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两千三百九十四章 齐家

第两千三百九十四章 齐家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车子开回别墅门口方向,那些人纷纷将枪对准他们,四周顿时响起繁乱的枪声,子弹在空中乱飞,现场宛如电影中火爆的枪战场面。

    惊月微微眯起眼,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距离他们最近的几个男人瞬间中枪倒地。

    车子飞速朝学校门口方向开去,那些人也不是傻瓜,很快也坐车追上来,车子在路口拐了个弯,就在此时前面忽然开过来几辆黑色越野车,径直朝他们这边驶来。

    “糟了!惊月先生,前面来人了!”保镖皱着眉道。

    惊月眯起眼看着前面的车:“不用担心,是东澜家的人,把车开过去。”

    几辆车交汇时,双方几乎同时停下,惊月降下车窗朝对面的车道:“我们是小小姐东澜觅儿的人,小小姐受伤了必须马上去医院,你们拦住后面的车!”

    “是。”

    东澜家的人一听宁乔乔受伤了,脸上顿时杀气阵阵,二话不说发动车子朝后面的车冲过去。

    有了东澜家的人帮忙和郁少漠手下的配合,那些车很快被挡在后面,载着受伤的人的几辆车飞快朝医院驶去。

    除了手臂中枪的宁乔乔和阿远,凯奇教授在跳进湖里时小腿也骨折了,到了最近的医院,他们被送进急救室。

    郁少漠将宁乔乔抱到床上放下,大手紧紧握着她的手,道:“别怕,我们已经到医院了,很快就好了。”

    “嗯。”

    宁乔乔咬着唇点了点头。

    “先生,麻烦您让一让,我们要给这位小姐处理伤口。”医生拿着消毒液道。

    郁少漠没再说什么,让开床边的位置,抿着唇站在一旁看着病床上的宁乔乔,俊脸阴沉的厉害。

    子弹还留在宁乔乔胳膊里,怕宁乔乔承受不住疼痛,医生先给她注射麻药后再进行消毒和后续处理,另一边其他医生也在为阿远和凯奇教授处理伤口。

    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和鲜血混合的味道。

    “小姐,你的伤口处理好了,虽然没有造成致命伤,但是你失血过多,这几天要好好养着,尤其是手臂尽量不要动、不要碰水,我们会每天来为你换药。”

    医生为她包扎好伤口,站在一旁道。

    “谢谢。”宁乔乔有些勉强的扯起一抹笑。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道。

    “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痛?”郁少漠快步走到床边,大手握住她没有受伤的手,鹰眸紧紧注视着她。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勾着唇好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傻呀,我刚才被打了麻药,现在没有感觉的。”

    “……”

    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脸愣了一下,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不会说出这么没有逻辑的话,都是因为但心她,连这么明显的事都忽略了。

    “你别紧张,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宁乔乔笑了笑道。

    虽然人还清醒着没有昏过去,但是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却还在安慰他。

    郁少漠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着,一阵阵发疼,英眉紧紧皱着:“谁让你给我挡子弹的!笨蛋,活该疼死你!”

    “……”

    宁乔乔顿时无语了。

    明明刚才还在心疼她,现在忽然又开始怪她了,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口是心非啊!

    “我是救了你好不好,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骂我,你怎么这样。”宁乔乔扁着嘴巴。

    “我要你给我挡枪了吗?还好这一枪是打在胳膊上,要是打在你身上呢?打在你头上呢?!知不知道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如果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郁少漠吼道。

    宁乔乔被他越来越严厉的语气吓得浑身一震,眼神怔怔的看着郁少漠凌厉的俊脸,咬着唇一言不发,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眸底有温热的液体涌出来,她漂亮的眼睛湿漉漉的。

    郁少漠英眉狠狠一皱,大手猛地收紧,弯腰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低沉的声音有些紧地道:“对不起!宁乔乔,我不该凶你,对不起!”

    “你什么意思啊?我救了你你还要骂我,我都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我还那么疼,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宁乔乔温软的声音哽咽地道。

    她知道他是但心她才发脾气,这男人性格一向如此,可是就是觉得很委屈,凭什么她都受伤了他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怪她。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是想骂你,只是不想让你受伤,我宁愿受伤的是我……”

    郁少漠懊恼的无以复加,他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让她不高兴的话的,她受伤了,身体本来就虚弱,他还让她这么生气。

    “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我就不救你了!”宁乔乔没好气地道。

    郁少漠叹了口气,低沉的声音有些凝重地道:“我宁愿你没有救我。”

    他宁愿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也不希望她受伤。

    “……”

    宁乔乔咬着唇瞪着他,这男人每次都这样,明明也没说什么特别哄人的话,却就是有本事让你说不出话来。

    “漠少。”

    一名手下忽然从外面快步走进来。

    “什么事?”郁少漠松开宁乔乔,坐直身体皱起眉看着手下道。

    “我们的人已经甩掉那些人了,双方都有伤亡,大家正朝医院赶过来。”手下道。

    “知道了,让大家先治疗。”郁少漠道。

    “是。”手下快步走了出去。

    衣角被攥住,郁少漠低下头,只见宁乔乔一只手用力抓着他的衣服,皱起眉道:“怎么了?是不是麻药药效过了很疼?”

    宁乔乔摇了摇头:“郁少漠,那些人是齐家的人。”

    “你说什么?”郁少漠鹰眸蓦地一冷:“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朝你开枪的那个人衣服上有图腾,是齐家的朱雀,他们应该是齐家的人。”宁乔乔皱着眉道。

    “二少奶奶你可以确定吗?真的是朱雀?”听到她的话,宋医生从另一边走过来道。

    “是一只鸟的图样,但是又不像是一只普通的鸟,我觉得应该是齐家。”宁乔乔说完,看向不远处病床上的凯奇教授,道:“凯奇教授,你应该也知道的吧,为什么你会和齐家的人结怨?”     车子开回别墅门口方向,那些人纷纷将枪对准他们,四周顿时响起繁乱的枪声,子弹在空中乱飞,现场宛如电影中火爆的枪战场面。

    惊月微微眯起眼,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距离他们最近的几个男人瞬间中枪倒地。

    车子飞速朝学校门口方向开去,那些人也不是傻瓜,很快也坐车追上来,车子在路口拐了个弯,就在此时前面忽然开过来几辆黑色越野车,径直朝他们这边驶来。

    “糟了!惊月先生,前面来人了!”保镖皱着眉道。

    惊月眯起眼看着前面的车:“不用担心,是东澜家的人,把车开过去。”

    几辆车交汇时,双方几乎同时停下,惊月降下车窗朝对面的车道:“我们是小小姐东澜觅儿的人,小小姐受伤了必须马上去医院,你们拦住后面的车!”

    “是。”

    东澜家的人一听宁乔乔受伤了,脸上顿时杀气阵阵,二话不说发动车子朝后面的车冲过去。

    有了东澜家的人帮忙和郁少漠手下的配合,那些车很快被挡在后面,载着受伤的人的几辆车飞快朝医院驶去。

    除了手臂中枪的宁乔乔和阿远,凯奇教授在跳进湖里时小腿也骨折了,到了最近的医院,他们被送进急救室。

    郁少漠将宁乔乔抱到床上放下,大手紧紧握着她的手,道:“别怕,我们已经到医院了,很快就好了。”

    “嗯。”

    宁乔乔咬着唇点了点头。

    “先生,麻烦您让一让,我们要给这位小姐处理伤口。”医生拿着消毒液道。

    郁少漠没再说什么,让开床边的位置,抿着唇站在一旁看着病床上的宁乔乔,俊脸阴沉的厉害。

    子弹还留在宁乔乔胳膊里,怕宁乔乔承受不住疼痛,医生先给她注射麻药后再进行消毒和后续处理,另一边其他医生也在为阿远和凯奇教授处理伤口。

    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和鲜血混合的味道。

    “小姐,你的伤口处理好了,虽然没有造成致命伤,但是你失血过多,这几天要好好养着,尤其是手臂尽量不要动、不要碰水,我们会每天来为你换药。”

    医生为她包扎好伤口,站在一旁道。

    “谢谢。”宁乔乔有些勉强的扯起一抹笑。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道。

    “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痛?”郁少漠快步走到床边,大手握住她没有受伤的手,鹰眸紧紧注视着她。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勾着唇好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傻呀,我刚才被打了麻药,现在没有感觉的。”

    “……”

    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脸愣了一下,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不会说出这么没有逻辑的话,都是因为但心她,连这么明显的事都忽略了。

    “你别紧张,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宁乔乔笑了笑道。

    虽然人还清醒着没有昏过去,但是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却还在安慰他。

    郁少漠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着,一阵阵发疼,英眉紧紧皱着:“谁让你给我挡子弹的!笨蛋,活该疼死你!”

    “……”

    宁乔乔顿时无语了。

    明明刚才还在心疼她,现在忽然又开始怪她了,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口是心非啊!

    “我是救了你好不好,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要骂我,你怎么这样。”宁乔乔扁着嘴巴。

    “我要你给我挡枪了吗?还好这一枪是打在胳膊上,要是打在你身上呢?打在你头上呢?!知不知道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如果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郁少漠吼道。

    宁乔乔被他越来越严厉的语气吓得浑身一震,眼神怔怔的看着郁少漠凌厉的俊脸,咬着唇一言不发,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眸底有温热的液体涌出来,她漂亮的眼睛湿漉漉的。

    郁少漠英眉狠狠一皱,大手猛地收紧,弯腰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低沉的声音有些紧地道:“对不起!宁乔乔,我不该凶你,对不起!”

    “你什么意思啊?我救了你你还要骂我,我都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了,我还那么疼,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宁乔乔温软的声音哽咽地道。

    她知道他是但心她才发脾气,这男人性格一向如此,可是就是觉得很委屈,凭什么她都受伤了他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怪她。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是想骂你,只是不想让你受伤,我宁愿受伤的是我……”

    郁少漠懊恼的无以复加,他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让她不高兴的话的,她受伤了,身体本来就虚弱,他还让她这么生气。

    “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我就不救你了!”宁乔乔没好气地道。

    郁少漠叹了口气,低沉的声音有些凝重地道:“我宁愿你没有救我。”

    他宁愿躺在病床上的是他,也不希望她受伤。

    “……”

    宁乔乔咬着唇瞪着他,这男人每次都这样,明明也没说什么特别哄人的话,却就是有本事让你说不出话来。

    “漠少。”

    一名手下忽然从外面快步走进来。

    “什么事?”郁少漠松开宁乔乔,坐直身体皱起眉看着手下道。

    “我们的人已经甩掉那些人了,双方都有伤亡,大家正朝医院赶过来。”手下道。

    “知道了,让大家先治疗。”郁少漠道。

    “是。”手下快步走了出去。

    衣角被攥住,郁少漠低下头,只见宁乔乔一只手用力抓着他的衣服,皱起眉道:“怎么了?是不是麻药药效过了很疼?”

    宁乔乔摇了摇头:“郁少漠,那些人是齐家的人。”

    “你说什么?”郁少漠鹰眸蓦地一冷:“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朝你开枪的那个人衣服上有图腾,是齐家的朱雀,他们应该是齐家的人。”宁乔乔皱着眉道。

    “二少奶奶你可以确定吗?真的是朱雀?”听到她的话,宋医生从另一边走过来道。

    “是一只鸟的图样,但是又不像是一只普通的鸟,我觉得应该是齐家。”宁乔乔说完,看向不远处病床上的凯奇教授,道:“凯奇教授,你应该也知道的吧,为什么你会和齐家的人结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