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狂暴武魂系统 > 第2820章 敲诈

第2820章 敲诈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狂暴武魂系统最新章节!

    赵枫算是看出来了,知晓自己真实身份的已经不仅仅只是轩辕紫莺一个人了,就连端木小茶和赵倩茹都已经知道了,一句本小姐的偶象暴露了所有,此刻的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一个丫头就已经够叫他头疼了,现在三个凑一堆,简直叫人不敢想象。

    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三个疯丫头……赵枫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不行,必须忽悠……呸呸,应该是必须安抚才对。

    无论如何都得稳住她们,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

    否则的话,不提天乾子和不死冥凤那头,光是清江阁这边,怕是就得够自己喝一壶的了,那个阁主胡清可不是什么善茬儿,能让天战帝国的太子去用餐都没法预订的存在,除了手段,实力必定也是高绝。

    赵枫现在虽说已能配制出七级液了,但基因培养液的研究配制越到后面越难,别看他现在的水平距离十级液好像只有三个层次,但要想跨过,怕是得耗去不少时间,实在没精力去应付其它的意外事端了。

    “你们三个过来,本少主有话和你们说!”

    将心一横,赵枫抬手便向轩辕紫莺三人招了招,且还略有心虚地瞥了瞥一郎四人,四人尴尬,还道他果真是对这三位顶级门阀的美女动了心思,心下暗叹少主果然是少主,这方面同样惊世骇俗,出手就是一拖三。感叹中,四人看到下方地面还绑了一个长鱼啸天,当即便有了借口,说是下去看着那家伙。

    “有什么好看着的,那货直接灭了就是,刚才对本少主喊打喊杀,留他作甚?”

    赵枫对天战星三大顶级门阀本来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心里更是憋着一肚子火气,这种情况下,长鱼啸天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直接就撞到了枪口上。

    一郎四人原本就正有此意,当下咧嘴一笑,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就扑了过去。

    “怎么?知道溜不掉,低头了?”

    一郎四人刚走,轩辕紫莺双手一抱胸,当即便调侃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转首看了看端木小茶和赵倩茹,脸上浮满得色,仿佛在说看,就他这小样,逃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

    “姑奶奶,能别闹了不?我这好不容易偷摸着溜到天战帝国,还有大事要办呢,你可千万别把我的老底给漏了!”

    这可不是赵枫危言耸听,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搁这神农鼎的内部空间就已经有三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此地总共才多少人?

    真要按这种趋势走下去,到了外面,估计立马就得人尽皆知了。

    “想要我们保密也可以,回答几个问题!”

    没等轩辕紫莺出声,一旁的端木小茶已经接过了话头,两眼星星乱迸,盯着赵枫直冒绿光“轩……令狐少主,刚才那件宝甲真是准星空至宝级的?真是你自己炼制的?”

    “啊?”

    赵枫皱了皱眉头,心中生出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但这件事不好糊弄,他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没错,确实是准星空至宝,也确实是我……自己炼制的!”

    “还是你牛!简直太棒了!”

    赵倩茹脖子都伸长了,一听果然如此,立刻一拍手欢呼起来,吓得赵枫浑身哆嗦,险些当头栽落虚空。

    “你可真是个妖孽!”

    确认此事后,轩辕紫莺心下也再次震惊,满脸不甘之色,咬牙切齿地盯着赵枫,随后话锋一转“好吧,现在谈正事吧,刚才可是她们俩先认出你的,不过本小姐为你着想,已经和他们谈成一笔交易了,她们保证不会泄漏你的身份,不过嘛……”

    轩辕紫莺还没说完,端木小茶和赵倩茹就立刻凑到了近前来,两大美女娇靥如花,一边说着,眼里一边冒着绿油油的光芒,看得赵枫心里直发毛。

    “不过得帮我们炼制一件宝甲,要和你那个一样漂亮的!”

    “没错,得是星空至宝,还得拥有机甲第二形态,当然了,死光炮是不能少的……”

    “这不可能!”

    赵枫想都没想,直接把头摇成了泼浪鼓“你们知道我这件战甲炼制多少次了吗?不信问紫莺,之前是什么样子她可是见过的,足足经过了六次融合炼制才到现在这样,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呢。”

    “另外,要想炼制这么一件宝甲,还得准备合适的同类型宝甲,或者一些珍稀的矿物进行融合才能炼制。”

    “别的不说,光是机甲第二形态,你就得先弄一件战斗机甲过来,不然本少主凭空变出来不成?”

    “至于死光炮,用来融合的战斗机甲有这个装置还好,若是没有,即便融炼成功,也是没办法的,死光炮本少主一样变不出来啊!”

    “这个我们知道,早有准备了!”

    这一次是轩辕紫莺接过了话头,大手一挥便道“你的炼器风格我还是颇有一些了解的,是循序渐进,这也就是说,需要用来融合炼制的同类型战甲、机甲以及矿物等等,我们是有时间去收集的。”

    “这一次先把三件原型宝甲交给你,附带一种用来融合炼制的材料,你先炼第一次,我们回头立刻就去收集合适的第二件融合之宝,这样总成了吧?”

    “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你自己那件弄了大半年,我们姐仨这三件,给你三年时间怎么都该够了……”

    “刚才不是说两件么?这肿么忽忽悠悠又加了一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枫只能点头认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是轩辕紫莺在打击报复呢,此前他先后两回确实把人家堪的够苦,估计都气坏了,憋了一肚子邪火,今儿一回发泄完了。

    “好吧,你若是觉得本小姐对你敲诈勒索,两件就两件喽……”

    轩辕紫莺耸了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轻飘飘地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本小姐和你有交情,出去绝对不会大嘴巴的!”

    这一句不加倒罢了,加上去之后赵枫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一缩脖子苦笑起来“别别……不就是三件宝甲么?分批融合炼制,其实也不怎么耽误事儿的!”

    轩辕紫莺眉开眼笑“你确定?”

    “确定,太确定了!”

    赵枫心头含着泪,把胸脯拍的山响“赶紧的,把你们要炼制的原形宝甲拿出来吧,哦对了,还有用来第一次炼制的融合之宝!”。

    见赵枫终于答应了,三个丫头都激动不已,立刻就分别递出了一个空间小盒,赵枫以神识没入其中查看,发现三个空间小盒中都装着两件女式的战甲,特点大致都是一件坚固一件绚丽,他顿时摇头苦笑,随后便将这三个空间小盒收了起来。

    若是别人,此事他还当真不会点头应允。

    今日权当给轩辕紫莺一个面子了,之前他确实给这丫头带去了不少的困扰,也该有所表示。

    再说了,不朽皇朝的十六家顶级门阀他也不能全都得罪完了,总得留几家交好,端木小茶和赵倩茹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看她们俩和轩辕紫莺的关系似乎不错,有后者作为中间的纽带,届时赵枫在基因液配制方面有什么困扰,完全可以向她们请教。

    别看他已炼化了神农杵,甚至就连神农鼎都有机会得到,但在基因培养液的配制上,各大顶级门阀数万年的经验,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某些症结关口,能让赵枫少走弯路。

    这么一想,他心里顿时也舒服了,反正他有融合系统,现在用来融合的材料又是三个丫头自己的,他顶多也就是耗费一点融合所需的能量,以及耽误一点时间罢了,倒是无关紧要。

    “对了,刚才好像听你们说长鱼啸天那小子重伤被擒了?现在人呢?”

    处理完这件大事,赵枫终于想起了长鱼啸天,随口问起。

    一听这话,轩辕紫莺和端木小茶、赵倩茹三个丫头顿时齐翻白眼,而下方地面的一郎等四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似乎是看到这边已经聊完了,刚才四个脑袋都凑到一起去了,暧昧无比,现在终于分开,于是四人松了口气,屁颠颠地腾身掠了过来。

    刚一接近,一郎便向着赵枫拱了拱手,满脸兴奋“少主,幸不辱命,已经解决掉了,哼,那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下手之前还在辱骂您呢,被我一气之下扭断了脖子!”

    “嘎?脖子都断了?你是说长鱼啸天?”

    赵枫傻眼,这个命令是他下的吗?怎么不记得了。

    “噗哧!”

    端木小茶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一旁的轩辕紫莺依旧白眼直翻,赵倩茹却是叹息了一声,阴阳怪气“唉,一条冤魂啊!”

    旁边,一郎四人面面相视,整半天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人都已经挂了,赵枫自然没兴趣再去嘀咕这件事,略一犹豫之后,转首看向了轩辕紫莺,突兀地问道“对了紫莺,你可知何谓心火?”

    “心火?”

    轩辕紫莺一怔,下意识地回道“医学上,心火泛指因七情郁结、气郁所化之火,或因火热之邪内侵而致,又有心在地为火之说!不过,若是你想问的是炼药领域的心火的话……”

    说到这里,轩辕紫莺双手一摊“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曾有古籍记载过,炼药领域确有心火一说,但具体是什么,如何点燃心火,却并未详述,概念极为虚幻,其言所指,似乎这心火并非真实的焰火,而是一种虚幻之物,只能靠你自己意会了!”

    “靠!”

    问了也等若白问,赵枫白眼直翻,最后沉吟一番,转首向令狐一郎四人说道“本少主得在此地参悟一下心火,你们待着也是待着,四处找找,看看能否发现有关药王传承下落的珠丝马迹!另外,拓拨临凤和令狐绝等人逃脱,可能蛰伏在暗处,小心他们偷袭。”

    此番进入神农鼎的总共二十人,撇开已经被赵枫斩杀者和己方人马,外面犹还流窜的隐患也就七人了。

    令狐绝和一名阴魔族强者!

    拓拨临风、公羊智、以及另外一名长鱼家的黑洞境强者!

    此外就是宇文灼和皇甫琢了!

    这帮家伙虽然不足为患,但若是七人聚在一起,暗中丛袭,对令狐一郎四人还是颇有威胁的。

    “放心吧少主,我们会小心的!”

    令狐一郎拱了拱手,很快与另外三人一起离去,在四周展开探索。

    轩辕紫莺和端木小茶、赵倩茹三女同样也不想错过药王传承,与赵枫又闲聊了几句后,说是在附近转转,很快也离开了。

    赵枫倒不着急,药王传承他并没放在心上,眼下最重要的是参悟出心火为何物,否则神农鼎便无法炼化收取,那也未免太遗憾了。

    带着期许,他很快盘膝坐下,也未修炼,拧着眉头参悟起来……

    之前轩辕紫莺所说的那种医学上的说法自然不靠谱了,神农鼎炼的可是天地大药,乃是激发人体潜能,挖掘人体宝藏的宝丹,岂能仅仅只有医学上的效果?

    倒是她后来提出的那种说法较为可信一点,赵枫同样不认为心火是实质上的焰火,那岂不得把心肝都烧熟了?

    莫非这个心指的是心神、心念?

    若从这个角度去分析,心火,当是以神识引动的无形之火!

    一念及此,赵枫顿时便激动了起来,再不心迟疑,当即便盘膝闭目,凝神观想,进入了物我两忘的修炼状态。

    意识进入脑内识海后,赵枫的元神亦在识海上空盘膝坐下,于识海滚滚浪涛之中沉浮,不知不觉便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哗啦啦……”

    而已的他即便是修为之力,都已达黑洞一阶,肉身气血之力更是达到了黑洞五阶,两相叠加之力,战力已直逼黑洞后期,便是不动用战斗机甲,黑洞七阶的星空强者亦能一战了。

    到了而今这种修为,赵枫的识海早已无比地辽阔,此刻他的元神盘膝坐于识海之中,冷不丁一看,简直就和汪洋大海中随着滚滚巨浪起舞于浪尖的一片小树叶般。

    上方,雷帝印和神农杵在中央区域缓缓地转动着,四周分别是精神源核、虚空髓晶、黑金龙鳞与金色小弓!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识海之中原本一切如旧,但就在此时,悬于识海上空央域的雷帝印突然炸出一道青雷,落向下方的滚滚识海浪涛,或是被这一道青雷乍响所惊之故,其它的几件重宝,也于此刻分别倾洒出一缕不同的光芒或者雾霭,同时向着下方的识海落去。

    包括不久之前才刚被他炼化收取的神农杵!

    总共五道光芒或者雾霭,与那枚最初乍现的青雷汇聚在一起,化为一篷灰扑扑的混沌雾团,一头钻入了赵枫元神的额头,就此消失不见……。     赵枫算是看出来了,知晓自己真实身份的已经不仅仅只是轩辕紫莺一个人了,就连端木小茶和赵倩茹都已经知道了,一句本小姐的偶象暴露了所有,此刻的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一个丫头就已经够叫他头疼了,现在三个凑一堆,简直叫人不敢想象。

    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三个疯丫头……赵枫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不行,必须忽悠……呸呸,应该是必须安抚才对。

    无论如何都得稳住她们,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

    否则的话,不提天乾子和不死冥凤那头,光是清江阁这边,怕是就得够自己喝一壶的了,那个阁主胡清可不是什么善茬儿,能让天战帝国的太子去用餐都没法预订的存在,除了手段,实力必定也是高绝。

    赵枫现在虽说已能配制出七级液了,但基因培养液的研究配制越到后面越难,别看他现在的水平距离十级液好像只有三个层次,但要想跨过,怕是得耗去不少时间,实在没精力去应付其它的意外事端了。

    “你们三个过来,本少主有话和你们说!”

    将心一横,赵枫抬手便向轩辕紫莺三人招了招,且还略有心虚地瞥了瞥一郎四人,四人尴尬,还道他果真是对这三位顶级门阀的美女动了心思,心下暗叹少主果然是少主,这方面同样惊世骇俗,出手就是一拖三。感叹中,四人看到下方地面还绑了一个长鱼啸天,当即便有了借口,说是下去看着那家伙。

    “有什么好看着的,那货直接灭了就是,刚才对本少主喊打喊杀,留他作甚?”

    赵枫对天战星三大顶级门阀本来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心里更是憋着一肚子火气,这种情况下,长鱼啸天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直接就撞到了枪口上。

    一郎四人原本就正有此意,当下咧嘴一笑,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就扑了过去。

    “怎么?知道溜不掉,低头了?”

    一郎四人刚走,轩辕紫莺双手一抱胸,当即便调侃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转首看了看端木小茶和赵倩茹,脸上浮满得色,仿佛在说看,就他这小样,逃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

    “姑奶奶,能别闹了不?我这好不容易偷摸着溜到天战帝国,还有大事要办呢,你可千万别把我的老底给漏了!”

    这可不是赵枫危言耸听,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搁这神农鼎的内部空间就已经有三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此地总共才多少人?

    真要按这种趋势走下去,到了外面,估计立马就得人尽皆知了。

    “想要我们保密也可以,回答几个问题!”

    没等轩辕紫莺出声,一旁的端木小茶已经接过了话头,两眼星星乱迸,盯着赵枫直冒绿光“轩……令狐少主,刚才那件宝甲真是准星空至宝级的?真是你自己炼制的?”

    “啊?”

    赵枫皱了皱眉头,心中生出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但这件事不好糊弄,他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没错,确实是准星空至宝,也确实是我……自己炼制的!”

    “还是你牛!简直太棒了!”

    赵倩茹脖子都伸长了,一听果然如此,立刻一拍手欢呼起来,吓得赵枫浑身哆嗦,险些当头栽落虚空。

    “你可真是个妖孽!”

    确认此事后,轩辕紫莺心下也再次震惊,满脸不甘之色,咬牙切齿地盯着赵枫,随后话锋一转“好吧,现在谈正事吧,刚才可是她们俩先认出你的,不过本小姐为你着想,已经和他们谈成一笔交易了,她们保证不会泄漏你的身份,不过嘛……”

    轩辕紫莺还没说完,端木小茶和赵倩茹就立刻凑到了近前来,两大美女娇靥如花,一边说着,眼里一边冒着绿油油的光芒,看得赵枫心里直发毛。

    “不过得帮我们炼制一件宝甲,要和你那个一样漂亮的!”

    “没错,得是星空至宝,还得拥有机甲第二形态,当然了,死光炮是不能少的……”

    “这不可能!”

    赵枫想都没想,直接把头摇成了泼浪鼓“你们知道我这件战甲炼制多少次了吗?不信问紫莺,之前是什么样子她可是见过的,足足经过了六次融合炼制才到现在这样,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呢。”

    “另外,要想炼制这么一件宝甲,还得准备合适的同类型宝甲,或者一些珍稀的矿物进行融合才能炼制。”

    “别的不说,光是机甲第二形态,你就得先弄一件战斗机甲过来,不然本少主凭空变出来不成?”

    “至于死光炮,用来融合的战斗机甲有这个装置还好,若是没有,即便融炼成功,也是没办法的,死光炮本少主一样变不出来啊!”

    “这个我们知道,早有准备了!”

    这一次是轩辕紫莺接过了话头,大手一挥便道“你的炼器风格我还是颇有一些了解的,是循序渐进,这也就是说,需要用来融合炼制的同类型战甲、机甲以及矿物等等,我们是有时间去收集的。”

    “这一次先把三件原型宝甲交给你,附带一种用来融合炼制的材料,你先炼第一次,我们回头立刻就去收集合适的第二件融合之宝,这样总成了吧?”

    “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你自己那件弄了大半年,我们姐仨这三件,给你三年时间怎么都该够了……”

    “刚才不是说两件么?这肿么忽忽悠悠又加了一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赵枫只能点头认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是轩辕紫莺在打击报复呢,此前他先后两回确实把人家堪的够苦,估计都气坏了,憋了一肚子邪火,今儿一回发泄完了。

    “好吧,你若是觉得本小姐对你敲诈勒索,两件就两件喽……”

    轩辕紫莺耸了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轻飘飘地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本小姐和你有交情,出去绝对不会大嘴巴的!”

    这一句不加倒罢了,加上去之后赵枫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一缩脖子苦笑起来“别别……不就是三件宝甲么?分批融合炼制,其实也不怎么耽误事儿的!”

    轩辕紫莺眉开眼笑“你确定?”

    “确定,太确定了!”

    赵枫心头含着泪,把胸脯拍的山响“赶紧的,把你们要炼制的原形宝甲拿出来吧,哦对了,还有用来第一次炼制的融合之宝!”。

    见赵枫终于答应了,三个丫头都激动不已,立刻就分别递出了一个空间小盒,赵枫以神识没入其中查看,发现三个空间小盒中都装着两件女式的战甲,特点大致都是一件坚固一件绚丽,他顿时摇头苦笑,随后便将这三个空间小盒收了起来。

    若是别人,此事他还当真不会点头应允。

    今日权当给轩辕紫莺一个面子了,之前他确实给这丫头带去了不少的困扰,也该有所表示。

    再说了,不朽皇朝的十六家顶级门阀他也不能全都得罪完了,总得留几家交好,端木小茶和赵倩茹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看她们俩和轩辕紫莺的关系似乎不错,有后者作为中间的纽带,届时赵枫在基因液配制方面有什么困扰,完全可以向她们请教。

    别看他已炼化了神农杵,甚至就连神农鼎都有机会得到,但在基因培养液的配制上,各大顶级门阀数万年的经验,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某些症结关口,能让赵枫少走弯路。

    这么一想,他心里顿时也舒服了,反正他有融合系统,现在用来融合的材料又是三个丫头自己的,他顶多也就是耗费一点融合所需的能量,以及耽误一点时间罢了,倒是无关紧要。

    “对了,刚才好像听你们说长鱼啸天那小子重伤被擒了?现在人呢?”

    处理完这件大事,赵枫终于想起了长鱼啸天,随口问起。

    一听这话,轩辕紫莺和端木小茶、赵倩茹三个丫头顿时齐翻白眼,而下方地面的一郎等四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似乎是看到这边已经聊完了,刚才四个脑袋都凑到一起去了,暧昧无比,现在终于分开,于是四人松了口气,屁颠颠地腾身掠了过来。

    刚一接近,一郎便向着赵枫拱了拱手,满脸兴奋“少主,幸不辱命,已经解决掉了,哼,那小子真不是个东西,下手之前还在辱骂您呢,被我一气之下扭断了脖子!”

    “嘎?脖子都断了?你是说长鱼啸天?”

    赵枫傻眼,这个命令是他下的吗?怎么不记得了。

    “噗哧!”

    端木小茶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一旁的轩辕紫莺依旧白眼直翻,赵倩茹却是叹息了一声,阴阳怪气“唉,一条冤魂啊!”

    旁边,一郎四人面面相视,整半天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人都已经挂了,赵枫自然没兴趣再去嘀咕这件事,略一犹豫之后,转首看向了轩辕紫莺,突兀地问道“对了紫莺,你可知何谓心火?”

    “心火?”

    轩辕紫莺一怔,下意识地回道“医学上,心火泛指因七情郁结、气郁所化之火,或因火热之邪内侵而致,又有心在地为火之说!不过,若是你想问的是炼药领域的心火的话……”

    说到这里,轩辕紫莺双手一摊“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曾有古籍记载过,炼药领域确有心火一说,但具体是什么,如何点燃心火,却并未详述,概念极为虚幻,其言所指,似乎这心火并非真实的焰火,而是一种虚幻之物,只能靠你自己意会了!”

    “靠!”

    问了也等若白问,赵枫白眼直翻,最后沉吟一番,转首向令狐一郎四人说道“本少主得在此地参悟一下心火,你们待着也是待着,四处找找,看看能否发现有关药王传承下落的珠丝马迹!另外,拓拨临凤和令狐绝等人逃脱,可能蛰伏在暗处,小心他们偷袭。”

    此番进入神农鼎的总共二十人,撇开已经被赵枫斩杀者和己方人马,外面犹还流窜的隐患也就七人了。

    令狐绝和一名阴魔族强者!

    拓拨临风、公羊智、以及另外一名长鱼家的黑洞境强者!

    此外就是宇文灼和皇甫琢了!

    这帮家伙虽然不足为患,但若是七人聚在一起,暗中丛袭,对令狐一郎四人还是颇有威胁的。

    “放心吧少主,我们会小心的!”

    令狐一郎拱了拱手,很快与另外三人一起离去,在四周展开探索。

    轩辕紫莺和端木小茶、赵倩茹三女同样也不想错过药王传承,与赵枫又闲聊了几句后,说是在附近转转,很快也离开了。

    赵枫倒不着急,药王传承他并没放在心上,眼下最重要的是参悟出心火为何物,否则神农鼎便无法炼化收取,那也未免太遗憾了。

    带着期许,他很快盘膝坐下,也未修炼,拧着眉头参悟起来……

    之前轩辕紫莺所说的那种医学上的说法自然不靠谱了,神农鼎炼的可是天地大药,乃是激发人体潜能,挖掘人体宝藏的宝丹,岂能仅仅只有医学上的效果?

    倒是她后来提出的那种说法较为可信一点,赵枫同样不认为心火是实质上的焰火,那岂不得把心肝都烧熟了?

    莫非这个心指的是心神、心念?

    若从这个角度去分析,心火,当是以神识引动的无形之火!

    一念及此,赵枫顿时便激动了起来,再不心迟疑,当即便盘膝闭目,凝神观想,进入了物我两忘的修炼状态。

    意识进入脑内识海后,赵枫的元神亦在识海上空盘膝坐下,于识海滚滚浪涛之中沉浮,不知不觉便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哗啦啦……”

    而已的他即便是修为之力,都已达黑洞一阶,肉身气血之力更是达到了黑洞五阶,两相叠加之力,战力已直逼黑洞后期,便是不动用战斗机甲,黑洞七阶的星空强者亦能一战了。

    到了而今这种修为,赵枫的识海早已无比地辽阔,此刻他的元神盘膝坐于识海之中,冷不丁一看,简直就和汪洋大海中随着滚滚巨浪起舞于浪尖的一片小树叶般。

    上方,雷帝印和神农杵在中央区域缓缓地转动着,四周分别是精神源核、虚空髓晶、黑金龙鳞与金色小弓!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识海之中原本一切如旧,但就在此时,悬于识海上空央域的雷帝印突然炸出一道青雷,落向下方的滚滚识海浪涛,或是被这一道青雷乍响所惊之故,其它的几件重宝,也于此刻分别倾洒出一缕不同的光芒或者雾霭,同时向着下方的识海落去。

    包括不久之前才刚被他炼化收取的神农杵!

    总共五道光芒或者雾霭,与那枚最初乍现的青雷汇聚在一起,化为一篷灰扑扑的混沌雾团,一头钻入了赵枫元神的额头,就此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