让他一声不响的扔下公司就走你是不是很有存在感?宁乔乔,你到底想用这种方式证明什么!不觉得你自己幼稚可笑吗?”

    “我不是像你说的这样,我没有故意要带郁少漠走。”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转过头看向另一边。

    宁乔乔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这次忽然让郁少漠去了意大利这么多天,她不是没有责任,也正是因为这样,宁乔乔没跟柳莞针锋相对。

    “呵!”柳莞冷笑,漂亮的眼睛犀利地盯着宁乔乔,说道:“你不是故意的?那是什么?你是有意的吗?”

    柳莞的声音有些高,虽然此时在超市里购物的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零散的几位顾客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连不远处站着的售货员也好奇的朝宁乔乔和柳莞看过来,盯着她们两议论纷纷。

    两个漂亮的女人在超市吵架,还能是因为什么?

    “我不想跟你吵架,请你不要胡搅蛮缠,我已经解释了这次事情是意外!再说了,郁少漠是我的丈夫,我和他要去哪里跟你没关系!”宁乔乔眼神冷了下来,她不喜欢自己被人当猴子一样看。

    “我胡搅蛮缠?”柳莞盯着宁乔乔冷笑,点了点头,说道:“好呀,既然你说这次的事情是意外,那你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意外才让你带着少漠消失了接近两个星期!让他对公司的事情不管不问!你要是能说出来我就相信你!”

    “……”

    宁乔乔皱着眉看着柳莞,粉嫩的唇瓣动了动,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她不能说!

    百晓的事情必须要保密,因为涉及到她的父母!如果这件事被柳莞知道了,万一柳莞再告诉别人,那百晓的事就瞒不住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瞥了一眼柳莞,声音有些冷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这件事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是因为你根本说不出来吧!根本就没有什么突发事情,你就是勾引少漠带你出去玩而已!你想用这种方式像我们证明你对少漠的影响力有多大,宁乔乔,我真没想到你年龄这么小心机竟然这么深!”

    柳莞掷地有声地说道。

    “……”宁乔乔秀气的眉紧紧皱在一起,看向柳莞的眼神有些不悦。

    “看我做什么?”柳莞根本就不把宁乔乔放在眼里,冷冷地盯着宁乔乔,言辞更加犀利:“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别人都在用功读书,可是你看看你自己!竟然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男人身上!我真是为你的父母觉得可悲可耻!”

    “柳莞!”宁乔乔忽然厉声吼道,看向柳莞的眼神锋利的像是刀片一样!小手紧紧抓着购物车的那横杆,宁乔乔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柳莞,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警告你,不要说话太过分!郁少漠不理你是因为当年你对他的背叛!你却将火发在我身上。你以为没有我郁少漠酒会看你一眼了吗?你在国外读了那么多书?是怎么把自己读成一个弱智的!”

    说罢,宁乔乔最后冷冷地看了一眼脸皮柳莞,推过车转身就走!连卫生棉都不想买了。

    背叛……

    柳莞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宁乔乔远去的背影,心里一片冰凉……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嘴里渐渐尝到了铁锈的味道。     “小鬼,你真的不去公司了?”郁少寒邪气的俊脸从停在路边的车窗里探出来,黑眸好笑的看着在路边暴走的宁乔乔。

    为了让他能更方便的和宁乔乔讲话,司机缓慢地将车朝前面移动。

    宁乔乔气的想爆粗口,大步的朝前面走去,听到郁少寒的声音,转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郁少寒,说道:“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本来她还想去公司的,现在完全是一点都不想去了。

    “那好吧,我们在公司见。”郁少寒挑了挑眉,黑眸笑着看了一眼宁乔乔,修长的手指摁下车里的车窗按钮,将车窗升了上去,朝司机打了个手势,缓慢行驶的车便加速离开。

    宁乔乔转过头朝车开走的方向看去,那张碍眼的脸终于不见了!这让宁乔乔心情好了不少。

    宁乔乔又朝前面走了一截距离,本来想打车去公司的,忽然看到不远处超市的牌子,她改了主意,决定去超市采购,不去公司了。

    在去超市的路上,宁乔乔接到来自百晓的电话。

    “算他还守信用,肯让你用手机跟我联系。”宁乔乔对电话那边的百晓说道。

    百晓笑了笑,没说什么,问宁乔乔:“你到G市了吗?”

    “到了。”宁乔乔说道,又问:“你还好吗?这几天那个变态有没有为难你?”

    “我没事,我们这几天没有吵架,我也没有绝食,没有再回到那个鸟笼子里去,你可以放心。”

    百晓在电话里说道,宁乔乔不知道百晓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从百晓说话的语气来判断,她确实心情还不错。

    “那就好,你不要再绝食了,也别跟那个男人对着干知道吗?那个家伙是个三观不正的变态,跟他对着干对你没好处的!”

    宁乔乔不放心地嘱咐道。

    “嗯,你放心吧,我自己会小心的。”百晓说道。

    “好,记得经常跟我打电话。”宁乔乔说完后便挂断电话,朝超市里走去。

    今天是工作日,超市里的人并不多,宁乔乔买了一些食材,想了想又朝放女性用品的地方走去,算算时间她也快来例假了,要买一些卫生棉备上。

    宁乔乔推着购物车走到卫生棉的区域,正准备去找那个她日常用的牌子,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便愣住了。

    柳莞!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柳莞也是来买卫生棉的,她看到宁乔乔的时候也微微愣了一下,随便眼神中便涌上强烈的恨意,将手里的卫生棉往购物车里一扔,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宁乔乔,像是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一般。

    “原来你还在G市?怎么样,把少漠藏起来的感觉好玩么?让他一声不响的扔下公司就走你是不是很有存在感?宁乔乔,你到底想用这种方式证明什么!不觉得你自己幼稚可笑吗?”

    “我不是像你说的这样,我没有故意要带郁少漠走。”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转过头看向另一边。

    宁乔乔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这次忽然让郁少漠去了意大利这么多天,她不是没有责任,也正是因为这样,宁乔乔没跟柳莞针锋相对。

    “呵!”柳莞冷笑,漂亮的眼睛犀利地盯着宁乔乔,说道:“你不是故意的?那是什么?你是有意的吗?”

    柳莞的声音有些高,虽然此时在超市里购物的人比较少,但是还是有零散的几位顾客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连不远处站着的售货员也好奇的朝宁乔乔和柳莞看过来,盯着她们两议论纷纷。

    两个漂亮的女人在超市吵架,还能是因为什么?

    “我不想跟你吵架,请你不要胡搅蛮缠,我已经解释了这次事情是意外!再说了,郁少漠是我的丈夫,我和他要去哪里跟你没关系!”宁乔乔眼神冷了下来,她不喜欢自己被人当猴子一样看。

    “我胡搅蛮缠?”柳莞盯着宁乔乔冷笑,点了点头,说道:“好呀,既然你说这次的事情是意外,那你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意外才让你带着少漠消失了接近两个星期!让他对公司的事情不管不问!你要是能说出来我就相信你!”

    “……”

    宁乔乔皱着眉看着柳莞,粉嫩的唇瓣动了动,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她不能说!

    百晓的事情必须要保密,因为涉及到她的父母!如果这件事被柳莞知道了,万一柳莞再告诉别人,那百晓的事就瞒不住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瞥了一眼柳莞,声音有些冷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这件事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是因为你根本说不出来吧!根本就没有什么突发事情,你就是勾引少漠带你出去玩而已!你想用这种方式像我们证明你对少漠的影响力有多大,宁乔乔,我真没想到你年龄这么小心机竟然这么深!”

    柳莞掷地有声地说道。

    “……”宁乔乔秀气的眉紧紧皱在一起,看向柳莞的眼神有些不悦。

    “看我做什么?”柳莞根本就不把宁乔乔放在眼里,冷冷地盯着宁乔乔,言辞更加犀利:“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别人都在用功读书,可是你看看你自己!竟然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男人身上!我真是为你的父母觉得可悲可耻!”

    “柳莞!”宁乔乔忽然厉声吼道,看向柳莞的眼神锋利的像是刀片一样!小手紧紧抓着购物车的那横杆,宁乔乔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柳莞,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警告你,不要说话太过分!郁少漠不理你是因为当年你对他的背叛!你却将火发在我身上。你以为没有我郁少漠酒会看你一眼了吗?你在国外读了那么多书?是怎么把自己读成一个弱智的!”

    说罢,宁乔乔最后冷冷地看了一眼脸皮柳莞,推过车转身就走!连卫生棉都不想买了。

    背叛……

    柳莞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宁乔乔远去的背影,心里一片冰凉……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嘴里渐渐尝到了铁锈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