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无良房东俏房客 > 第752章 王牌飞行员

第752章 王牌飞行员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无良房东俏房客最新章节!

    其实不用林飙和贺兰倩说,何天下等人也知道自己无耻,可那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流失?看着自己的爱车易主?

    这是令他们难以接受的一件事!

    尤其是何天下,他难以想象输掉爱车还得把老爸的驾校输掉之后局面,对于未来生活的恐惧和不确定性,更是彷徨而绝望。

    何天下硬着头皮道“反正我是不会承认这一场比赛的结果的!”

    其他人却不这么想,之前或许还可以随波逐流,但林飙和贺兰倩已经把话挑明,就相当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揭开了众人的那块遮羞布。

    如此情况下,如果还耍无赖,至少他们是拉不下那个脸的。

    而且他们跟何天下不一样,哪怕输掉爱车会为此损失惨重,可至少还有底线,至少还有愿赌服输的精神,至少还在乎那点微弱的尊严。

    “何老弟,算了吧!”

    “是啊,老何,我们确实输了!”

    “占尽先机的情况下,还落后人家那么多,姓张的虽然狂妄,可技术是无可挑剔的!”

    “我们输了,很彻底,几乎没有悬念,如果真的耍赖,我看那姓张的也不是吃素的。”

    “就是,能凭借双手托起几吨重的五菱宏光的男人,我可不敢得罪死了!”

    “认输吧……”

    众人醒悟过来之后,尽管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可若是再说耍赖之类的话,他们难以启齿。

    何天下顿时就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很孤独、很无助,甚至于绝望!

    不啊!

    老子怎么可能会输?如果认账,那老子就一无所有了啊!

    何天下彷徨不安,对面火龙洞窟所在的小山喷发的滔天火光,把他的脸色衬托的红里透白,纠结而矛盾,狰狞而恐怖。

    就在这时候,山下边突然无数灯光闪烁,没过多久众人就听到了汽车轰鸣声,以及直升机的盘旋声,还有警笛声与救护车的警报声等等。

    荒无人烟的荒山岭,这一夜热闹非凡,迎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这时候何天下等人退无可退,也只能迎难而上,虽然速度没有初始那么快,可赶到山巅也几乎没花多长时间。

    但是等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却根本不见张海的身影。

    唯有那辆冒着黑烟,看起来已然报废的五菱宏光矗立在山巅之上,双闪灯闪烁不停,像是两只明灭不定的眼眸,注视着天下苍生。

    无情而冷漠,像是嘲讽,又像是睥睨天下!

    轰轰轰!

    又是一阵轰鸣声响彻,紧接着车灯亮堂,山巅之上,简直亮如白昼。

    数十辆豪车上阵,为首一人,正是嗜血。

    在他身后,则跟着十数个黑西装戴墨镜的男子,个个都杀气凌然,仿佛身经百战的战士一般,尽管没有说话,但那股气势,却足以让人两股战战。

    “哪位是何天下?”

    嗜血语气深沉,“我们奉海哥的命令,前来接手这一次海哥赢下的赌注,还有一些你们承诺过的事情,都要你们兑现!”

    何天下还想耍赖来着,可看到对方这阵势,顿时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错了,大错特错!

    张海既然有那样的一个车队,又怎么可能会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呢?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些人,一看便不是好惹的货色。

    哪怕张海不在现场,他也可以想象的到,一旦这时候自己耍赖,将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只是众人都很奇怪,张海这货究竟哪里去了?

    而这个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明显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众人心惊胆颤,却也不得不履行承诺,唯有贺兰倩等妹子好生尴尬。

    即便是堕落风尘的那几个妹子,这时候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嗜血又道“我们海哥还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愿赌服输,虽然没有白纸黑字,但谁要是敢耍无赖,就得想清楚后果。”

    众人脸色大变,贺兰倩等人更是咬牙切齿。

    “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嗜血话音一转,饶有意味的看着妹子们,“不过我们海哥还说了,各位姑娘不算男子汉,是有赖账的资本的,所以你们可以不履行赌约!”

    贺兰倩等人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但是!”

    然而嗜血又说了,“但是海哥交代过,但凡赖账的妹子,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每人十万块,不二价!”

    贺兰倩等妹子当即就懵逼了,好嘛,张海这货拿出一个亿当赌资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竟然小气到要她们付出十万块的小钱来赎身的地步,可真是一个铁公鸡。

    但相对于在这么多人面前清洁溜溜下山来讲,众女当中绝大多数还是愿意付出十万块的代价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与羞耻心的。

    嗜血带来了足够的人手,因为张海交代过,做戏做全套,他们兴许不知道张海的全部计划,可也知道事关重大,不可疏忽,所以一个个都尽心尽职。

    这些人负责接手何天下等人的车子,然后还负责监督他们光着脚丫下山,贺兰倩等人交了钱的可以走,至于没交钱的……

    嗜血等人还是放行了,他们可没有那般恶趣味,真看人家清洁溜溜下山。

    交了钱的就不乐意了,但嗜血又说了,“有意见找我们海哥,我们只是负责办事的,请不要为难我们。”

    语气相当客气,但在场的人,谁又真敢为难他们?

    “何天下何先生。”

    嗜血是认识何天下的,之前之所以发问不过是个形式问题,如今他走到何天下面前道“桃园驾校现在归海哥所有,你尽快回去安排吧,我们稍后就来。”

    何天下面无血色……

    而山巅之上的这一幕,其实张海没有亲眼所见,但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至于他本人,这时候已经抵达半山腰的峡谷,与众人汇合。

    “张海,你行不行啊?”

    这是梁小慧的质问,她看张海在那鼓捣了半天,直升机依旧没有动静,当即给了他一个卫生眼,同时还有些小怕怕的样子。

    开玩笑,这可是天上飞的东西,很危险的好不好?

    张海暗中满头黑线,娘咧,大哥行不行你问问珍妮就知道了!

    表面上,他却信誓旦旦道“放心,大哥曾经好歹也是一名王牌飞行员,只不过有段时间没有接触,生疏了一些而已。”     其实不用林飙和贺兰倩说,何天下等人也知道自己无耻,可那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流失?看着自己的爱车易主?

    这是令他们难以接受的一件事!

    尤其是何天下,他难以想象输掉爱车还得把老爸的驾校输掉之后局面,对于未来生活的恐惧和不确定性,更是彷徨而绝望。

    何天下硬着头皮道“反正我是不会承认这一场比赛的结果的!”

    其他人却不这么想,之前或许还可以随波逐流,但林飙和贺兰倩已经把话挑明,就相当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揭开了众人的那块遮羞布。

    如此情况下,如果还耍无赖,至少他们是拉不下那个脸的。

    而且他们跟何天下不一样,哪怕输掉爱车会为此损失惨重,可至少还有底线,至少还有愿赌服输的精神,至少还在乎那点微弱的尊严。

    “何老弟,算了吧!”

    “是啊,老何,我们确实输了!”

    “占尽先机的情况下,还落后人家那么多,姓张的虽然狂妄,可技术是无可挑剔的!”

    “我们输了,很彻底,几乎没有悬念,如果真的耍赖,我看那姓张的也不是吃素的。”

    “就是,能凭借双手托起几吨重的五菱宏光的男人,我可不敢得罪死了!”

    “认输吧……”

    众人醒悟过来之后,尽管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可若是再说耍赖之类的话,他们难以启齿。

    何天下顿时就有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很孤独、很无助,甚至于绝望!

    不啊!

    老子怎么可能会输?如果认账,那老子就一无所有了啊!

    何天下彷徨不安,对面火龙洞窟所在的小山喷发的滔天火光,把他的脸色衬托的红里透白,纠结而矛盾,狰狞而恐怖。

    就在这时候,山下边突然无数灯光闪烁,没过多久众人就听到了汽车轰鸣声,以及直升机的盘旋声,还有警笛声与救护车的警报声等等。

    荒无人烟的荒山岭,这一夜热闹非凡,迎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这时候何天下等人退无可退,也只能迎难而上,虽然速度没有初始那么快,可赶到山巅也几乎没花多长时间。

    但是等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却根本不见张海的身影。

    唯有那辆冒着黑烟,看起来已然报废的五菱宏光矗立在山巅之上,双闪灯闪烁不停,像是两只明灭不定的眼眸,注视着天下苍生。

    无情而冷漠,像是嘲讽,又像是睥睨天下!

    轰轰轰!

    又是一阵轰鸣声响彻,紧接着车灯亮堂,山巅之上,简直亮如白昼。

    数十辆豪车上阵,为首一人,正是嗜血。

    在他身后,则跟着十数个黑西装戴墨镜的男子,个个都杀气凌然,仿佛身经百战的战士一般,尽管没有说话,但那股气势,却足以让人两股战战。

    “哪位是何天下?”

    嗜血语气深沉,“我们奉海哥的命令,前来接手这一次海哥赢下的赌注,还有一些你们承诺过的事情,都要你们兑现!”

    何天下还想耍赖来着,可看到对方这阵势,顿时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错了,大错特错!

    张海既然有那样的一个车队,又怎么可能会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呢?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些人,一看便不是好惹的货色。

    哪怕张海不在现场,他也可以想象的到,一旦这时候自己耍赖,将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只是众人都很奇怪,张海这货究竟哪里去了?

    而这个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明显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众人心惊胆颤,却也不得不履行承诺,唯有贺兰倩等妹子好生尴尬。

    即便是堕落风尘的那几个妹子,这时候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嗜血又道“我们海哥还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愿赌服输,虽然没有白纸黑字,但谁要是敢耍无赖,就得想清楚后果。”

    众人脸色大变,贺兰倩等人更是咬牙切齿。

    “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嗜血话音一转,饶有意味的看着妹子们,“不过我们海哥还说了,各位姑娘不算男子汉,是有赖账的资本的,所以你们可以不履行赌约!”

    贺兰倩等人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但是!”

    然而嗜血又说了,“但是海哥交代过,但凡赖账的妹子,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每人十万块,不二价!”

    贺兰倩等妹子当即就懵逼了,好嘛,张海这货拿出一个亿当赌资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竟然小气到要她们付出十万块的小钱来赎身的地步,可真是一个铁公鸡。

    但相对于在这么多人面前清洁溜溜下山来讲,众女当中绝大多数还是愿意付出十万块的代价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与羞耻心的。

    嗜血带来了足够的人手,因为张海交代过,做戏做全套,他们兴许不知道张海的全部计划,可也知道事关重大,不可疏忽,所以一个个都尽心尽职。

    这些人负责接手何天下等人的车子,然后还负责监督他们光着脚丫下山,贺兰倩等人交了钱的可以走,至于没交钱的……

    嗜血等人还是放行了,他们可没有那般恶趣味,真看人家清洁溜溜下山。

    交了钱的就不乐意了,但嗜血又说了,“有意见找我们海哥,我们只是负责办事的,请不要为难我们。”

    语气相当客气,但在场的人,谁又真敢为难他们?

    “何天下何先生。”

    嗜血是认识何天下的,之前之所以发问不过是个形式问题,如今他走到何天下面前道“桃园驾校现在归海哥所有,你尽快回去安排吧,我们稍后就来。”

    何天下面无血色……

    而山巅之上的这一幕,其实张海没有亲眼所见,但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至于他本人,这时候已经抵达半山腰的峡谷,与众人汇合。

    “张海,你行不行啊?”

    这是梁小慧的质问,她看张海在那鼓捣了半天,直升机依旧没有动静,当即给了他一个卫生眼,同时还有些小怕怕的样子。

    开玩笑,这可是天上飞的东西,很危险的好不好?

    张海暗中满头黑线,娘咧,大哥行不行你问问珍妮就知道了!

    表面上,他却信誓旦旦道“放心,大哥曾经好歹也是一名王牌飞行员,只不过有段时间没有接触,生疏了一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