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会不会遗憾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会不会遗憾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郁少漠看着宁乔乔纤细的背影皱了皱眉,长腿一迈,朝她走过去。

    一双男人结实的手臂从身后揽住宁乔乔的腰肢,她的身体落入一句温热的胸膛里,郁少漠低沉的声音在宁乔乔耳边响起:“好看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回过神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窗外的云朵,眼神中闪过一抹自嘲,温软的身影淡淡地说道:“你早就知道我不可能离开这里是不是?”

    “对!”郁少漠低下头,想干的薄唇在宁乔乔的耳边低声说道:“谁让你醒来的时候不问我我们在什么地方,现在你没有离开这里,回去以后就给我乖乖住在别墅里,再也不准说要搬出去的话,嗯?”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着窗户外面的云朵,粉嫩的唇瓣扯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醒来的事后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么多,明明就是他在故意隐瞒,所以现在还变成了她的错吗?在说了,有几个人一觉醒来会觉得自己正在飞机上?

    “宁乔乔,我说过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郁少漠抱着宁乔乔的手臂收紧,低沉的声音也有些紧绷。

    郁少漠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但不管宁乔乔再听几次,给他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窒息!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窗外,过了好一会,温软的声音才淡淡地说道:“那你这样算什么呢?郁少漠,现在你在那我当什么?泄欲的工具吗?”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郁少漠忍不住皱起眉,本来听到这几个字就不舒服的他现在又听到这几个字体,一忍再忍也忍不住了,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将宁乔乔的身体掰过来,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宁乔乔,你为什么要这么妄自菲薄!你明明知道我对你不是意思!我们以前不是也经常这样么?”

    “那是以前!”宁乔乔忽然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依旧清澈的眼眸有些冰冷地朝郁少漠说道:“你也知道我们那是以前!现在还是以前吗?”

    以前他们确实也有些疯狂的时候,郁少漠偶写也会有一些出格的举动,但是因为爱他吧,所以宁乔乔除了偶尔表现一些不高兴外,其实并没有真的往心里去。

    可是现在他们这样的关系,郁少漠还是这样做,宁乔乔甚至有一种……

    “郁少漠,是不是我在你眼里,除了床上那点的价值之外,没什么其他用处了?”宁乔乔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终于忍不住将话问了出来。

    “宁乔乔!”郁少漠锐利的鹰眸蓦然一沉。咬牙切齿地盯着宁乔乔,抓着她瘦弱的肩的大手猛地用力收紧!

    “……”肩上的骨头传来一阵痛感,宁乔乔忍不住皱了皱眉,却咬着牙一声不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倔强地看着郁少漠。

    被郁少漠带到山顶上的时候她虽然晕过去了,但是那是后来的事情,在她还没有晕过去之前,有些话宁乔乔还是记得的。

    宁乔乔永远都不会忘记,郁少漠是和服亢奋的撕扯她的衣服,讲的那些话……

    这些都让宁乔乔深深地觉得屈辱,她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应召女郎一般!

    “其实不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什么都跟以前一样,我以前还是用以前的态度在对待你,只是你的心境不一样了而已!”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讲了一句这样的话,鹰眸里的眼神有些若有似无的无奈或是挫败。

    郁少漠很少有说这种话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都是无所不能,他不喜欢的就不屑一顾,而如果是他喜欢的就丝毫不管别人的感受,一定要别人听从他的才行。

    “……”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没错,郁少漠说的都对,她就是心境变了!

    可是她的心境又是因为什么改变的呢?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谁?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眼神有些冷意,俊脸上的线条也有些僵硬,两个人谁都沉默着一言不发,就在宁乔乔以为郁少漠快要发火的时候,郁少漠忽然勾了勾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长臂一伸将宁乔乔穿着浴袍的娇小身体揽进怀里,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宁乔乔耳边说道:“宁乔乔,随便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吧,只要你还在这里就好。我不想再强求你什么,只是希望你还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再给我彼此一个机会!”

    郁少漠将宁乔乔的身体从怀里拉出来,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宁乔乔精巧的下巴,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她,温柔的气息扑在她脸上娇嫩的皮肤上,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宁乔乔,我确定我真的离不开你,不想离开你!那么你呢?你真的确定要让我从你的生命里消失吗?以后你的生活里再也没有我?从此跟我两不想见,老死不相往来!”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怔怔的看着郁少漠,眼神有些闪烁。

    这个问题,她又该怎么回答呢?

    她没有说话,那么就是默认了!看来在过去、也许就是在不久以前,她心里还真是这样打算的!

    这个该死的小东西!

    郁少漠心里有些气恼,也有无奈,最后都变成一种酸胀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口!

    郁少漠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看着宁乔乔说道:“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会不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我?做饭的时候会想起我特曾为你做过饭,吃甜甜圈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们也曾经一起吃过……等你老了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遗憾呢?”

    “……”

    宁乔乔愣住了。     郁少漠看着宁乔乔纤细的背影皱了皱眉,长腿一迈,朝她走过去。

    一双男人结实的手臂从身后揽住宁乔乔的腰肢,她的身体落入一句温热的胸膛里,郁少漠低沉的声音在宁乔乔耳边响起:“好看么?”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回过神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窗外的云朵,眼神中闪过一抹自嘲,温软的身影淡淡地说道:“你早就知道我不可能离开这里是不是?”

    “对!”郁少漠低下头,想干的薄唇在宁乔乔的耳边低声说道:“谁让你醒来的时候不问我我们在什么地方,现在你没有离开这里,回去以后就给我乖乖住在别墅里,再也不准说要搬出去的话,嗯?”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看着窗户外面的云朵,粉嫩的唇瓣扯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醒来的事后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么多,明明就是他在故意隐瞒,所以现在还变成了她的错吗?在说了,有几个人一觉醒来会觉得自己正在飞机上?

    “宁乔乔,我说过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郁少漠抱着宁乔乔的手臂收紧,低沉的声音也有些紧绷。

    郁少漠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但不管宁乔乔再听几次,给他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窒息!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窗外,过了好一会,温软的声音才淡淡地说道:“那你这样算什么呢?郁少漠,现在你在那我当什么?泄欲的工具吗?”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郁少漠忍不住皱起眉,本来听到这几个字就不舒服的他现在又听到这几个字体,一忍再忍也忍不住了,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将宁乔乔的身体掰过来,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宁乔乔,你为什么要这么妄自菲薄!你明明知道我对你不是意思!我们以前不是也经常这样么?”

    “那是以前!”宁乔乔忽然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依旧清澈的眼眸有些冰冷地朝郁少漠说道:“你也知道我们那是以前!现在还是以前吗?”

    以前他们确实也有些疯狂的时候,郁少漠偶写也会有一些出格的举动,但是因为爱他吧,所以宁乔乔除了偶尔表现一些不高兴外,其实并没有真的往心里去。

    可是现在他们这样的关系,郁少漠还是这样做,宁乔乔甚至有一种……

    “郁少漠,是不是我在你眼里,除了床上那点的价值之外,没什么其他用处了?”宁乔乔抬起头,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终于忍不住将话问了出来。

    “宁乔乔!”郁少漠锐利的鹰眸蓦然一沉。咬牙切齿地盯着宁乔乔,抓着她瘦弱的肩的大手猛地用力收紧!

    “……”肩上的骨头传来一阵痛感,宁乔乔忍不住皱了皱眉,却咬着牙一声不吭,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倔强地看着郁少漠。

    被郁少漠带到山顶上的时候她虽然晕过去了,但是那是后来的事情,在她还没有晕过去之前,有些话宁乔乔还是记得的。

    宁乔乔永远都不会忘记,郁少漠是和服亢奋的撕扯她的衣服,讲的那些话……

    这些都让宁乔乔深深地觉得屈辱,她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应召女郎一般!

    “其实不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什么都跟以前一样,我以前还是用以前的态度在对待你,只是你的心境不一样了而已!”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讲了一句这样的话,鹰眸里的眼神有些若有似无的无奈或是挫败。

    郁少漠很少有说这种话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都是无所不能,他不喜欢的就不屑一顾,而如果是他喜欢的就丝毫不管别人的感受,一定要别人听从他的才行。

    “……”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郁少漠,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没错,郁少漠说的都对,她就是心境变了!

    可是她的心境又是因为什么改变的呢?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谁?

    郁少漠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宁乔乔,眼神有些冷意,俊脸上的线条也有些僵硬,两个人谁都沉默着一言不发,就在宁乔乔以为郁少漠快要发火的时候,郁少漠忽然勾了勾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长臂一伸将宁乔乔穿着浴袍的娇小身体揽进怀里,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宁乔乔耳边说道:“宁乔乔,随便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吧,只要你还在这里就好。我不想再强求你什么,只是希望你还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再给我彼此一个机会!”

    郁少漠将宁乔乔的身体从怀里拉出来,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宁乔乔精巧的下巴,锐利的鹰眸紧紧注视着她,温柔的气息扑在她脸上娇嫩的皮肤上,低沉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宁乔乔,我确定我真的离不开你,不想离开你!那么你呢?你真的确定要让我从你的生命里消失吗?以后你的生活里再也没有我?从此跟我两不想见,老死不相往来!”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怔怔的看着郁少漠,眼神有些闪烁。

    这个问题,她又该怎么回答呢?

    她没有说话,那么就是默认了!看来在过去、也许就是在不久以前,她心里还真是这样打算的!

    这个该死的小东西!

    郁少漠心里有些气恼,也有无奈,最后都变成一种酸胀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口!

    郁少漠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看着宁乔乔说道:“那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会不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我?做饭的时候会想起我特曾为你做过饭,吃甜甜圈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们也曾经一起吃过……等你老了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遗憾呢?”

    “……”

    宁乔乔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