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九百九十二章 责任和义务

第九百九十二章 责任和义务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她要怎么和郁少寒解释?

    解释什么呢?

    郁少寒根本就不会,也没有立场来问她这些问题的啊!

    宁乔乔唇瓣动了动,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在他阴狠地注视中,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我们是夫妻……,为……”

    我们才是夫妻,即便是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好,但是又为什么要跟别人去解释夫妻之间发生的事!

    可是在郁少漠的耳朵里,这句话却完全变了意思!

    还没等宁乔乔的话说完,郁少漠卡在她细嫩脖颈上的大手却忽然松开!忽然没有了力量支撑,宁乔乔娇小的身体倒在地上,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后面的话也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郁少漠修长挺拔的身体站在一旁,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地盯着宁乔乔,高高在上的俊脸上表情有些吓人。

    我们是夫妻……

    因为是夫妻,所以发生这种很正常是么,即便是在他们现在的关系这样的背景下发生关系,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全都是责任和义务?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有些危险地眯起,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拆了这里!

    宁乔乔缓了一会,渐渐的停下咳嗽声,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郁少漠,眼神闪了闪,转过身去,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麻烦你帮我拉一下衣服。”

    麻烦你帮我拉一下衣服……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蓦然一沉,死死盯着眼前那一片雪白优美的背,浓烈的杀气迸射而出!

    不,他不光想拆了这里,他还想杀了眼前这个女人!

    郁少漠抬起手,微微低下头盯着,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要杀她实在是太简单了!就她那小鸡仔一样的力气,他的手随便一用力都能掐断她脖子!

    可是问题是,你真的舍得吗?

    宁乔乔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自嘲,说什么要杀了她,算算从之前到现在她在你心里捅了多少刀了!你到现在都没下手,不就是因为你舍不得!

    面无表情地将宁乔乔后背的拉链拉好,郁少漠冰冷地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地盯着宁乔乔。

    宁乔乔也知道郁少漠在看着她,盯着拿到压迫感强烈的视线整理衣服和头发。

    “他们就给你穿这个?”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盯着宁乔乔,英挺的眉紧紧皱在一起,声音冰冷地说道。

    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做不到不管她!

    宁乔乔抬起头看了看郁少漠,愣了两秒,才反映过来,他是嫌她穿的太少了。

    如果说早上宁乔乔的红色长款毛衣下面还有一条打底裤的话,那现在她的小礼服下面就是光着腿的。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低下头看了看,又抬起头看着郁少漠说道:“其实没什么事的,等会我在外面再穿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就好了。车里有空调、郁氏大楼里也有暖气,也不会很冷的。”

    作为一名女人,宁乔乔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毕竟其实这件衣服也不错,又是限量版的。穿着去接受访问很符合她郁太太的身份。

    再说了,如果要按照郁少漠的要求来穿衣服的话,那她得把自己穿成一个球这个男人才会满意!

    郁少漠当然很不满意宁乔乔的回答,但是他理都没有再理宁乔乔,一贯霸道的直接打开门,朝外面吼道:“过来个人!”

    “诶,郁少漠,你要干什么呀?”宁乔乔有些诧异的看着郁少漠,只不过郁少漠根本不理她。

    “漠少,你有什么事?”一名营业员小跑过来,恭敬地对郁少漠说道。

    郁少漠高高在上俊脸面无表情地盯着营业员,说道:“现在是冬天,你们这里是在过春天还是在过夏天!给她穿这么薄的裙子,你是觉得外面温度很热是不是?要不然你穿着去外面走一圈给我看看?”

    郁少漠其实很少有对外人这么盛气凌人的时候,唯一的一次,宁乔乔记得也是因为有人偷拍她,郁少漠阴着脸砸了人家的手机。

    “……”

    女营业员吓得腿都抖了,但是却一个字都不敢说。

    “去给我找厚衣服过来!”郁少漠冰冷地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瞥了一眼营业员,懒得痛她身上浪费时间。

    “是是,我马上就去。”营业员忙不迭地的点头,立刻转身跑开去找衣服。

    “……”宁乔乔还站在试衣间里,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无奈的看着郁少漠。

    其实这件事根本就不怪营业员,是因为带她来这里的经理告诉她们,她今天要接受专访,所以营业员才找来比较薄的裙子。

    只不过郁少漠心里有火,他有不对宁乔乔发,那自然是有人要倒霉的。

    郁少漠就站在试衣间里没有离开,营业员很快便找了厚的牛仔裤和大衣过来,郁少漠眼神冰冷地撇了一眼,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微微侧了下身,抬脚朝外面走去,留下试衣间让宁乔乔换衣服。

    将衣服穿好,宁乔乔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她的毛衣团成一团。

    “郁太太,您穿着这身衣服真好看,这些旧衣服就给我吧。”营业员立刻走上去,一边恭敬地恭维宁乔乔,一边伸手去要去拿她手里的毛衣和牛仔裤。

    “不要!”

    宁乔乔像是身体触电一般,忽然往后退了一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防备的看着营业员,将手里的旧衣服紧紧护着。

    这些衣服都是她换下来的旧的没错,但是因为刚才在试衣间里发生的事,她和郁少漠有没有带纸,所以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擦在了她的毛衣上。

    女营业员自然是不是明白这么多,只是有些诧异的看着宁乔乔,不过也没说什么,恭敬地点了点头,去将宁乔乔换下来的小礼服重新挂起来。

    郁少漠是知道宁乔乔那个工作的意思的,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暗光,虽然便有狠狠一沉,面无表情地盯着营业员你,说道:“我让你把那件衣服挂起来了么?”     她要怎么和郁少寒解释?

    解释什么呢?

    郁少寒根本就不会,也没有立场来问她这些问题的啊!

    宁乔乔唇瓣动了动,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在他阴狠地注视中,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我们是夫妻……,为……”

    我们才是夫妻,即便是现在他们的关系不好,但是又为什么要跟别人去解释夫妻之间发生的事!

    可是在郁少漠的耳朵里,这句话却完全变了意思!

    还没等宁乔乔的话说完,郁少漠卡在她细嫩脖颈上的大手却忽然松开!忽然没有了力量支撑,宁乔乔娇小的身体倒在地上,捂着脖子不停的咳嗽,后面的话也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

    郁少漠修长挺拔的身体站在一旁,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地盯着宁乔乔,高高在上的俊脸上表情有些吓人。

    我们是夫妻……

    因为是夫妻,所以发生这种很正常是么,即便是在他们现在的关系这样的背景下发生关系,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全都是责任和义务?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有些危险地眯起,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拆了这里!

    宁乔乔缓了一会,渐渐的停下咳嗽声,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郁少漠,眼神闪了闪,转过身去,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麻烦你帮我拉一下衣服。”

    麻烦你帮我拉一下衣服……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蓦然一沉,死死盯着眼前那一片雪白优美的背,浓烈的杀气迸射而出!

    不,他不光想拆了这里,他还想杀了眼前这个女人!

    郁少漠抬起手,微微低下头盯着,眸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要杀她实在是太简单了!就她那小鸡仔一样的力气,他的手随便一用力都能掐断她脖子!

    可是问题是,你真的舍得吗?

    宁乔乔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自嘲,说什么要杀了她,算算从之前到现在她在你心里捅了多少刀了!你到现在都没下手,不就是因为你舍不得!

    面无表情地将宁乔乔后背的拉链拉好,郁少漠冰冷地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地盯着宁乔乔。

    宁乔乔也知道郁少漠在看着她,盯着拿到压迫感强烈的视线整理衣服和头发。

    “他们就给你穿这个?”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盯着宁乔乔,英挺的眉紧紧皱在一起,声音冰冷地说道。

    有什么办法呢,还是做不到不管她!

    宁乔乔抬起头看了看郁少漠,愣了两秒,才反映过来,他是嫌她穿的太少了。

    如果说早上宁乔乔的红色长款毛衣下面还有一条打底裤的话,那现在她的小礼服下面就是光着腿的。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低下头看了看,又抬起头看着郁少漠说道:“其实没什么事的,等会我在外面再穿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就好了。车里有空调、郁氏大楼里也有暖气,也不会很冷的。”

    作为一名女人,宁乔乔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毕竟其实这件衣服也不错,又是限量版的。穿着去接受访问很符合她郁太太的身份。

    再说了,如果要按照郁少漠的要求来穿衣服的话,那她得把自己穿成一个球这个男人才会满意!

    郁少漠当然很不满意宁乔乔的回答,但是他理都没有再理宁乔乔,一贯霸道的直接打开门,朝外面吼道:“过来个人!”

    “诶,郁少漠,你要干什么呀?”宁乔乔有些诧异的看着郁少漠,只不过郁少漠根本不理她。

    “漠少,你有什么事?”一名营业员小跑过来,恭敬地对郁少漠说道。

    郁少漠高高在上俊脸面无表情地盯着营业员,说道:“现在是冬天,你们这里是在过春天还是在过夏天!给她穿这么薄的裙子,你是觉得外面温度很热是不是?要不然你穿着去外面走一圈给我看看?”

    郁少漠其实很少有对外人这么盛气凌人的时候,唯一的一次,宁乔乔记得也是因为有人偷拍她,郁少漠阴着脸砸了人家的手机。

    “……”

    女营业员吓得腿都抖了,但是却一个字都不敢说。

    “去给我找厚衣服过来!”郁少漠冰冷地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瞥了一眼营业员,懒得痛她身上浪费时间。

    “是是,我马上就去。”营业员忙不迭地的点头,立刻转身跑开去找衣服。

    “……”宁乔乔还站在试衣间里,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无奈的看着郁少漠。

    其实这件事根本就不怪营业员,是因为带她来这里的经理告诉她们,她今天要接受专访,所以营业员才找来比较薄的裙子。

    只不过郁少漠心里有火,他有不对宁乔乔发,那自然是有人要倒霉的。

    郁少漠就站在试衣间里没有离开,营业员很快便找了厚的牛仔裤和大衣过来,郁少漠眼神冰冷地撇了一眼,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微微侧了下身,抬脚朝外面走去,留下试衣间让宁乔乔换衣服。

    将衣服穿好,宁乔乔从试衣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她的毛衣团成一团。

    “郁太太,您穿着这身衣服真好看,这些旧衣服就给我吧。”营业员立刻走上去,一边恭敬地恭维宁乔乔,一边伸手去要去拿她手里的毛衣和牛仔裤。

    “不要!”

    宁乔乔像是身体触电一般,忽然往后退了一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防备的看着营业员,将手里的旧衣服紧紧护着。

    这些衣服都是她换下来的旧的没错,但是因为刚才在试衣间里发生的事,她和郁少漠有没有带纸,所以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擦在了她的毛衣上。

    女营业员自然是不是明白这么多,只是有些诧异的看着宁乔乔,不过也没说什么,恭敬地点了点头,去将宁乔乔换下来的小礼服重新挂起来。

    郁少漠是知道宁乔乔那个工作的意思的,锐利的鹰眸里闪过一抹暗光,虽然便有狠狠一沉,面无表情地盯着营业员你,说道:“我让你把那件衣服挂起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