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你有这么喜欢她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你有这么喜欢她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宁乔乔下低下头看了一眼脚边的珠子,猛地抬起头,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对面的九儿。

    寂静……

    奢华的客厅在一瞬间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九儿有些怔怔的看着宁乔乔,灵动的眼睛此时像是愣住了一般。

    刘姨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顺嘴说了什么话!顿时懊恼地皱起眉,立刻抬起手紧紧握住电话的听筒,不让这边的声音传过去!

    连郁少漠这样一向淡然的人,此时都忍不住皱了皱眉,更不要提站在他旁边的司徒云凉!

    此时司徒云凉脸色更是难看得有些吓人,定定地看着九儿,性感的薄唇紧抿,周身都散发着浓烈的寒气!

    还是宁乔乔最先回过神来,眼神闪了闪,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九儿,咬了咬唇喊道:“九儿……你……你没事吧?”

    “……: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几乎都被提了起来。

    宁乔乔话音刚落,九儿好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猛地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了看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忽然笑了笑说道:“没事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

    宁乔乔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看着九儿,有些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就好,只是可惜了这串珠子,打碎了。”

    看九儿的样子,她应该并没有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宁乔乔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司徒云凉紧皱的眉此时也稍微松开了一些,眼神淡淡的转过头去,皱着眉看了一眼刘姨拿在手里的电话。

    “嗯?天呐!我的珠子!”九儿似乎此时才发现珠子被摔在地上了一般,立刻低下头去,有些难过的看着散落一地的珠子,说道:“怎么办呀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第一次送礼物就被摔烂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蹲下身去,看着九儿说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刚才没有接好!都怪我……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嘛,对不对?”

    “珠子摔坏了,你还愿意跟我做好朋友吗?”九儿抬起头来,灵动的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宁乔乔问道,眼神中又有些掩藏不住的期待。

    失忆后从小西变成九儿,性格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做事情的风格也像是一个孩子。

    宁乔乔看着九儿笑了笑,说道:“我跟你做好朋友又不是因为你要送给我珠子,再说了,你刚来的时候不也没给我珠子吗?可是我陪你聊了这么久的天,对不对?珠子摔坏了,那等你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再给我一份礼物不就好了吗!”

    九儿想了想,似乎明白过来,即便是珠子摔坏了,宁乔乔还是愿意跟她做好朋友,顿时眼睛一亮,笑眯眯的看着宁乔乔,猛得从地上站起身来,很是高兴的说道:“那好,那我们就说定了!现在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还欠你一份礼物,等下次我见到你的时候,再送给你一串一模一样的珠子!”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粉嫩的唇瓣,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到九儿转过身去,小跑到司徒云凉身边,抱着司徒云凉的胳膊,声音软软的像是撒娇一般的说道:“凉哥哥,你再给我买一串那个一模一样的珠子,好不好呀!”

    那串珠子其实是一个古董物件,是两个月前司徒云凉从国外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回来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第二串。

    宁乔乔虽然不知道那串珠子的来历,但是毕竟跟郁少漠在一起了这么久,一看那串珠子也知道名贵非常。

    司徒云凉转过头去,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九儿,勾了勾唇笑着说道:“既然你想和她做朋友,那是不是应该送她更贵重一点的东西?家里还有那么多,你回去慢慢挑吧。”

    九儿想了想,似乎觉得司徒云凉说的有些道理,转过头去看了宁乔乔,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们赶快回家吧!我要去给她挑礼物!”

    司徒云凉眼神有些深意地看了一眼宁乔乔,长臂一伸,将九儿揽在怀里,抬起头来眼神淡淡的看着站在一旁的郁少漠,说道:“那我就带她走了。”

    “好!”郁少漠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那我们就走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记得过来找我玩儿!”九儿笑眯眯地朝另一边的宁乔乔说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看着九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咬了咬唇,忽然低下头去,掩饰住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情绪。

    眼见场面就要失控,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长腿一迈,大步走过去,伸手将宁乔乔抱进怀里,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司徒云凉。

    司徒云凉收到讯号,朝郁少漠点了点头,打了个眼色,牵着九儿的手离开了。

    宁乔乔听到开门的声音,但是她却没有抬起头来,将小脑袋埋在郁少漠怀里,纤细的手臂紧紧抱着郁少漠的腰肢,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有云凉照顾她,你可以放心!我看得出来云凉对她是来真的。”郁少漠像是知道宁乔乔在想什么似的,低沉的声音淡淡的在宁乔乔耳边说道。

    “……”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咬了咬唇,用力的点了点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乖乖的,我就接电话。”郁少漠骨节分明的大手拍了拍宁乔乔的小脑袋。

    宁乔乔抬起头来,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这才想起来柯嚣打电话来了,眼神顿时有些紧张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没有说什么,眼神淡淡的看了宁乔乔一眼,转过身朝还拿着电话的刘姨走去。

    刘姨恭敬的将还在通话中的电话递给郁少漠,郁少漠接过来放在耳边,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有什么事。”

    别墅外,司徒云凉带着九儿坐上车,将九儿娇小的身体抱在怀里,眼神淡淡的看着九儿说道:“你有这么喜欢吗?”     宁乔乔下低下头看了一眼脚边的珠子,猛地抬起头,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对面的九儿。

    寂静……

    奢华的客厅在一瞬间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九儿有些怔怔的看着宁乔乔,灵动的眼睛此时像是愣住了一般。

    刘姨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顺嘴说了什么话!顿时懊恼地皱起眉,立刻抬起手紧紧握住电话的听筒,不让这边的声音传过去!

    连郁少漠这样一向淡然的人,此时都忍不住皱了皱眉,更不要提站在他旁边的司徒云凉!

    此时司徒云凉脸色更是难看得有些吓人,定定地看着九儿,性感的薄唇紧抿,周身都散发着浓烈的寒气!

    还是宁乔乔最先回过神来,眼神闪了闪,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九儿,咬了咬唇喊道:“九儿……你……你没事吧?”

    “……: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几乎都被提了起来。

    宁乔乔话音刚落,九儿好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猛地回过神来,抬起头看了看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忽然笑了笑说道:“没事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

    宁乔乔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看着九儿,有些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就好,只是可惜了这串珠子,打碎了。”

    看九儿的样子,她应该并没有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宁乔乔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的司徒云凉紧皱的眉此时也稍微松开了一些,眼神淡淡的转过头去,皱着眉看了一眼刘姨拿在手里的电话。

    “嗯?天呐!我的珠子!”九儿似乎此时才发现珠子被摔在地上了一般,立刻低下头去,有些难过的看着散落一地的珠子,说道:“怎么办呀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第一次送礼物就被摔烂了!”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蹲下身去,看着九儿说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刚才没有接好!都怪我……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嘛,对不对?”

    “珠子摔坏了,你还愿意跟我做好朋友吗?”九儿抬起头来,灵动的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宁乔乔问道,眼神中又有些掩藏不住的期待。

    失忆后从小西变成九儿,性格单纯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做事情的风格也像是一个孩子。

    宁乔乔看着九儿笑了笑,说道:“我跟你做好朋友又不是因为你要送给我珠子,再说了,你刚来的时候不也没给我珠子吗?可是我陪你聊了这么久的天,对不对?珠子摔坏了,那等你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再给我一份礼物不就好了吗!”

    九儿想了想,似乎明白过来,即便是珠子摔坏了,宁乔乔还是愿意跟她做好朋友,顿时眼睛一亮,笑眯眯的看着宁乔乔,猛得从地上站起身来,很是高兴的说道:“那好,那我们就说定了!现在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还欠你一份礼物,等下次我见到你的时候,再送给你一串一模一样的珠子!”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粉嫩的唇瓣,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到九儿转过身去,小跑到司徒云凉身边,抱着司徒云凉的胳膊,声音软软的像是撒娇一般的说道:“凉哥哥,你再给我买一串那个一模一样的珠子,好不好呀!”

    那串珠子其实是一个古董物件,是两个月前司徒云凉从国外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回来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第二串。

    宁乔乔虽然不知道那串珠子的来历,但是毕竟跟郁少漠在一起了这么久,一看那串珠子也知道名贵非常。

    司徒云凉转过头去,眼神淡淡的看了一眼九儿,勾了勾唇笑着说道:“既然你想和她做朋友,那是不是应该送她更贵重一点的东西?家里还有那么多,你回去慢慢挑吧。”

    九儿想了想,似乎觉得司徒云凉说的有些道理,转过头去看了宁乔乔,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们赶快回家吧!我要去给她挑礼物!”

    司徒云凉眼神有些深意地看了一眼宁乔乔,长臂一伸,将九儿揽在怀里,抬起头来眼神淡淡的看着站在一旁的郁少漠,说道:“那我就带她走了。”

    “好!”郁少漠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那我们就走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记得过来找我玩儿!”九儿笑眯眯地朝另一边的宁乔乔说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看着九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咬了咬唇,忽然低下头去,掩饰住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情绪。

    眼见场面就要失控,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闪,长腿一迈,大步走过去,伸手将宁乔乔抱进怀里,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司徒云凉。

    司徒云凉收到讯号,朝郁少漠点了点头,打了个眼色,牵着九儿的手离开了。

    宁乔乔听到开门的声音,但是她却没有抬起头来,将小脑袋埋在郁少漠怀里,纤细的手臂紧紧抱着郁少漠的腰肢,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有云凉照顾她,你可以放心!我看得出来云凉对她是来真的。”郁少漠像是知道宁乔乔在想什么似的,低沉的声音淡淡的在宁乔乔耳边说道。

    “……”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咬了咬唇,用力的点了点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乖乖的,我就接电话。”郁少漠骨节分明的大手拍了拍宁乔乔的小脑袋。

    宁乔乔抬起头来,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这才想起来柯嚣打电话来了,眼神顿时有些紧张的看着郁少漠。

    郁少漠没有说什么,眼神淡淡的看了宁乔乔一眼,转过身朝还拿着电话的刘姨走去。

    刘姨恭敬的将还在通话中的电话递给郁少漠,郁少漠接过来放在耳边,低沉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有什么事。”

    别墅外,司徒云凉带着九儿坐上车,将九儿娇小的身体抱在怀里,眼神淡淡的看着九儿说道:“你有这么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