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028章 都很好奇她

第1028章 都很好奇她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用完晚膳后,崇仪已收拾得一身清爽,她和烟儿又帮孟娬准备沐浴用的东西。

    虽说孟娬第一次来到这里,可府里一切用度,长公主和烟儿都已经帮她置办齐全了。

    她这一来,接下来还有不少的事情等着她呢。所以长公主让她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明日便是新的开始。

    至于那鲜血淋漓的伤疤,谁都不要去碰,更不要去揭。随着时间过去,总会一点一点痊愈的。

    长公主从孟娬这里离开后,便回了自己院中。

    她不当着孟娬的面提,可不代表她不难过。她只要一想起阿临,便捂着嘴在房中偷偷地哭泣。

    她本来抱着奢望,想着孟娬会不会把那孩子救回来了,最后会不会带着他一起到了黎国。

    可惜没有。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万没有想到,就再也见不到阿临了。

    嬷嬷见了也不禁伤怀,劝道:“长公主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明日让郡主瞧见,岂不是惹她担心。”

    长公主不断地深呼吸,极力平静,道:“我就是……就是痛心我的阿临……以往我与你们说过的,阿临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这厢,孟娬在房中沐浴时,从烟儿的口中得知,她在这黎国的名声算是响了。

    她先前在殷国做殷武王妃时的事迹不知怎的就流传到了黎国。近一两年里,她在殷国京城干的那些事,扳倒了谢家,揪出了潜伏多年的寿王,还临危不乱一步步逼得寿王谋反失败,最后再金蝉脱壳,都桩桩件件地传到了黎国来。

    黎国不少人都在等着她的到来,想见见她的真面目。

    第二日一早,烟儿便给孟娬梳妆打扮。

    长公主说,一会儿要带她进宫去,见一见她的舅父。

    以前孟娬只是听她娘提起,还一次不曾见过。她原想着,她这舅父大抵是黎国某位位高权重之人,却也没想到,他竟是黎国最位高权重之人。

    且看她娘在这黎国的情况便知,黎国皇丝毫没让她娘受到委屈。

    当初她让她娘避到这黎国来,是对的。

    孟娬着华服,配金丝玉坠发冠,看起来极为妥帖得当。只不过因她有些消瘦,更添两分落拓之感。

    以往她常着淡妆时清雅宜人,后来她着大红大紫的妆容时疯癫瘆人,而今她两者皆不占,一身华裳,肤白如脂,唇红如蔻,眉间清冷萧索,随着移步时金丝发冠在鬓发上摇曳轻晃。

    只一眼看去,美艳至极。

    长公主看着她自门中徐徐缓步出来,一时被惊艳住,继而心里惋伤。

    多少世事磨难才能洗出她而今这样的目光和神情。

    长公主忽而想起,那年山中,寺里的师傅所预言。不想到最后,竟一语成谶。

    所谓七窍玲珑,慧极必伤,大抵如此。

    长公主牵着她的手,携她出门,登上入宫的轿撵。

    进得宫门后,有宫人连忙往前去传话,亦有宫人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

    这一路到黎国帝后所在的宫殿的途中,遇到一些后宫妃嫔还有皇家子女,有的装作若无其事地从旁边走过,有的则在树荫后扎堆偷看。

    甚至于,还有一堆老太太跟一堆孩子们挤。

    “让我瞅瞅,快让我瞅瞅,安国的女儿长什么模子?”

    后边的宫人哭笑不得道:“老太妃,仔细您摔了跤。”

    老太太们挤眉弄眼地瞅了一会儿,颇感惋惜:“哎哟,人老了,眼珠子也不好使了,只隐约看到个大概。”

    这时假装从轿撵附近路过的皇室子女匆匆跑来说:“太妃,太妃,皇表姐长得可美!”

    孟娬觉得,这黎国的皇宫与殷国有许大的不一样。

    长公主握了握孟娬的手,道:“他们都很好奇你。”

    途径花园时,更热闹。

    后宫妃嫔们都三三五五地出来兜风遛弯儿,还在孟娬和长公主面圣的必经之路上,无非就是想来看看庐山真面目。

    说真的,殷武王的名声,在黎国也是响当当的。能做殷武王的王妃,任谁都想见识一番,更别提在听说了王妃的一系列事迹以后。

    只不过殷武王妃那都是过去了,她如今可是黎国的宜颂郡主。

    到了宫殿前,长公主携孟娬下轿撵,一道进殿中去。

    黎国的帝后正等着。

    孟娬正要见礼,黎国皇先出声道:“一家人团聚,礼数就罢了。”

    皇后见了孟娬,未语先笑,道:“果真百闻不如一见。方才一路过来,怕是不少人看着,没吓着你吧?”

    孟娬对皇室几乎抱有本能的警惕,不可能一来便与他们亲如一家人。但她还是真心实意地感激,黎国皇和皇后这么久以来对她母亲的照拂。还有若不是有黎国人相助,她可能也不那么容易从殷国京城脱身。

    出于这两点,孟娬唤黎国皇一声“舅父”,唤皇后一声“舅母”,也是理所应当。

    孟娬看见她娘着实与皇后娘娘亲厚,不像是浮于表面的客气,妯娌关系竟亲如姐妹一般。

    黎国皇也很关心紧张孟娬这个外甥女,别的事一概不提,只道:“以前我与你母亲相认之时,一直没有机会见见你,而今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回来了就好,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有舅父在,绝不会让你们再受丁点委屈。”

    孟娬点头应道:“谢舅父。”

    黎国皇道:“你这孩子,一时半会儿不熟悉这里也不要紧,往后日子还长,总会慢慢熟悉的。”

    这时,门外有两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

    孟娬蓦然抬头,冷不防与他们的视线对上。

    殿门外是两个孩子,目光纯净而明亮。

    他们是皇后所生的儿女,女孩大致到了快及笄的年纪,男孩儿也有十几岁了,看起来稚气未脱。

    这黎国皇后育有两子一女,大儿子便是黎国的嫡长皇子,现在的太子。剩下的便是眼前这两个,八皇子和九公主。

    皇后招手让他们进来。

    九公主背着双手,有些局促地看着孟娬,试探着唤道:“皇表姐?”

    八皇子觉得妹妹有些失礼,掇了掇她。     用完晚膳后,崇仪已收拾得一身清爽,她和烟儿又帮孟娬准备沐浴用的东西。

    虽说孟娬第一次来到这里,可府里一切用度,长公主和烟儿都已经帮她置办齐全了。

    她这一来,接下来还有不少的事情等着她呢。所以长公主让她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明日便是新的开始。

    至于那鲜血淋漓的伤疤,谁都不要去碰,更不要去揭。随着时间过去,总会一点一点痊愈的。

    长公主从孟娬这里离开后,便回了自己院中。

    她不当着孟娬的面提,可不代表她不难过。她只要一想起阿临,便捂着嘴在房中偷偷地哭泣。

    她本来抱着奢望,想着孟娬会不会把那孩子救回来了,最后会不会带着他一起到了黎国。

    可惜没有。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万没有想到,就再也见不到阿临了。

    嬷嬷见了也不禁伤怀,劝道:“长公主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明日让郡主瞧见,岂不是惹她担心。”

    长公主不断地深呼吸,极力平静,道:“我就是……就是痛心我的阿临……以往我与你们说过的,阿临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这厢,孟娬在房中沐浴时,从烟儿的口中得知,她在这黎国的名声算是响了。

    她先前在殷国做殷武王妃时的事迹不知怎的就流传到了黎国。近一两年里,她在殷国京城干的那些事,扳倒了谢家,揪出了潜伏多年的寿王,还临危不乱一步步逼得寿王谋反失败,最后再金蝉脱壳,都桩桩件件地传到了黎国来。

    黎国不少人都在等着她的到来,想见见她的真面目。

    第二日一早,烟儿便给孟娬梳妆打扮。

    长公主说,一会儿要带她进宫去,见一见她的舅父。

    以前孟娬只是听她娘提起,还一次不曾见过。她原想着,她这舅父大抵是黎国某位位高权重之人,却也没想到,他竟是黎国最位高权重之人。

    且看她娘在这黎国的情况便知,黎国皇丝毫没让她娘受到委屈。

    当初她让她娘避到这黎国来,是对的。

    孟娬着华服,配金丝玉坠发冠,看起来极为妥帖得当。只不过因她有些消瘦,更添两分落拓之感。

    以往她常着淡妆时清雅宜人,后来她着大红大紫的妆容时疯癫瘆人,而今她两者皆不占,一身华裳,肤白如脂,唇红如蔻,眉间清冷萧索,随着移步时金丝发冠在鬓发上摇曳轻晃。

    只一眼看去,美艳至极。

    长公主看着她自门中徐徐缓步出来,一时被惊艳住,继而心里惋伤。

    多少世事磨难才能洗出她而今这样的目光和神情。

    长公主忽而想起,那年山中,寺里的师傅所预言。不想到最后,竟一语成谶。

    所谓七窍玲珑,慧极必伤,大抵如此。

    长公主牵着她的手,携她出门,登上入宫的轿撵。

    进得宫门后,有宫人连忙往前去传话,亦有宫人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

    这一路到黎国帝后所在的宫殿的途中,遇到一些后宫妃嫔还有皇家子女,有的装作若无其事地从旁边走过,有的则在树荫后扎堆偷看。

    甚至于,还有一堆老太太跟一堆孩子们挤。

    “让我瞅瞅,快让我瞅瞅,安国的女儿长什么模子?”

    后边的宫人哭笑不得道:“老太妃,仔细您摔了跤。”

    老太太们挤眉弄眼地瞅了一会儿,颇感惋惜:“哎哟,人老了,眼珠子也不好使了,只隐约看到个大概。”

    这时假装从轿撵附近路过的皇室子女匆匆跑来说:“太妃,太妃,皇表姐长得可美!”

    孟娬觉得,这黎国的皇宫与殷国有许大的不一样。

    长公主握了握孟娬的手,道:“他们都很好奇你。”

    途径花园时,更热闹。

    后宫妃嫔们都三三五五地出来兜风遛弯儿,还在孟娬和长公主面圣的必经之路上,无非就是想来看看庐山真面目。

    说真的,殷武王的名声,在黎国也是响当当的。能做殷武王的王妃,任谁都想见识一番,更别提在听说了王妃的一系列事迹以后。

    只不过殷武王妃那都是过去了,她如今可是黎国的宜颂郡主。

    到了宫殿前,长公主携孟娬下轿撵,一道进殿中去。

    黎国的帝后正等着。

    孟娬正要见礼,黎国皇先出声道:“一家人团聚,礼数就罢了。”

    皇后见了孟娬,未语先笑,道:“果真百闻不如一见。方才一路过来,怕是不少人看着,没吓着你吧?”

    孟娬对皇室几乎抱有本能的警惕,不可能一来便与他们亲如一家人。但她还是真心实意地感激,黎国皇和皇后这么久以来对她母亲的照拂。还有若不是有黎国人相助,她可能也不那么容易从殷国京城脱身。

    出于这两点,孟娬唤黎国皇一声“舅父”,唤皇后一声“舅母”,也是理所应当。

    孟娬看见她娘着实与皇后娘娘亲厚,不像是浮于表面的客气,妯娌关系竟亲如姐妹一般。

    黎国皇也很关心紧张孟娬这个外甥女,别的事一概不提,只道:“以前我与你母亲相认之时,一直没有机会见见你,而今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回来了就好,往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有舅父在,绝不会让你们再受丁点委屈。”

    孟娬点头应道:“谢舅父。”

    黎国皇道:“你这孩子,一时半会儿不熟悉这里也不要紧,往后日子还长,总会慢慢熟悉的。”

    这时,门外有两个探头探脑的小家伙。

    孟娬蓦然抬头,冷不防与他们的视线对上。

    殿门外是两个孩子,目光纯净而明亮。

    他们是皇后所生的儿女,女孩大致到了快及笄的年纪,男孩儿也有十几岁了,看起来稚气未脱。

    这黎国皇后育有两子一女,大儿子便是黎国的嫡长皇子,现在的太子。剩下的便是眼前这两个,八皇子和九公主。

    皇后招手让他们进来。

    九公主背着双手,有些局促地看着孟娬,试探着唤道:“皇表姐?”

    八皇子觉得妹妹有些失礼,掇了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