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七百一十八章 很一般

第七百一十八章 很一般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宁乔乔忽然有一种好无力的感觉,为什么她会是这样的人生,连发抗都没办法,她只能听别人的摆布……

    宁乔乔脑袋上的头发湿漉漉的,散乱的贴在脸上,在昏暗的光线中她苍白的小脸更加明显。

    宁乔乔的容颜无疑是美到让人移不开目光的,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倾城之姿已经显露无遗。

    但是郁少寒现在可没觉得惊艳,他只觉得惊悚!

    这一眼看过去宁乔乔惨白着一张脸坐着,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尤其是她身上穿的又是黑色的衣服,这样看来便更添了几分鬼魅的意思。

    郁少寒后面汗毛都竖起来了,看了一眼宁乔乔,撇了撇说道:“行了,骗你玩的!你看看你那胆量,一听到要回郁家就哭丧着个脸,跟谁死了似的!我是带你回郁家,但是不是郁家老宅,而是我郁少寒的郁家!”

    郁少寒的郁家?

    那不就是他的家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抬起头,苍白的小脸疑惑的看着郁少寒的后脑勺,说道:“你在外面还有家?”

    郁少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宁乔乔,顿时不悦地皱起眉,说道:“小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看我那是什么眼神?看不起我是不是?就你的郁少漠在外面买得起房子,我就连套房子都买不起?”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低下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觉得很奇怪而已。”

    毕竟郁少寒好像每天都是在郁家老宅住的,她和郁少漠是被迫才住在老宅,但郁少寒并不是,所以宁乔乔一听到郁少寒在外面还有住的地方,觉得很诧异。

    “别狡辩了,解释就是掩饰,你心里是怎么看我的我清楚得很!”郁少寒白了一眼宁乔乔说道。

    宁乔乔看了看郁少寒,没再说什么,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不适合去你家。”

    她去郁少寒的家里算是怎么回事,虽然宁乔乔知道郁少寒不会对她做什么,但是郁少寒是名人、她现在也算是。

    这要是他们两被记者拍到从同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的话,那G市才真的是要热闹了……

    “那你觉得自己适不适合被**?”郁少寒低沉的声音平静的问。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告诉宁乔乔,她要是敢不听话的话,他就将她给扔下车去!

    可是这话未免也太难听了一些!

    “你在说什么呢你!”宁乔乔皱起眉看着郁少寒,眸底闪过一抹不悦。

    “说实话而已!老老实实给我你坐好了!冉氏的沙发比床还舒服是么?有福不享非要去吃苦,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郁少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宁乔乔,语气不屑地说道:“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体力消耗很大,没精力对你做什么。”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宁乔乔也知道郁少寒是不准备停车了,看了一眼郁少寒,冷笑一声说道:“谅你也没会这个胆。”

    说罢,宁乔乔没再管郁少寒,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没有再说话。

    “……”

    郁少寒身体一震,差点将油门当成了刹车踩。

    这小鬼居然这么看不起他!怎么办,要不要给她点厉害尝尝呢?

    ……

    车子一路朝不知名的方向开去,宁乔乔看着车窗外陌生的街景,也不知道郁少寒的房子究竟在什么地方。

    G市发展太快,街上的面貌三天两头都在改变,已经很久没有出来打工宁乔乔已经分不出来这里哪是哪了。

    最后,郁少寒的车在一片小区前停下来,将车开进车库里,郁少寒转过头对后排的宁乔乔说道:“下车。”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寒,推开车门下车,看了一眼周围,站在一旁等着郁少寒。

    宁乔乔简直觉得郁少寒是个人格分裂的男人,他明明是一个那么喜欢享受的,但是现在看看这里停着的车,也并不全都是豪华的车。

    不过这些和宁乔乔没关系,她没兴趣去了解郁少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郁少寒,宁乔乔问道:“往哪里走?”

    “跟我来。”郁少寒看了一眼宁乔乔,在前面带路。

    电梯入户的房子,郁少寒带着宁乔乔进门,将灯的开关打开,奢华的灯光顿时洒落一地,从玄关到客厅。

    “怎么样,我的品味是不是比郁少漠的好很多?我这房子漂亮吧?”郁少寒挑眉看着还站在门口的宁乔乔。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郁少寒一眼,朝里面走去:“很一般。”

    豪华的装修她看得多了,郁少漠的房子和柯嚣的房子都很豪华,更何况看过了郁少漠的设计图,宁乔乔哪里还会觉得郁少寒这房子有多特别。

    “嘁,小丫头你少给我嘴硬。”郁少寒白了一眼宁乔乔,鄙视她不懂欣赏。

    宁乔乔懒得跟郁少寒争辩,站在门口就看着他说道:“我住哪一间?”

    “那边那个。”郁少寒抬手给宁乔乔指了一个房间。

    宁乔乔转过头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朝房间走去。

    除了问郁少寒借一件衣服之外,宁乔乔便再也没出过房间。

    宽大奢华客厅里,郁少寒坐在沙发上抽烟,璀璨的灯光下,他的身影和烟的烟雾都被拉得好远,投在一旁昂贵的地毯上。

    将第二支烟的最后一口抽完,郁少寒站起身来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朝宁乔乔所在的客房走去。

    “叩叩叩。”郁少寒敲了三下门,低沉的声音在门响起:“小鬼,你睡着了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身体平躺在床上,绝美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温软的声音淡淡的:“什么事?”

    郁少寒站在门外,修长的身体靠在门对面的墙上,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要不要郁少漠打个电话?”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怔了怔,说道:“我没有带手机。”

    “我知道你没带手机,这不是还有我的手机么!”郁少寒在门外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不想让他知道你在我这,我这还有别的手机给你用。”     宁乔乔忽然有一种好无力的感觉,为什么她会是这样的人生,连发抗都没办法,她只能听别人的摆布……

    宁乔乔脑袋上的头发湿漉漉的,散乱的贴在脸上,在昏暗的光线中她苍白的小脸更加明显。

    宁乔乔的容颜无疑是美到让人移不开目光的,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倾城之姿已经显露无遗。

    但是郁少寒现在可没觉得惊艳,他只觉得惊悚!

    这一眼看过去宁乔乔惨白着一张脸坐着,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尤其是她身上穿的又是黑色的衣服,这样看来便更添了几分鬼魅的意思。

    郁少寒后面汗毛都竖起来了,看了一眼宁乔乔,撇了撇说道:“行了,骗你玩的!你看看你那胆量,一听到要回郁家就哭丧着个脸,跟谁死了似的!我是带你回郁家,但是不是郁家老宅,而是我郁少寒的郁家!”

    郁少寒的郁家?

    那不就是他的家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抬起头,苍白的小脸疑惑的看着郁少寒的后脑勺,说道:“你在外面还有家?”

    郁少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宁乔乔,顿时不悦地皱起眉,说道:“小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看我那是什么眼神?看不起我是不是?就你的郁少漠在外面买得起房子,我就连套房子都买不起?”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低下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觉得很奇怪而已。”

    毕竟郁少寒好像每天都是在郁家老宅住的,她和郁少漠是被迫才住在老宅,但郁少寒并不是,所以宁乔乔一听到郁少寒在外面还有住的地方,觉得很诧异。

    “别狡辩了,解释就是掩饰,你心里是怎么看我的我清楚得很!”郁少寒白了一眼宁乔乔说道。

    宁乔乔看了看郁少寒,没再说什么,皱着眉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不适合去你家。”

    她去郁少寒的家里算是怎么回事,虽然宁乔乔知道郁少寒不会对她做什么,但是郁少寒是名人、她现在也算是。

    这要是他们两被记者拍到从同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的话,那G市才真的是要热闹了……

    “那你觉得自己适不适合被**?”郁少寒低沉的声音平静的问。

    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告诉宁乔乔,她要是敢不听话的话,他就将她给扔下车去!

    可是这话未免也太难听了一些!

    “你在说什么呢你!”宁乔乔皱起眉看着郁少寒,眸底闪过一抹不悦。

    “说实话而已!老老实实给我你坐好了!冉氏的沙发比床还舒服是么?有福不享非要去吃苦,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郁少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宁乔乔,语气不屑地说道:“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体力消耗很大,没精力对你做什么。”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宁乔乔也知道郁少寒是不准备停车了,看了一眼郁少寒,冷笑一声说道:“谅你也没会这个胆。”

    说罢,宁乔乔没再管郁少寒,转过头去看着车窗外,没有再说话。

    “……”

    郁少寒身体一震,差点将油门当成了刹车踩。

    这小鬼居然这么看不起他!怎么办,要不要给她点厉害尝尝呢?

    ……

    车子一路朝不知名的方向开去,宁乔乔看着车窗外陌生的街景,也不知道郁少寒的房子究竟在什么地方。

    G市发展太快,街上的面貌三天两头都在改变,已经很久没有出来打工宁乔乔已经分不出来这里哪是哪了。

    最后,郁少寒的车在一片小区前停下来,将车开进车库里,郁少寒转过头对后排的宁乔乔说道:“下车。”

    宁乔乔看了一眼郁少寒,推开车门下车,看了一眼周围,站在一旁等着郁少寒。

    宁乔乔简直觉得郁少寒是个人格分裂的男人,他明明是一个那么喜欢享受的,但是现在看看这里停着的车,也并不全都是豪华的车。

    不过这些和宁乔乔没关系,她没兴趣去了解郁少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郁少寒,宁乔乔问道:“往哪里走?”

    “跟我来。”郁少寒看了一眼宁乔乔,在前面带路。

    电梯入户的房子,郁少寒带着宁乔乔进门,将灯的开关打开,奢华的灯光顿时洒落一地,从玄关到客厅。

    “怎么样,我的品味是不是比郁少漠的好很多?我这房子漂亮吧?”郁少寒挑眉看着还站在门口的宁乔乔。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郁少寒一眼,朝里面走去:“很一般。”

    豪华的装修她看得多了,郁少漠的房子和柯嚣的房子都很豪华,更何况看过了郁少漠的设计图,宁乔乔哪里还会觉得郁少寒这房子有多特别。

    “嘁,小丫头你少给我嘴硬。”郁少寒白了一眼宁乔乔,鄙视她不懂欣赏。

    宁乔乔懒得跟郁少寒争辩,站在门口就看着他说道:“我住哪一间?”

    “那边那个。”郁少寒抬手给宁乔乔指了一个房间。

    宁乔乔转过头看了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朝房间走去。

    除了问郁少寒借一件衣服之外,宁乔乔便再也没出过房间。

    宽大奢华客厅里,郁少寒坐在沙发上抽烟,璀璨的灯光下,他的身影和烟的烟雾都被拉得好远,投在一旁昂贵的地毯上。

    将第二支烟的最后一口抽完,郁少寒站起身来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朝宁乔乔所在的客房走去。

    “叩叩叩。”郁少寒敲了三下门,低沉的声音在门响起:“小鬼,你睡着了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身体平躺在床上,绝美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温软的声音淡淡的:“什么事?”

    郁少寒站在门外,修长的身体靠在门对面的墙上,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要不要郁少漠打个电话?”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怔了怔,说道:“我没有带手机。”

    “我知道你没带手机,这不是还有我的手机么!”郁少寒在门外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不想让他知道你在我这,我这还有别的手机给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