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一千零五十章 郁少漠疯了

第一千零五十章 郁少漠疯了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郁少漠疯了?”

    宁乔乔想都没想,便接过刘姨的话,温软的声音冰冷地反问道,粉嫩的扯起一抹冷笑。

    真是搞笑!

    那个男人以为他是谁,他就那么肯定她会在乎他去哪里了么?

    其实她刚才根本就没想过那么多好不好!

    宁乔乔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胃口,放下筷子,扯了一张面巾纸过来擦了擦唇角。

    “二少奶奶,您不吃了?”刘姨有些诧异的看着宁乔乔,问道。

    “嗯。”宁乔乔抬起头看了看刘姨,笑了笑说道:“刘姨,麻烦你帮我准备一辆车吧。”

    “车?二少奶奶你要去哪里?”刘姨眼神有些疑惑的看着宁乔乔问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看刘姨,笑着说道:“当然是要回家了,不然我这么晚了还能去哪里?”

    “回家?”

    刘姨皱着眉看着宁乔乔,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看样子,这漠少和二少奶奶搞不好还真的没有和好,否则也不至于现在二少奶奶才刚醒来就闹开了。

    “对呀!”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刘姨点了点头,绝美的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前就跟郁少漠说好的,我要回自己的家去住,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我明天还有工作呢。”

    刘姨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看着宁乔乔说道:“二少奶奶你别闹了,漠少可没有告诉我们你可以离开别墅!就算你真的要走,也还是等漠少回来再说吧!”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别看刘姨上一秒还对她笑眯眯的,慈祥和蔼的不得了,但是只要一有关郁少漠的事,刘姨绝对会瞬间变脸,毫不犹豫的站在郁少漠那一边。

    “那好吧,我先上楼去等他,如果郁少漠回来了,麻烦刘姨你通知我一声。”宁乔乔看着刘姨笑了笑,站起身头也不会的朝楼上去。

    郁少漠现在的态度,很让宁乔乔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宁乔乔总有一种郁少漠的态度在转变的感觉,这是什么意思?浪子要回头了么?

    只可惜,她已经不稀罕了!

    宁乔乔在心里想着,跟郁少漠好好然后然后离开这里的机会有多大?或者干脆还是吵一架来得更直接?

    “嗡嗡……”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宁乔乔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立刻跑过去,在沙发上的小包里找到她的手机。

    宁乔乔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

    郁少寒,他打电话来做什么?

    忽然,楼下传来引擎的声音,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拿着还在震动中的手机朝落地窗走去,看到楼下铁门外的路上,有几辆车停在门口。

    车门打开,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看到郁少漠和陆尧都从车上走下来,然后传来一些隐约地谈话声。

    因为距离的有些远,而且还关着窗户,所以宁乔乔有些听不清,不过想来郁少漠跟陆尧能谈的,也就是生意上的事情了。

    现在郁少漠回来了,得去跟这个男人说她要回去的事!

    “嗡……”

    拿在手里的手机还在震动,大有一副如果她不接电话就不会停的意思。

    宁乔乔低下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转身朝楼下走去,顺手将电话接起来,放在耳边:“喂?”

    “小鬼,你在干什么,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电话里,郁少寒的声音有些紧绷,听起来隐隐有些着急的感觉。

    “我刚才有点事,怎么了?”宁乔乔走在走廊山,随口说道。

    “你脚上的伤怎么样了!现在在哪个医院?为什么受伤了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你不把自己搞得一个人惨兮兮的,你不高兴是不是?”

    郁少寒在电话里说道。

    此时宁乔乔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正好郁少漠和陆尧从别墅门外走进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在同时停下脚步,眼神有些古怪的望着彼此。

    宁乔乔停下脚步是因为她不知道郁少寒在说什么,而郁少漠停下脚步是因为……看到了宁乔乔大腿上露在外面的那些掐痕,很罕见的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郁少寒,你在说什么呀,我没有受伤呀,为什么要住院?我昨天就已经出院了呀!”宁乔乔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疑惑。

    听出来宁乔乔是在和郁少大通话,别墅里一些知道内情的人顿时都倒吸一口冷气,纷纷眼神担忧的看向郁少漠。

    却只见郁少漠只是微微皱起眉而已,除此之外便并无更多的表情。

    客厅里安静得很,但是宁乔乔并没有注意到很多人都在看她,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用来听郁少寒讲话了:“你没受伤?那拖鞋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还有厨房里摔碎的瓶子,从厨房到玄关一路都是血印子!你跟我说你没受伤?小鬼,明明玻璃片将拖鞋的鞋底都扎穿了,你不假装坚强你能死是么?废话少说,直接告诉我你在哪个医院!这一天天的,全跟医院打交道了!”

    郁少寒还是不相信宁乔乔没有受伤的事,他以为宁乔乔只是不想让他知道,在骗他而已。

    本来郁少寒今天回去也是因为需要那一份重要的文件,想着宁乔乔出院后肯定会去冉氏上班,给这才特意选在宁乔乔不在的时间点回去。

    结果没想到,郁少寒刚一打开门,迎接他的便是门口地毯上的几个血脚印!吓了郁少寒毛骨悚然的!还以为宁乔乔被害了呢……

    “你刚才说什么?拖鞋被扎穿了?”宁乔乔皱了皱眉,温软的声音有些严肃地说道。

    “废话!我亲眼的看到,你少骗我!现在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郁少寒耐心失尽,在手机里朝宁乔乔吼道。

    拖鞋被扎穿了,厨房里还有碎掉的玻璃瓶子……

    宁乔乔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站在距离她不远处的郁少漠,温软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对郁少寒说说到:“郁少寒,我真的没有受伤,但是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受伤了!”     “郁少漠疯了?”

    宁乔乔想都没想,便接过刘姨的话,温软的声音冰冷地反问道,粉嫩的扯起一抹冷笑。

    真是搞笑!

    那个男人以为他是谁,他就那么肯定她会在乎他去哪里了么?

    其实她刚才根本就没想过那么多好不好!

    宁乔乔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胃口,放下筷子,扯了一张面巾纸过来擦了擦唇角。

    “二少奶奶,您不吃了?”刘姨有些诧异的看着宁乔乔,问道。

    “嗯。”宁乔乔抬起头看了看刘姨,笑了笑说道:“刘姨,麻烦你帮我准备一辆车吧。”

    “车?二少奶奶你要去哪里?”刘姨眼神有些疑惑的看着宁乔乔问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了看刘姨,笑着说道:“当然是要回家了,不然我这么晚了还能去哪里?”

    “回家?”

    刘姨皱着眉看着宁乔乔,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看样子,这漠少和二少奶奶搞不好还真的没有和好,否则也不至于现在二少奶奶才刚醒来就闹开了。

    “对呀!”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刘姨点了点头,绝美的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前就跟郁少漠说好的,我要回自己的家去住,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我明天还有工作呢。”

    刘姨皱了皱眉,有些无奈的看着宁乔乔说道:“二少奶奶你别闹了,漠少可没有告诉我们你可以离开别墅!就算你真的要走,也还是等漠少回来再说吧!”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别看刘姨上一秒还对她笑眯眯的,慈祥和蔼的不得了,但是只要一有关郁少漠的事,刘姨绝对会瞬间变脸,毫不犹豫的站在郁少漠那一边。

    “那好吧,我先上楼去等他,如果郁少漠回来了,麻烦刘姨你通知我一声。”宁乔乔看着刘姨笑了笑,站起身头也不会的朝楼上去。

    郁少漠现在的态度,很让宁乔乔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宁乔乔总有一种郁少漠的态度在转变的感觉,这是什么意思?浪子要回头了么?

    只可惜,她已经不稀罕了!

    宁乔乔在心里想着,跟郁少漠好好然后然后离开这里的机会有多大?或者干脆还是吵一架来得更直接?

    “嗡嗡……”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宁乔乔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立刻跑过去,在沙发上的小包里找到她的手机。

    宁乔乔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

    郁少寒,他打电话来做什么?

    忽然,楼下传来引擎的声音,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拿着还在震动中的手机朝落地窗走去,看到楼下铁门外的路上,有几辆车停在门口。

    车门打开,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看到郁少漠和陆尧都从车上走下来,然后传来一些隐约地谈话声。

    因为距离的有些远,而且还关着窗户,所以宁乔乔有些听不清,不过想来郁少漠跟陆尧能谈的,也就是生意上的事情了。

    现在郁少漠回来了,得去跟这个男人说她要回去的事!

    “嗡……”

    拿在手里的手机还在震动,大有一副如果她不接电话就不会停的意思。

    宁乔乔低下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转身朝楼下走去,顺手将电话接起来,放在耳边:“喂?”

    “小鬼,你在干什么,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电话里,郁少寒的声音有些紧绷,听起来隐隐有些着急的感觉。

    “我刚才有点事,怎么了?”宁乔乔走在走廊山,随口说道。

    “你脚上的伤怎么样了!现在在哪个医院?为什么受伤了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你不把自己搞得一个人惨兮兮的,你不高兴是不是?”

    郁少寒在电话里说道。

    此时宁乔乔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正好郁少漠和陆尧从别墅门外走进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在同时停下脚步,眼神有些古怪的望着彼此。

    宁乔乔停下脚步是因为她不知道郁少寒在说什么,而郁少漠停下脚步是因为……看到了宁乔乔大腿上露在外面的那些掐痕,很罕见的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郁少寒,你在说什么呀,我没有受伤呀,为什么要住院?我昨天就已经出院了呀!”宁乔乔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疑惑。

    听出来宁乔乔是在和郁少大通话,别墅里一些知道内情的人顿时都倒吸一口冷气,纷纷眼神担忧的看向郁少漠。

    却只见郁少漠只是微微皱起眉而已,除此之外便并无更多的表情。

    客厅里安静得很,但是宁乔乔并没有注意到很多人都在看她,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用来听郁少寒讲话了:“你没受伤?那拖鞋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还有厨房里摔碎的瓶子,从厨房到玄关一路都是血印子!你跟我说你没受伤?小鬼,明明玻璃片将拖鞋的鞋底都扎穿了,你不假装坚强你能死是么?废话少说,直接告诉我你在哪个医院!这一天天的,全跟医院打交道了!”

    郁少寒还是不相信宁乔乔没有受伤的事,他以为宁乔乔只是不想让他知道,在骗他而已。

    本来郁少寒今天回去也是因为需要那一份重要的文件,想着宁乔乔出院后肯定会去冉氏上班,给这才特意选在宁乔乔不在的时间点回去。

    结果没想到,郁少寒刚一打开门,迎接他的便是门口地毯上的几个血脚印!吓了郁少寒毛骨悚然的!还以为宁乔乔被害了呢……

    “你刚才说什么?拖鞋被扎穿了?”宁乔乔皱了皱眉,温软的声音有些严肃地说道。

    “废话!我亲眼的看到,你少骗我!现在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郁少寒耐心失尽,在手机里朝宁乔乔吼道。

    拖鞋被扎穿了,厨房里还有碎掉的玻璃瓶子……

    宁乔乔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站在距离她不远处的郁少漠,温软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对郁少寒说说到:“郁少寒,我真的没有受伤,但是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