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威龙霸天 > 第443章 故技重施

第443章 故技重施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威龙霸天最新章节!

    其实在穆关的身旁还有落尘、林岩和杨七,白川临却像是完全将他们三人当做空气一样过滤了。

    穆关虽然很不情愿,但也碍于面子,同时也不想引起白川临的怀疑,只好将璎珞的身份和姓名做了介绍,可当他也准备为众人引荐白川临时,白川临自己却主动开口了。

    只见他连忙冲着璎珞双手抱拳,并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原来姑娘乃是荒城的天才弟子璎珞小姐,在下云鼎宗真传弟子白川临,久仰久仰!”

    璎珞看着一身白袍的白川临相当俊朗帅气,而且风度翩翩,颇有几分好感,连忙回礼,“白少侠客气了,璎珞也早已久仰大名!”

    虽然丛吴东刚刚身亡,但她却看起来显然不怎么伤心,说明她与丛吴东之间的感情并不多深,也或许是丛吴东临死之前的表现已经令她伤透了心,让她因此彻底将丛吴东忘却了吧!

    看到璎珞和白川临似有点眉来眼去,穆关暗暗不爽,连忙上前一步,不经意的将璎珞挡在身后,并且还主动为白川临引荐千寻月和兰若婷,“这两位美丽的姑娘分别是千小姐和荒城弟子兰若婷、兰小姐……”

    然后他也打算介绍林岩和落尘时,却又被白川临打断了。

    “千小姐,兰小姐,能结识两位美丽的姑娘,川临真是三生有幸!”

    他在说话时,故意挺了挺胸膛,以彰显自己的帅气和英伟形象,同时他也立刻想起了日前在群仙楼之中,似乎见过千寻月,只是没有机会结识罢了,但现在显然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说真的,白川临的确仪表堂堂,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道貌岸然,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引起不少女性的注意,再加上他总是面带微笑,说话时如同轻风细雨的声音,甚至会让一些女性一见钟情。

    而他也非常精通此道,也对这种事乐此不疲,在他看来,征服更多的女性,尤其是美丽高贵的大家族小姐更让他产生一种成就感。

    别看此刻的兰若婷和千寻月都穿着的像个冒险者,而且身上沾满了泥水,但他却一眼就看出,两女气质不凡,加之她们都拥有绝世容貌,立刻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征服欲。

    看到白川临的目光完全被千寻月和兰若婷所吸引,穆关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在心底冷笑不已。

    其实他并不了解千寻月,甚至不知道她的全名,虽然知道她有公主的头衔,但很清楚那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否则就犯了忌讳,而且肯定会惹得祁冠雄非常恼火,这个“礼貌”他还是懂的。

    他对白川临颇为了解,知道此人在打什么主意,而他也相信,无论是千寻月还是兰若婷都能将白川临迷的神魂颠倒,同时也让他有机会试探白川临究竟与那群黑衣杀手究竟是否有关。

    到目前为止,虽然白川临的嫌疑最大,但一切只是他个人的推测,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甚至这个推测都没有很大的把握。

    因为最关键的就是,白川临并没有任何动机,至少他看不出白川临有什么动机要谋害自己,相比之下,云鼎宗内的另外一股势力才真正有那种动机,而且他们也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不过穆关也不会将白川临的嫌疑轻易排除,因为他不敢肯定白川临就没有被那股势力收买,而这种事也很正常。

    兰若婷面无表情的看了看白川临,没有开口搭理的意思,因为她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卖相不错的年轻男子的真面目,知道此人虽外表光鲜,但内心颇为阴暗,非常厌恶这种人。

    更严重的是,她认为白川临这种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成长潜力,也不会有多少利用价值,她才懒得与这种人认识,对她来说,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不过千寻月却似乎对白川临有一丝某种兴趣,因为她已经通过白川临的自我介绍知晓了他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白川临此前提到过“师尊的传讯”,而这才是她感兴趣的,她也很想了解云鼎宗的内部情况,这也对她开发这座密藏非常重要。

    毕竟这里就在云鼎宗的眼皮底下,而云鼎宗究竟掌握了多少翠明山庄的情况,她可是没有一点底。

    而现在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于是她灵机一动,冲着白川临娇媚的一笑,“白少侠太客气了,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此刻的她眼神娇媚,俏脸嫣红若粉桃,美目流动之间更是顾盼生辉,着实是媚态无限,也充分诠释了什么是魅惑众生!

    她此刻也是暗暗施展了她的那个诡异的天赋——“迷魅之眼”,而她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天赋能力非常自信,显然是想通过这种手段尽快从白川临的口中获得她需要的情報。

    这一下顿时将白川临迷的受宠若惊,甚至有点晕头转向,“千小姐不必多礼,白某实在是愧不敢当,因为千小姐简直就是降落凡尘的仙女,你的光辉照亮了白某的心灵!”

    在这一刻,他也完全忽略了兰若婷的冷漠,甚至也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眼中只有千寻月一人的身影。

    而他更是“发自肺腑”的向千寻月“表白”自己的内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的这番话,让旁人听了都不由自主的感到浑身在起鸡皮疙瘩。

    不仅是白川临已经开始神魂颠倒,在他身后的铁道明等人也一个个两眼发直,神情呆滞!

    看到这一幕,祁冠雄面无表情,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外人,恰好路过而已。他可是千寻月的下属,没有权力和资格干涉千寻月的行为,也不能随意评论,而这也是一个做下属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而梁丰瑧的老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意,并饶有兴致的看起了热闹,甚至期待再上演一幕精彩的好戏。

    不过穆关、落尘、璎珞和兰若婷都不了解千寻月,不知道她有这种“超能力”,都一个个惊呆的看了看千寻月后,又盯着傻乎乎的白川临,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

    尤其是穆关,他可是颇为了解白川临的,即便知道这位师兄向来贪色好花,但也不至于突然变成这幅德行吧,白川临如此表现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当然了,他也不会多管闲事,反而想看看千寻月究竟在捣什么鬼。

    至于林岩,则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同时也乐得看一场好戏。

    另外,他也早已注意到,这个白川临似乎对于穆关这位云鼎宗的少宗主并不怎么尊敬,依旧以师兄自居,这似乎有点不大寻常。

    按理说,身为少宗主,穆关的身份地位要比一般的真传弟子都要高贵,毕竟他的背后是云鼎宗的宗主,对他不敬,就是对宗主不敬,这在很多宗门是非常严重的,很容易招致可怕的后果。

    这让林岩意识到,穆关这位少宗主在云鼎宗的地位实际上并不崇高,或者说,他的宗主老爹的权威并不是至高无上的,肯定也受到了某种挑战,甚至岌岌可危,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有趣啊,看来这云鼎宗内部矛盾非常激烈,说不定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现在千寻月忽然对白川临下手,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

    林岩暗暗冷笑,他可是对云鼎宗没有太多的好感,当然,这不仅是因为矛丘浚这个家伙,也多多少少因为穆老的缘故,如果有机会为穆老讨回公道,他是很乐意的。

    而现在看到白川临中了千寻月的“暗招”,自然不会对此人有任何同情之心,相反还非常愉快的看热闹,不过他也并不知道千寻月在打什么主意,如果知道,肯定也会强烈的支持。

    千寻月显然已经发现自己的“魅力”起到了作用,暗暗满意的同时,也马上笑颜逐开的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白少侠,你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而小女子对你更是仰慕已久,听说你在武道方面很有建树,而小女子有一些疑问想与你交流!”

    她也是顾忌一旁的穆关,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目的,所以采取了迂回策略。

    她虽然已经知道了穆关的身份,但也明白,想从穆关的口中得知云鼎宗的情况是非常困难的,她早已看出,穆关为人谨慎,而且颇有城府,不是容易摆平的角色。

    而白川临则完全不同,她一眼就看出此人的本性,同时也知道他非常容易拿下,所以她就将目标锁定为了白川临。

    白川临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千寻月一步一步拉向陷阱,反而听到千寻月这个提议大为兴奋,又看着她那笑盈盈的迷人俏脸,尤其是那对艳光潋滟的眸子早已令他的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毫不犹豫就满口答应,“好啊,我也感到非常荣幸!”

    “那我们就去那边吧,因为这里人多嘴杂,容易影响我们的兴致!”千寻月娇媚的一笑,随即就迈开步伐,款款走向了不远不近的一棵大树。

    而白川临则屁颠屁颠的紧随而去,活像一个跟屁虫,引得其他人都大为鄙视……

    很快,众人就看到千寻月和白川临在那颗大树下比划起来,而且手舞足蹈,也有说有笑,就是听不到他们究竟在谈论什么,但都不难判断到,两人聊的肯定不是什么严肃的话题。

    不多时,人们就看到,白川临竟然闭上了双目,并双手合十,呆呆的站立,就像是在祈祷一样!

    而千寻月却一个人迈开步伐朝这边走来,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没有人会想到,她只是略施小计,就轻而易举的从白川临的口中套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報!

    穆关疑惑不解的看着千寻月,“千小姐,我师兄他……”

    千寻月随意笑了笑,“他在感受大自然呢,还是别打扰他了,就让他一个人慢慢感悟吧!”

    众人顿时一头雾水……

    接下来,穆关非常着急,要尽快赶回云鼎宗,向他的父亲报告这次发生的一系列情况,尤其是自己遭到了一群黑衣杀手的袭击,这有可能预示着云鼎宗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大事,所以不能耽搁。

    当然,他也非常有礼貌的力邀落尘、兰若婷和璎珞以及林岩和千寻月还有杨七等人一同前去云鼎宗做客,落尘、兰若婷和璎珞三人也有意去云鼎宗转一转,而林岩和千寻月显然还有要事不能前往,只好谢绝,但也表示,以后有时间会考虑去坐一坐,于是众人就分道扬镳……

    ————

    回到翠明山庄,林岩立刻询问千寻月“你肯定从白川临那里获得了关于云鼎宗的情報吧,能不能跟我讲讲?”

    “你怎么知道?”千寻月不答反问。

    “如果没有目的,你犯得着那么表演么,而且你故意走出那么远,明显是要避开穆关对吧,所以你肯定是想从白川临口中套出关于云鼎宗的信息。我说的没错吧!”林岩笑了笑,显得胸有成竹。

    显然他认为自己的猜测不会有错,而他之所以对云鼎宗的信息感兴趣,主要也是想了解了解,以便日后为穆老讨回公道。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想办法,而且穆关也对你发出了邀请,你大可亲自去云鼎宗看看啊,那样的话,了解的肯定更多!”

    千寻月显然不打算轻易让林岩满意,还略带佻逗的看着林岩笑了笑,“而本公主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这对本公主又有什么好处呢?”

    “难道你就不想了解了解那些‘蓝星海棠’是怎么回事么?”林岩也不生气,反而拿出了一个很有分量的筹码,他相信,千寻月肯定会心动的。

    果然,千寻月顿时一愣,将信将疑的看着林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当然,而且我十分的肯定,我所知道的决定是你难以想象的,除了从我这里,你不可能从别的地方得到这些信息。”林岩也不着急,等待她做出决定。

    “你先说说看,如果我认为你的信息有价值,自然会告诉你!”千寻月显然对林岩感到疑惑,或者说,不是很放心。

    “那好吧!”林岩点点头,他也不再浪费时间,于是简单讲述了一点千寻月肯定不知道的信息。

    他只是提到,“蓝星海棠”其实并非植物类的药材,而是一种灵物,能够感知到人类或者兽类的气息,并且可以释放迷雾、制造幻境。

    另外也告诉她,那头神秘怪兽是它的伴生灵兽,与它“狼狈为奸”,专门合伙吸食人或者其他动物的血肉。

    这些资讯并没有涉及林岩的机密,而且本来就是他打算免费告诉千寻月的,毕竟两人是合作关系,而“蓝星海棠”又为祸一方,也有必要让她知道这些。

    当然,更多的内容他是不会说出来的,比如“幽冥界”以及“噬血魔葵”和“暗影鬼鹜”这几个名词,都绝对是只字不提。

    即便如此,千寻月也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阴雨之夜,仿佛周围都是那闪烁着恐怖蓝光的诡异花朵……

    “你是如何知晓这些的?”她忍不住脱口问道。

    她很难想象林岩是如何得知“蓝星海棠”的这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过隐秘了,也绝对无法从别处得知,否则的对话,“蓝星海棠”的秘密早就被人知道了,也就不会出现很多人还冒死前去寻找并得到它了。

    更让她心惊的是,林岩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些,而他又是如何知晓的?     其实在穆关的身旁还有落尘、林岩和杨七,白川临却像是完全将他们三人当做空气一样过滤了。

    穆关虽然很不情愿,但也碍于面子,同时也不想引起白川临的怀疑,只好将璎珞的身份和姓名做了介绍,可当他也准备为众人引荐白川临时,白川临自己却主动开口了。

    只见他连忙冲着璎珞双手抱拳,并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原来姑娘乃是荒城的天才弟子璎珞小姐,在下云鼎宗真传弟子白川临,久仰久仰!”

    璎珞看着一身白袍的白川临相当俊朗帅气,而且风度翩翩,颇有几分好感,连忙回礼,“白少侠客气了,璎珞也早已久仰大名!”

    虽然丛吴东刚刚身亡,但她却看起来显然不怎么伤心,说明她与丛吴东之间的感情并不多深,也或许是丛吴东临死之前的表现已经令她伤透了心,让她因此彻底将丛吴东忘却了吧!

    看到璎珞和白川临似有点眉来眼去,穆关暗暗不爽,连忙上前一步,不经意的将璎珞挡在身后,并且还主动为白川临引荐千寻月和兰若婷,“这两位美丽的姑娘分别是千小姐和荒城弟子兰若婷、兰小姐……”

    然后他也打算介绍林岩和落尘时,却又被白川临打断了。

    “千小姐,兰小姐,能结识两位美丽的姑娘,川临真是三生有幸!”

    他在说话时,故意挺了挺胸膛,以彰显自己的帅气和英伟形象,同时他也立刻想起了日前在群仙楼之中,似乎见过千寻月,只是没有机会结识罢了,但现在显然他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说真的,白川临的确仪表堂堂,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道貌岸然,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引起不少女性的注意,再加上他总是面带微笑,说话时如同轻风细雨的声音,甚至会让一些女性一见钟情。

    而他也非常精通此道,也对这种事乐此不疲,在他看来,征服更多的女性,尤其是美丽高贵的大家族小姐更让他产生一种成就感。

    别看此刻的兰若婷和千寻月都穿着的像个冒险者,而且身上沾满了泥水,但他却一眼就看出,两女气质不凡,加之她们都拥有绝世容貌,立刻让他产生了强烈的征服欲。

    看到白川临的目光完全被千寻月和兰若婷所吸引,穆关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在心底冷笑不已。

    其实他并不了解千寻月,甚至不知道她的全名,虽然知道她有公主的头衔,但很清楚那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否则就犯了忌讳,而且肯定会惹得祁冠雄非常恼火,这个“礼貌”他还是懂的。

    他对白川临颇为了解,知道此人在打什么主意,而他也相信,无论是千寻月还是兰若婷都能将白川临迷的神魂颠倒,同时也让他有机会试探白川临究竟与那群黑衣杀手究竟是否有关。

    到目前为止,虽然白川临的嫌疑最大,但一切只是他个人的推测,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甚至这个推测都没有很大的把握。

    因为最关键的就是,白川临并没有任何动机,至少他看不出白川临有什么动机要谋害自己,相比之下,云鼎宗内的另外一股势力才真正有那种动机,而且他们也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不过穆关也不会将白川临的嫌疑轻易排除,因为他不敢肯定白川临就没有被那股势力收买,而这种事也很正常。

    兰若婷面无表情的看了看白川临,没有开口搭理的意思,因为她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卖相不错的年轻男子的真面目,知道此人虽外表光鲜,但内心颇为阴暗,非常厌恶这种人。

    更严重的是,她认为白川临这种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成长潜力,也不会有多少利用价值,她才懒得与这种人认识,对她来说,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不过千寻月却似乎对白川临有一丝某种兴趣,因为她已经通过白川临的自我介绍知晓了他的身份,更重要的是,白川临此前提到过“师尊的传讯”,而这才是她感兴趣的,她也很想了解云鼎宗的内部情况,这也对她开发这座密藏非常重要。

    毕竟这里就在云鼎宗的眼皮底下,而云鼎宗究竟掌握了多少翠明山庄的情况,她可是没有一点底。

    而现在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于是她灵机一动,冲着白川临娇媚的一笑,“白少侠太客气了,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此刻的她眼神娇媚,俏脸嫣红若粉桃,美目流动之间更是顾盼生辉,着实是媚态无限,也充分诠释了什么是魅惑众生!

    她此刻也是暗暗施展了她的那个诡异的天赋——“迷魅之眼”,而她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天赋能力非常自信,显然是想通过这种手段尽快从白川临的口中获得她需要的情報。

    这一下顿时将白川临迷的受宠若惊,甚至有点晕头转向,“千小姐不必多礼,白某实在是愧不敢当,因为千小姐简直就是降落凡尘的仙女,你的光辉照亮了白某的心灵!”

    在这一刻,他也完全忽略了兰若婷的冷漠,甚至也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眼中只有千寻月一人的身影。

    而他更是“发自肺腑”的向千寻月“表白”自己的内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的这番话,让旁人听了都不由自主的感到浑身在起鸡皮疙瘩。

    不仅是白川临已经开始神魂颠倒,在他身后的铁道明等人也一个个两眼发直,神情呆滞!

    看到这一幕,祁冠雄面无表情,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外人,恰好路过而已。他可是千寻月的下属,没有权力和资格干涉千寻月的行为,也不能随意评论,而这也是一个做下属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而梁丰瑧的老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意,并饶有兴致的看起了热闹,甚至期待再上演一幕精彩的好戏。

    不过穆关、落尘、璎珞和兰若婷都不了解千寻月,不知道她有这种“超能力”,都一个个惊呆的看了看千寻月后,又盯着傻乎乎的白川临,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

    尤其是穆关,他可是颇为了解白川临的,即便知道这位师兄向来贪色好花,但也不至于突然变成这幅德行吧,白川临如此表现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当然了,他也不会多管闲事,反而想看看千寻月究竟在捣什么鬼。

    至于林岩,则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同时也乐得看一场好戏。

    另外,他也早已注意到,这个白川临似乎对于穆关这位云鼎宗的少宗主并不怎么尊敬,依旧以师兄自居,这似乎有点不大寻常。

    按理说,身为少宗主,穆关的身份地位要比一般的真传弟子都要高贵,毕竟他的背后是云鼎宗的宗主,对他不敬,就是对宗主不敬,这在很多宗门是非常严重的,很容易招致可怕的后果。

    这让林岩意识到,穆关这位少宗主在云鼎宗的地位实际上并不崇高,或者说,他的宗主老爹的权威并不是至高无上的,肯定也受到了某种挑战,甚至岌岌可危,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有趣啊,看来这云鼎宗内部矛盾非常激烈,说不定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现在千寻月忽然对白川临下手,或许是个不错的机会!”

    林岩暗暗冷笑,他可是对云鼎宗没有太多的好感,当然,这不仅是因为矛丘浚这个家伙,也多多少少因为穆老的缘故,如果有机会为穆老讨回公道,他是很乐意的。

    而现在看到白川临中了千寻月的“暗招”,自然不会对此人有任何同情之心,相反还非常愉快的看热闹,不过他也并不知道千寻月在打什么主意,如果知道,肯定也会强烈的支持。

    千寻月显然已经发现自己的“魅力”起到了作用,暗暗满意的同时,也马上笑颜逐开的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白少侠,你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而小女子对你更是仰慕已久,听说你在武道方面很有建树,而小女子有一些疑问想与你交流!”

    她也是顾忌一旁的穆关,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目的,所以采取了迂回策略。

    她虽然已经知道了穆关的身份,但也明白,想从穆关的口中得知云鼎宗的情况是非常困难的,她早已看出,穆关为人谨慎,而且颇有城府,不是容易摆平的角色。

    而白川临则完全不同,她一眼就看出此人的本性,同时也知道他非常容易拿下,所以她就将目标锁定为了白川临。

    白川临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千寻月一步一步拉向陷阱,反而听到千寻月这个提议大为兴奋,又看着她那笑盈盈的迷人俏脸,尤其是那对艳光潋滟的眸子早已令他的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毫不犹豫就满口答应,“好啊,我也感到非常荣幸!”

    “那我们就去那边吧,因为这里人多嘴杂,容易影响我们的兴致!”千寻月娇媚的一笑,随即就迈开步伐,款款走向了不远不近的一棵大树。

    而白川临则屁颠屁颠的紧随而去,活像一个跟屁虫,引得其他人都大为鄙视……

    很快,众人就看到千寻月和白川临在那颗大树下比划起来,而且手舞足蹈,也有说有笑,就是听不到他们究竟在谈论什么,但都不难判断到,两人聊的肯定不是什么严肃的话题。

    不多时,人们就看到,白川临竟然闭上了双目,并双手合十,呆呆的站立,就像是在祈祷一样!

    而千寻月却一个人迈开步伐朝这边走来,脸上还挂着满意的笑容,没有人会想到,她只是略施小计,就轻而易举的从白川临的口中套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報!

    穆关疑惑不解的看着千寻月,“千小姐,我师兄他……”

    千寻月随意笑了笑,“他在感受大自然呢,还是别打扰他了,就让他一个人慢慢感悟吧!”

    众人顿时一头雾水……

    接下来,穆关非常着急,要尽快赶回云鼎宗,向他的父亲报告这次发生的一系列情况,尤其是自己遭到了一群黑衣杀手的袭击,这有可能预示着云鼎宗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大事,所以不能耽搁。

    当然,他也非常有礼貌的力邀落尘、兰若婷和璎珞以及林岩和千寻月还有杨七等人一同前去云鼎宗做客,落尘、兰若婷和璎珞三人也有意去云鼎宗转一转,而林岩和千寻月显然还有要事不能前往,只好谢绝,但也表示,以后有时间会考虑去坐一坐,于是众人就分道扬镳……

    ————

    回到翠明山庄,林岩立刻询问千寻月“你肯定从白川临那里获得了关于云鼎宗的情報吧,能不能跟我讲讲?”

    “你怎么知道?”千寻月不答反问。

    “如果没有目的,你犯得着那么表演么,而且你故意走出那么远,明显是要避开穆关对吧,所以你肯定是想从白川临口中套出关于云鼎宗的信息。我说的没错吧!”林岩笑了笑,显得胸有成竹。

    显然他认为自己的猜测不会有错,而他之所以对云鼎宗的信息感兴趣,主要也是想了解了解,以便日后为穆老讨回公道。

    “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想办法,而且穆关也对你发出了邀请,你大可亲自去云鼎宗看看啊,那样的话,了解的肯定更多!”

    千寻月显然不打算轻易让林岩满意,还略带佻逗的看着林岩笑了笑,“而本公主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这对本公主又有什么好处呢?”

    “难道你就不想了解了解那些‘蓝星海棠’是怎么回事么?”林岩也不生气,反而拿出了一个很有分量的筹码,他相信,千寻月肯定会心动的。

    果然,千寻月顿时一愣,将信将疑的看着林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当然,而且我十分的肯定,我所知道的决定是你难以想象的,除了从我这里,你不可能从别的地方得到这些信息。”林岩也不着急,等待她做出决定。

    “你先说说看,如果我认为你的信息有价值,自然会告诉你!”千寻月显然对林岩感到疑惑,或者说,不是很放心。

    “那好吧!”林岩点点头,他也不再浪费时间,于是简单讲述了一点千寻月肯定不知道的信息。

    他只是提到,“蓝星海棠”其实并非植物类的药材,而是一种灵物,能够感知到人类或者兽类的气息,并且可以释放迷雾、制造幻境。

    另外也告诉她,那头神秘怪兽是它的伴生灵兽,与它“狼狈为奸”,专门合伙吸食人或者其他动物的血肉。

    这些资讯并没有涉及林岩的机密,而且本来就是他打算免费告诉千寻月的,毕竟两人是合作关系,而“蓝星海棠”又为祸一方,也有必要让她知道这些。

    当然,更多的内容他是不会说出来的,比如“幽冥界”以及“噬血魔葵”和“暗影鬼鹜”这几个名词,都绝对是只字不提。

    即便如此,千寻月也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阴雨之夜,仿佛周围都是那闪烁着恐怖蓝光的诡异花朵……

    “你是如何知晓这些的?”她忍不住脱口问道。

    她很难想象林岩是如何得知“蓝星海棠”的这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过隐秘了,也绝对无法从别处得知,否则的对话,“蓝星海棠”的秘密早就被人知道了,也就不会出现很多人还冒死前去寻找并得到它了。

    更让她心惊的是,林岩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些,而他又是如何知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