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赶紧滚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赶紧滚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郁少漠现在和宁乔乔算是双宿双飞了,那一直都对郁少漠有意思柳莞呢?现在宁乔乔和郁少漠秀完恩爱了,许多人都有些看好戏似的看着柳莞。

    所以现在宁乔乔和柳莞站在一起,周围的不少人都看了过来,渐渐的,也引起了站在不远处的郁少漠的注意。

    “你在跟她说什么?”身体忽然被圈进一个温柔的怀抱里,宁乔乔头顶上想起一道性感低沉的熟悉声音。

    宁乔乔一震,抬起头朝站在自己身边的郁少漠看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闪烁。

    “……”

    周围刚才都在看热闹的员工们此时纷纷都转过头去,装作好不知情、毫不关心的样子。

    开玩笑,看谁的笑话也不敢看漠少的笑话啊!

    “少漠……”柳莞看着忽然出现的郁少漠,将宁乔乔揽在怀里的动作十足十的保护的意味,眼神闪了闪,将心里的那一抹不甘忍下去,依然温柔的看着郁少漠笑了笑,说道:“少漠,我只是看乔乔一个人站在这里有些无聊,你又在忙,顾不上她,所以我才过来陪她说说话,既然现在你已经来了,那你们聊吧,我就先走了。”

    如果这要是在电影里,柳莞该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又备受委屈的人物啊!

    宁乔乔皱着眉看着柳莞离开的背影,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

    为什么柳莞没有告诉郁少漠她怀孕的事?

    柳莞自己肯定也知道她肚子里那个孩子只要公之于众,对她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是为什么她不说呢?

    宁乔乔当然不会认为柳莞会是一个像是小说中写的那样,偷偷将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却不告诉孩子的父亲的那种女人。

    可是现在柳莞却不说,只是来时不时的营养怪气的气她,让她一刻都不能忘记她怀孕的事实,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刚才对你说什么了?”柳莞离开后,郁少漠将宁乔乔抱在怀里,微微皱着眉看着她,高高在上的俊脸有些紧绷。

    宁乔乔回过神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抬起头看着郁少漠,笑了笑说道:“没说什么,就是随便说了几句,然后你就过来了。”

    “她没说让你不高兴的话?”郁少漠英挺的眉皱得更紧,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宁乔乔。

    柳莞是什么人郁少漠很清楚,她能好好跟宁乔乔讲话?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垂在身侧的小手紧了紧,摇了摇头,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没有说。”

    郁少漠皱了皱眉,将宁乔乔抱在怀里,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她耳边说道:“都是我的错!你再忍一忍,很快我们就可以去国外了,我保证让你再也看不到这些你讨厌的人!”

    去国外,再也看不到……

    她真的可以再也见不到柳莞吗?郁少漠会这么说,只是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柳莞已经怀孕了而已,如果他知道柳莞怀孕了呢?

    柳莞现在没有告诉郁少漠,应该只是在找一个最好的时机而已,而到了那个时候,她和郁少漠又真的还可以按照预想的那样,一起去国外吗?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抬起手轻轻回抱着郁少漠,说道:“好,我等你。”

    ……

    舞会结束后,才刚回到总裁室,宁乔乔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一会,便被郁少漠压在了墙上,狠狠地吻住。

    就知道这个家伙会是这样,一到没人的时候就发情!

    宁乔乔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用力推开郁少漠,咬着唇瞪着郁少漠,说道:“你就不能等会去再……”

    宁乔乔不好意思说那几个字,咬了咬唇,看着郁少漠说道:“等会郁氏的员工们都离开了,郁氏就是锁门了,我们要是被关在里面,是一直关在这里过年呢?还是打电话让被人来开门啊?漠少,到时你怎么跟来开门的人解释,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面。”

    “……”郁少漠挑着眉看着宁乔乔,觉得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长臂一伸将宁乔乔揽过来,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她耳边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看样子是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那我们回去后再继续!”

    准备好了的……

    宁乔乔无语的看了一眼郁少漠,用手肘狠狠捅了一下郁少漠,转身便朝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总裁室的门口,眼前紧闭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宁乔乔还没反因过来,身体忽然被一股大力往后扯了一把,打开的门边从她的额头前划过去,闪过一阵冷风!

    “……”

    宁乔乔眼神有些惊悚的看着眼前的大门,心跳像是打鼓一样。

    我的妈呀,要不是郁少漠拉她拉得及时,一是质量那么好的门撞上来,她的脑门还不被撞破才怪!

    陆尧也没料到宁乔乔会站在门口,顿时愣了一愣,回过神来后意识到他刚才差点闯了大祸,顿时被惊出了一声冷汗,看着宁乔乔说道:“宁小姐,你没事吧?”

    “你说呢?”

    宁乔乔还没说话,头顶便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听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

    “……”

    其实除了被吓到了,别的倒是也没有什么别的事。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看着陆尧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漠少,我不是有意的,我还以为你和宁小姐不在办公室里,准备来看看的,谁知道……”陆尧有些抱歉的看着郁少漠说道,要知道这门就算是撞在漠少的额头上,都没有撞在宁小姐的额头上来得可怕。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一眼陆尧,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也懒得跟陆尧计较,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有什么事就快说!说完赶紧滚!”

    这简直就是天籁啊!

    陆尧赶紧低下头说道:“属下是为了来提醒漠少,明天您还要回郁家老宅去吃团圆饭,跟往年一样,时间是晚上七点。”

    陆尧作为郁少漠的私人助理,郁少漠的形成一向都是由他负责的,今天提醒完这一项,陆尧也算是做完了最后一项工作,可以安心休假了。     郁少漠现在和宁乔乔算是双宿双飞了,那一直都对郁少漠有意思柳莞呢?现在宁乔乔和郁少漠秀完恩爱了,许多人都有些看好戏似的看着柳莞。

    所以现在宁乔乔和柳莞站在一起,周围的不少人都看了过来,渐渐的,也引起了站在不远处的郁少漠的注意。

    “你在跟她说什么?”身体忽然被圈进一个温柔的怀抱里,宁乔乔头顶上想起一道性感低沉的熟悉声音。

    宁乔乔一震,抬起头朝站在自己身边的郁少漠看去,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有些闪烁。

    “……”

    周围刚才都在看热闹的员工们此时纷纷都转过头去,装作好不知情、毫不关心的样子。

    开玩笑,看谁的笑话也不敢看漠少的笑话啊!

    “少漠……”柳莞看着忽然出现的郁少漠,将宁乔乔揽在怀里的动作十足十的保护的意味,眼神闪了闪,将心里的那一抹不甘忍下去,依然温柔的看着郁少漠笑了笑,说道:“少漠,我只是看乔乔一个人站在这里有些无聊,你又在忙,顾不上她,所以我才过来陪她说说话,既然现在你已经来了,那你们聊吧,我就先走了。”

    如果这要是在电影里,柳莞该是一个多么善解人意又备受委屈的人物啊!

    宁乔乔皱着眉看着柳莞离开的背影,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

    为什么柳莞没有告诉郁少漠她怀孕的事?

    柳莞自己肯定也知道她肚子里那个孩子只要公之于众,对她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是为什么她不说呢?

    宁乔乔当然不会认为柳莞会是一个像是小说中写的那样,偷偷将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却不告诉孩子的父亲的那种女人。

    可是现在柳莞却不说,只是来时不时的营养怪气的气她,让她一刻都不能忘记她怀孕的事实,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刚才对你说什么了?”柳莞离开后,郁少漠将宁乔乔抱在怀里,微微皱着眉看着她,高高在上的俊脸有些紧绷。

    宁乔乔回过神来,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抬起头看着郁少漠,笑了笑说道:“没说什么,就是随便说了几句,然后你就过来了。”

    “她没说让你不高兴的话?”郁少漠英挺的眉皱得更紧,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宁乔乔。

    柳莞是什么人郁少漠很清楚,她能好好跟宁乔乔讲话?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垂在身侧的小手紧了紧,摇了摇头,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没有说。”

    郁少漠皱了皱眉,将宁乔乔抱在怀里,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她耳边说道:“都是我的错!你再忍一忍,很快我们就可以去国外了,我保证让你再也看不到这些你讨厌的人!”

    去国外,再也看不到……

    她真的可以再也见不到柳莞吗?郁少漠会这么说,只是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柳莞已经怀孕了而已,如果他知道柳莞怀孕了呢?

    柳莞现在没有告诉郁少漠,应该只是在找一个最好的时机而已,而到了那个时候,她和郁少漠又真的还可以按照预想的那样,一起去国外吗?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抬起手轻轻回抱着郁少漠,说道:“好,我等你。”

    ……

    舞会结束后,才刚回到总裁室,宁乔乔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一会,便被郁少漠压在了墙上,狠狠地吻住。

    就知道这个家伙会是这样,一到没人的时候就发情!

    宁乔乔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用力推开郁少漠,咬着唇瞪着郁少漠,说道:“你就不能等会去再……”

    宁乔乔不好意思说那几个字,咬了咬唇,看着郁少漠说道:“等会郁氏的员工们都离开了,郁氏就是锁门了,我们要是被关在里面,是一直关在这里过年呢?还是打电话让被人来开门啊?漠少,到时你怎么跟来开门的人解释,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面。”

    “……”郁少漠挑着眉看着宁乔乔,觉得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长臂一伸将宁乔乔揽过来,低沉的声音淡淡地在她耳边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看样子是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那我们回去后再继续!”

    准备好了的……

    宁乔乔无语的看了一眼郁少漠,用手肘狠狠捅了一下郁少漠,转身便朝外面走去。

    刚刚走到总裁室的门口,眼前紧闭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宁乔乔还没反因过来,身体忽然被一股大力往后扯了一把,打开的门边从她的额头前划过去,闪过一阵冷风!

    “……”

    宁乔乔眼神有些惊悚的看着眼前的大门,心跳像是打鼓一样。

    我的妈呀,要不是郁少漠拉她拉得及时,一是质量那么好的门撞上来,她的脑门还不被撞破才怪!

    陆尧也没料到宁乔乔会站在门口,顿时愣了一愣,回过神来后意识到他刚才差点闯了大祸,顿时被惊出了一声冷汗,看着宁乔乔说道:“宁小姐,你没事吧?”

    “你说呢?”

    宁乔乔还没说话,头顶便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听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

    “……”

    其实除了被吓到了,别的倒是也没有什么别的事。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看着陆尧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漠少,我不是有意的,我还以为你和宁小姐不在办公室里,准备来看看的,谁知道……”陆尧有些抱歉的看着郁少漠说道,要知道这门就算是撞在漠少的额头上,都没有撞在宁小姐的额头上来得可怕。

    “……”郁少漠冷冷地瞥了一眼陆尧,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也懒得跟陆尧计较,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地说道:“有什么事就快说!说完赶紧滚!”

    这简直就是天籁啊!

    陆尧赶紧低下头说道:“属下是为了来提醒漠少,明天您还要回郁家老宅去吃团圆饭,跟往年一样,时间是晚上七点。”

    陆尧作为郁少漠的私人助理,郁少漠的形成一向都是由他负责的,今天提醒完这一项,陆尧也算是做完了最后一项工作,可以安心休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