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第两千七百三十七章 乔乔

第两千七百三十七章 乔乔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这500万欧给你。”郁少寒忽然递来一张支票。

    夏琳一震,有些错愕的看着他道:“这……这不能,这太多了,不可以的……”

    “你替她挡了一枪,远不值这个价钱。”郁少寒淡淡地道。

    “不行,我真的不要!这个事本来就是意外,我又不是为了赚钱,再说我还欠你们钱呢,对了,小姐,你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我以后要还你这笔钱的!”

    “算了,不用还了。”宁乔乔摆了摆手。

    夏琳因为她受伤,她怎么还可能要让夏琳还钱。

    “不行,我说这钱是借的,就是借的,将来我一定会还给你。”夏琳一根筋似的坚持要还钱,眼神中有种莫名的坚持,就像是她在穿着一身杂志上才会出现的奢侈品服装的宁乔乔面前,不想被看轻了一般。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道:“这样吧,你不是会画画么,如果你一定想感谢我帮你的话,不如画一副画给我吧。”

    “画?”

    夏琳错愕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宁乔乔会提这个要求。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不过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如果你能来得及的话就拿来这里给我吧。”

    今天发生这种事,他们肯定得等完全确认安全后才会离开。

    “好!可是你让我画什么呢?”夏琳问。

    宁乔乔想了想,眼神有些悠远,声音很轻地道:“画薰衣草吧,很多很多的薰衣草,大一片的那种。”

    一眼望不到边的薰衣草,还有背着她在花田里走的郁少漠。

    郁少寒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知道当然知道,郁少漠向她求婚的地方就是在薰衣草花田里。

    她又在想他了。

    “薰衣草?原来你也喜欢这么梦幻的东西,好吧,我会回去努力画的,那我就先走了。”夏琳站起身道。

    “我让保镖送你。”

    “还是算了吧。”夏琳摆了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楼下就有地铁站,我直接坐地铁就可以了,而且……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保镖和我在一起。”

    发生这种事,夏琳想和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表示理解,便没有再让保镖去送。

    “你还好吗?”

    夏琳离开后,郁少寒皱着眉看着她。

    “嗯?我挺好的啊,有什么不好?”宁乔乔笑了笑:“你是怕我被他们吓到吗?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比这个更刺激的我都经历过了,根本不怕。”

    她以为他在问他刚才遇险的事。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道:“既然不怕就好,去休息一会。”

    “唔。”宁乔乔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名君家的手下快步从外面走进来,皱着眉神情有些严肃地道:“小姐,那个下手的人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是东澜家的人吗?”郁少寒问。

    “是!而且这次的人身手相当厉害,我们的人一直那他没办法而且好几个还受伤了,后来还是被我们藏在暗处的影卫联手才制服的,可惜对方已经死了,什么有用的话都问不出来了。”

    “你是说这次是靠和影卫联手才将对方制服的?”宁乔乔皱起眉道。

    “是的,对方应该也没有料到我们暗处还埋伏了人。”保镖道。

    他们这次出行明面上带的保镖很多,这是君时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让东澜家的人以为他们带了这么多保镖出来,暗地里就不会安排人手了。

    事实证明,君时这虚晃一枪还真迷惑了东澜家。

    其实除了这个明面上的保镖,暗地里那些影卫才是真正的高手。

    “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抓住,看样子应该是东澜家派暗卫出来了。”宁乔乔皱着眉道。

    而且看今天这个形式也的确像暗卫的手笔,干脆直接的解决麻烦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我们的人伤得严重吗?”宁乔乔问道。

    “都不算致命伤,小姐放心,受伤的人我已经安排他们回君家了。”保镖道。

    “那就好。”宁乔乔皱着眉点了点头,顿了顿,道:“你告诉君时,东澜家的暗卫已经出现了,让他一定要小心!让其他人也要警惕。”

    “是,属下马上就去。”

    保镖转身朝外面走去。

    宁乔乔皱着眉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郁少寒担忧地看着她:“累了?”

    “还好。”宁乔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

    “累了就睡一会,我在这守着。”郁少寒道。

    “好。”

    宁乔乔笑了笑,她也是真的累了,便没再多说什么,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

    ……

    另一边。

    在城市的老旧区。

    夏琳穿过一条破败的巷子,来到一扇门前,推开门走进去。

    “夏姐姐你回来了。”一个孩子从院子里跑出来。

    “对啊,呐,这是给你的,现在我回来了,你快回家去吧。”夏琳将十欧元递给小孩。

    小孩笑嘻嘻的拿着钱跑了。

    夏琳看了看前面的窗户,深深吸了口气,抬脚走过去推开门:“我回来了。”

    这个房间不大,墙壁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屋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摆件,干净的被子大概是唯一亮眼的东西了。

    床上,躺着一名男子,苍白的脸上有些伤,还有淤青的痕迹,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场,即便是躺着他依然高高在上,有种耀眼的光芒。

    “乔乔,你回来了。”

    床上的男子放下书,偏过头朝她看过来,眼里溢出宠溺的温柔。

    “漠,你怎么又在看书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这里光线不好你就不要看书了,这样对你的眼睛不好。”

    夏琳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将破旧的窗帘拉开一些,争取能让更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

    “你不在,我闲的无聊只能看书。”郁少漠忽然看到她胳膊上的纱布,皱起眉眼里闪过一抹冷意:“你的手臂受伤了?是怎么回事?”

    “哦,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去诊所包扎了一下。”夏琳走过来朝他笑了笑,在床边坐下:“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还好吗?”

    “挺好的,布朗每天都会按时来给我送饭。”郁少漠道。

    “他敢不来,我可是给了他十欧呢!”夏琳有些心疼地道。

    要不是因为她要离开几天,也不至于给那小孩这么多钱,不过看在他照顾得好的份上,也就算了。

    “你这几天都去哪了?”郁少寒皱着眉问道。

    “我回了一趟镇子,去收拾了一下我们以前住的地方看有什么能卖的,我这次收获比较大,变卖了一些东西,已经凑够给你治疗的钱了,而且我们还能换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让你休养。”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忘记了之前的记忆,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我拖累你了。”郁少漠皱着眉自责地道。

    他醒来的时候除了浑身的伤,知道自己叫郁少漠,有个妻子叫乔乔,记得他们之间一些过往,其他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这个男人就没有一刻是不好看的。

    夏琳眼神一闪,道:“你说什么傻话呢,为了你我怎么幸苦都心甘情愿,只要你能记得一辈子对我好,这些苦我都不在乎!”

    郁少漠鹰眸闪过一抹困惑,在他的意识里,乔乔好像不会说这种话……

    是因为他受伤了,所以专门说好听的话哄他吗?

    也对,毕竟她这么爱他。

    “当然,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

    郁少漠勾起唇道。

    “嗯。”夏琳眼神闪了闪,掀开被子道:“我来帮你按按腿吧,布朗那小孩这几天有给你按摩吗?”

    “有,他每天来送饭的时候都会给我按一会。”

    “那就好,不然我肯定去找他要钱!”

    “呵……”

    “漠,你的腿还是没感觉吗?”夏琳问道。

    她捡回来这个男人的时候,被他身上的重伤吓了一跳,以为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后来发现他还有一点呼吸就将他带了回去。

    帮他擦完脸后才发现他很帅,而且从穿着打扮就知道身份肯定非同一般,只是没想到他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而且两条腿也失去了直觉。

    “没有,对不起,我拖累你了。”

    连累最心爱的女人,郁少漠这些天总是时不时道歉。

    “你别这样说,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你肯定能恢复的。”夏琳给他按摩了一会,走过去从角落里拿起画板,道:“你先睡一会,我先画画,一会我再准备晚饭。”

    “你的手都受伤了怎么还要画画?”郁少漠不悦地皱起眉。

    “我要画画赚钱,才能给你治病啊,你放心吧,我只是左手受伤了,右手还好着呢。”夏琳回头朝她露出一抹笑。

    “不要画了!”郁少漠眼神一沉,语气里多了几分强势:“你受伤了,过来休息!不准再画了!”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温柔的,但是偶尔流露出的霸道却能让人无限沉溺。

    夏琳心口砰砰直跳,笑了笑,道:“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幅画啦,我很快就画好了,真的,我没事的,再说我要是不画,就不能给你治病,那你还怎么站起来帮我啊。”

    郁少寒蓦地皱起眉,紧紧握着拳。     “这500万欧给你。”郁少寒忽然递来一张支票。

    夏琳一震,有些错愕的看着他道:“这……这不能,这太多了,不可以的……”

    “你替她挡了一枪,远不值这个价钱。”郁少寒淡淡地道。

    “不行,我真的不要!这个事本来就是意外,我又不是为了赚钱,再说我还欠你们钱呢,对了,小姐,你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我以后要还你这笔钱的!”

    “算了,不用还了。”宁乔乔摆了摆手。

    夏琳因为她受伤,她怎么还可能要让夏琳还钱。

    “不行,我说这钱是借的,就是借的,将来我一定会还给你。”夏琳一根筋似的坚持要还钱,眼神中有种莫名的坚持,就像是她在穿着一身杂志上才会出现的奢侈品服装的宁乔乔面前,不想被看轻了一般。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道:“这样吧,你不是会画画么,如果你一定想感谢我帮你的话,不如画一副画给我吧。”

    “画?”

    夏琳错愕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宁乔乔会提这个要求。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不过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如果你能来得及的话就拿来这里给我吧。”

    今天发生这种事,他们肯定得等完全确认安全后才会离开。

    “好!可是你让我画什么呢?”夏琳问。

    宁乔乔想了想,眼神有些悠远,声音很轻地道:“画薰衣草吧,很多很多的薰衣草,大一片的那种。”

    一眼望不到边的薰衣草,还有背着她在花田里走的郁少漠。

    郁少寒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知道当然知道,郁少漠向她求婚的地方就是在薰衣草花田里。

    她又在想他了。

    “薰衣草?原来你也喜欢这么梦幻的东西,好吧,我会回去努力画的,那我就先走了。”夏琳站起身道。

    “我让保镖送你。”

    “还是算了吧。”夏琳摆了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楼下就有地铁站,我直接坐地铁就可以了,而且……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保镖和我在一起。”

    发生这种事,夏琳想和他们保持安全距离。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表示理解,便没有再让保镖去送。

    “你还好吗?”

    夏琳离开后,郁少寒皱着眉看着她。

    “嗯?我挺好的啊,有什么不好?”宁乔乔笑了笑:“你是怕我被他们吓到吗?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比这个更刺激的我都经历过了,根本不怕。”

    她以为他在问他刚才遇险的事。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道:“既然不怕就好,去休息一会。”

    “唔。”宁乔乔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名君家的手下快步从外面走进来,皱着眉神情有些严肃地道:“小姐,那个下手的人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是东澜家的人吗?”郁少寒问。

    “是!而且这次的人身手相当厉害,我们的人一直那他没办法而且好几个还受伤了,后来还是被我们藏在暗处的影卫联手才制服的,可惜对方已经死了,什么有用的话都问不出来了。”

    “你是说这次是靠和影卫联手才将对方制服的?”宁乔乔皱起眉道。

    “是的,对方应该也没有料到我们暗处还埋伏了人。”保镖道。

    他们这次出行明面上带的保镖很多,这是君时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让东澜家的人以为他们带了这么多保镖出来,暗地里就不会安排人手了。

    事实证明,君时这虚晃一枪还真迷惑了东澜家。

    其实除了这个明面上的保镖,暗地里那些影卫才是真正的高手。

    “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抓住,看样子应该是东澜家派暗卫出来了。”宁乔乔皱着眉道。

    而且看今天这个形式也的确像暗卫的手笔,干脆直接的解决麻烦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我们的人伤得严重吗?”宁乔乔问道。

    “都不算致命伤,小姐放心,受伤的人我已经安排他们回君家了。”保镖道。

    “那就好。”宁乔乔皱着眉点了点头,顿了顿,道:“你告诉君时,东澜家的暗卫已经出现了,让他一定要小心!让其他人也要警惕。”

    “是,属下马上就去。”

    保镖转身朝外面走去。

    宁乔乔皱着眉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郁少寒担忧地看着她:“累了?”

    “还好。”宁乔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

    “累了就睡一会,我在这守着。”郁少寒道。

    “好。”

    宁乔乔笑了笑,她也是真的累了,便没再多说什么,靠在沙发上缓缓闭上眼。

    ……

    另一边。

    在城市的老旧区。

    夏琳穿过一条破败的巷子,来到一扇门前,推开门走进去。

    “夏姐姐你回来了。”一个孩子从院子里跑出来。

    “对啊,呐,这是给你的,现在我回来了,你快回家去吧。”夏琳将十欧元递给小孩。

    小孩笑嘻嘻的拿着钱跑了。

    夏琳看了看前面的窗户,深深吸了口气,抬脚走过去推开门:“我回来了。”

    这个房间不大,墙壁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屋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摆件,干净的被子大概是唯一亮眼的东西了。

    床上,躺着一名男子,苍白的脸上有些伤,还有淤青的痕迹,但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场,即便是躺着他依然高高在上,有种耀眼的光芒。

    “乔乔,你回来了。”

    床上的男子放下书,偏过头朝她看过来,眼里溢出宠溺的温柔。

    “漠,你怎么又在看书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这里光线不好你就不要看书了,这样对你的眼睛不好。”

    夏琳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将破旧的窗帘拉开一些,争取能让更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

    “你不在,我闲的无聊只能看书。”郁少漠忽然看到她胳膊上的纱布,皱起眉眼里闪过一抹冷意:“你的手臂受伤了?是怎么回事?”

    “哦,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去诊所包扎了一下。”夏琳走过来朝他笑了笑,在床边坐下:“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还好吗?”

    “挺好的,布朗每天都会按时来给我送饭。”郁少漠道。

    “他敢不来,我可是给了他十欧呢!”夏琳有些心疼地道。

    要不是因为她要离开几天,也不至于给那小孩这么多钱,不过看在他照顾得好的份上,也就算了。

    “你这几天都去哪了?”郁少寒皱着眉问道。

    “我回了一趟镇子,去收拾了一下我们以前住的地方看有什么能卖的,我这次收获比较大,变卖了一些东西,已经凑够给你治疗的钱了,而且我们还能换一个好一点的地方让你休养。”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忘记了之前的记忆,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我拖累你了。”郁少漠皱着眉自责地道。

    他醒来的时候除了浑身的伤,知道自己叫郁少漠,有个妻子叫乔乔,记得他们之间一些过往,其他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这个男人就没有一刻是不好看的。

    夏琳眼神一闪,道:“你说什么傻话呢,为了你我怎么幸苦都心甘情愿,只要你能记得一辈子对我好,这些苦我都不在乎!”

    郁少漠鹰眸闪过一抹困惑,在他的意识里,乔乔好像不会说这种话……

    是因为他受伤了,所以专门说好听的话哄他吗?

    也对,毕竟她这么爱他。

    “当然,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呢。”

    郁少漠勾起唇道。

    “嗯。”夏琳眼神闪了闪,掀开被子道:“我来帮你按按腿吧,布朗那小孩这几天有给你按摩吗?”

    “有,他每天来送饭的时候都会给我按一会。”

    “那就好,不然我肯定去找他要钱!”

    “呵……”

    “漠,你的腿还是没感觉吗?”夏琳问道。

    她捡回来这个男人的时候,被他身上的重伤吓了一跳,以为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后来发现他还有一点呼吸就将他带了回去。

    帮他擦完脸后才发现他很帅,而且从穿着打扮就知道身份肯定非同一般,只是没想到他失去了大部分记忆,而且两条腿也失去了直觉。

    “没有,对不起,我拖累你了。”

    连累最心爱的女人,郁少漠这些天总是时不时道歉。

    “你别这样说,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你肯定能恢复的。”夏琳给他按摩了一会,走过去从角落里拿起画板,道:“你先睡一会,我先画画,一会我再准备晚饭。”

    “你的手都受伤了怎么还要画画?”郁少漠不悦地皱起眉。

    “我要画画赚钱,才能给你治病啊,你放心吧,我只是左手受伤了,右手还好着呢。”夏琳回头朝她露出一抹笑。

    “不要画了!”郁少漠眼神一沉,语气里多了几分强势:“你受伤了,过来休息!不准再画了!”

    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温柔的,但是偶尔流露出的霸道却能让人无限沉溺。

    夏琳心口砰砰直跳,笑了笑,道:“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幅画啦,我很快就画好了,真的,我没事的,再说我要是不画,就不能给你治病,那你还怎么站起来帮我啊。”

    郁少寒蓦地皱起眉,紧紧握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