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北宋大丈夫 > 第1099章 老夫生擒辽将

第1099章 老夫生擒辽将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黑夜中,溃败的辽军蜂拥而过,疯狂嘶吼的辽将也不敢上去阻拦,只能绝望的道“宋军的手段一个接着一个……不是某熟悉的将领,是谁在领军?”

    “是沈安!”

    有人发现了黑甲骑兵,喊道“是沈安来了。”

    辽将看到了在冲杀的沈安,骂道“这个畜生……当年就该突袭雄州,弄死他!”

    沈安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大宋的传奇,在大辽同样如此。

    沈卞当年叫嚣着要整军备战,准备北伐,大宋没人当回事,大辽更是当做笑话在听。

    后来沈卞失踪,沈安背着妹妹去了汴梁,从此就拉开了传奇之路。

    这人依旧和沈卞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对大辽多有诋毁,可这么多年诋毁大辽的多了去,也没见谁成功。

    于是歌照唱,酒照喝……

    直至西夏人被大宋揍了一顿,大辽才有些警醒了。

    于是才有了辽军在府州和西夏人联手给宋军挖坑的事儿,结果被沈安从外面捅了屁股,好痛。

    从此大宋对大辽就开始变得桀骜不驯,大辽当然要教训他们一番,于是耶律洪基就假借着进攻西夏的机会,对大宋的雁门关虎视眈眈。

    雁门关一旦丢失,大宋就算是无险可守,辽军一泻而下,可以自由选择进攻的方向。

    耶律洪基准备给大宋来一记狠的,最终却差点被一把火烧死,稍后他恼羞成怒的命令进攻,结果失败。

    吐血的耶律洪基不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他必须要报复,于是辽军出动大军南下,准备一举拿下保州,随后在野战中击溃宋军援兵。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若是能成功实施的话,下一步就是大辽威逼宋人割地赔款。

    可现在失败了啊!

    宋军的欢呼声就在耳畔,己方的骑兵在奔逃。

    “那是谁?”

    辽将看到了一朵奇葩。

    不,是一辆战车。

    这辆战车上站着一个痴肥的老汉,老汉挥刀在劈砍,很是悍勇。

    草泥马!

    这远古时期的战车啥时候开始复活了?

    瞬间辽将满头黑线。

    “那是韩琦!”

    有人在惊呼,“是韩琦!”

    韩琦领军,沈安指挥,辽将绝望的道“韩琦不是个胖子吗?”

    是啊!

    战车上的确实是个胖子。

    红色的棺木很醒目,拉风的一塌糊涂。

    而一个大胖子就坐在棺木之上在砍杀。

    “杀了他,杀了他!”

    辽将的眼睛都红了,策马冲杀过去。

    一旦干掉了韩琦,大辽这一战就算是反败为胜了。

    “大辽必胜!”

    一队辽军奋勇拼杀,当冲杀到韩琦的战车前时,仅余下三人。

    辽将就是在这三人之中。

    他奋力喊道“韩琦老贼,受死!”

    韩琦正在狂热状态之中,闻声看去,却见一个辽将在冲杀过来。

    要杀老夫?

    来了,不来你是我孙子!

    “闪开!”

    韩琦燃了,他放下长刀,随手捡起一根棍子就扫了过去。

    他的动作在辽将看来实在是太慢了,而且木棍攻击,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辽将心中大喜,正准备后仰避开这一棍,然后一刀结果了韩琦。

    咻!

    一箭从边上而来,正好射中了他的腰。不远处的严宝玉收了弓箭,然后又追着沈安去了。

    卧槽!

    刚开始后仰的辽将僵住了,旋即被韩琦一棍子扫落马下。

    “是辽将!”

    韩琦大喜,“拿了来,快拿了来!”

    有步卒跑过来,两人架起辽将,然后一人检查,发现了腰侧的箭矢,一拔出来,辽将就醒了。

    他在挣扎着想寻死。

    “弄上来!”

    两个步卒把辽将弄了上去,韩琦没别的招数,只是一屁股坐下去。

    “嗷……”

    寻死都不怕的辽将惨嚎一声,就此失去挣扎能力。

    能把曾公亮压晕过去的韩琦,用力一屁股……

    这世间还有谁是一屁股解决不了的?若是有,那就两屁股!

    韩琦站起来,再次重重的坐下去,辽将都已经翻白眼了。

    “他拉了!”

    “好臭!”

    两个步卒在边上大笑了起来。

    韩琦努力把大小便失禁的辽将提溜起来,喊道“老夫生擒辽将!”

    这一刻他无比骄傲!

    “万胜!”

    斩将夺旗最为鼓舞士气,何况还是生擒。

    宋军士气大振,开始了追杀。

    而失去了统领的辽军一路狂奔,只会逃命。

    宋军实在是太凶残了呀!

    一队步卒追上了一队被堵住的骑兵,先是弩手来一波齐射,接着长枪手捅刺,刀盾兵砍杀……

    几轮过后,地面全是尸骸,宋军欢天喜地的牵着马继续追杀。

    而韩琦的周围聚拢了越来越多的骑兵,那些骑兵跟着他往前冲杀,一旦遇到集结的辽军,大车就冲杀进去,撞开一条路,接着宋军的骑兵就在边上掩杀。

    混乱的辽军彻底的崩溃了,无数人在奔逃,黑夜中,各种惨叫声在回荡着,恍如地狱。

    一队队宋军骑兵不断驱赶着辽军,渐渐的,他们形成了一个弧形,而中间的就是沈安。

    “敌军集结!”

    前方数百辽军莫名其妙的集结止步,其中一人还在奋力嘶吼着。

    这多半是要准备当力挽狂澜的英雄。

    只是沈安最喜欢打断英雄的腿,他吩咐道“弩箭招呼。”

    “放箭!”

    骑兵弄出弩弓来,一波之后,那数百骑就变成了数十骑。

    剩下的辽军被一冲而没。

    “你特么还敢当英雄?”沈安大笑了起来。

    这一路追杀到了中午,当天太阳升到正当头时,有人喊道“前方就是易水!”

    沈安勒住战马,身后的骑兵们纷纷勒马。

    “喂喂战马。”

    众人下马走到了河边,战马低头饮水,众人拿出携带的精料喂了战马,就地坐下吃干粮。

    “风萧萧兮易水寒……”

    黄春站在易水河边,突然吟诵起了这首一千多年前的悲歌。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韩琦来了。

    双马拉车格外的醒目,外加那红色的棺木,真的让人难以忘记。

    “这里是辽境了。”

    韩琦下了大车就是一个踉跄,站稳后问道“干粮呢?老夫可是饿坏了。”

    有人递上了干饼,韩琦吃了两张,然后说道“前方就是辽境,再过去就是范阳,回师吧。”

    他已经心满意足了,觉得此战了却了自己的遗憾,就算是此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韩相……”

    沈安咽下干饼,然后喝一口水顺了顺,起身说道“这里是我们的地方……太子丹当年在此相送荆轲,高渐离击筑,荆轲高歌,随后和秦舞阳肩负着重托去了……这是咱们的地方,当年胡人哪里敢和咱们龇牙?如今辽人跋扈,咱们难道还要守什么规矩?”

    众人都不禁站了起来。

    沈安肃然道“从有记载以来,只要咱们汉儿自己不乱,外敌就决计不可能欺凌咱们。一句话,咱们只要团结一心,那就只有咱们欺负别人的!”

    “好!”

    众人不禁轰然叫好。

    “是啊!以前汉唐时,汉儿可怕了谁来?只是国家内乱,衰弱了,胡人才有机会入侵……”

    “若是能重归于汉唐盛世,某死也甘心了。”

    将士们都很激动,沈安也很激动。

    “这是一次大胜,我军从白天到第二日凌晨和辽军在荒野决战,没有幌子,没有取巧,辽人败北,这是什么?”

    沈安挥舞着手臂咆哮道;“汉儿又站起来了,辽人算什么?弄死他们!”

    韩琦不禁起身道“敌可来,我亦可往!”

    “好!”

    沈安就等着这句话,他说道“如此我军骑兵继续追击,步卒留下打扫战场,随后进驻保州城……”

    “韩相。”沈安对韩琦说道“您不能再去了,否则辽军会发狂。”

    大宋首相领军追杀……

    大败就够让辽军糟心的了,听到这个消息,他们还不得双眼放光,倾力出击啊!

    一旦擒获了韩琦……

    那就是翻盘。

    韩琦也知道这一点,而且奔驰那么久,他也没体力了。

    “好,不过你准备去哪?”

    韩琦警惕的问道。

    赵曙并非是不信任沈安,他是担心失去约束的沈安会干些让他吐血的事儿。

    比如说率军直接冲到范阳去,那会让辽国上下震动。

    沈安正色道“下官只是追杀到涞水……”

    涞水距离这里五六十里地,不算远。

    韩琦点头,嘱咐道“不可鲁莽,到了涞水就赶紧回军,老夫在保州城等着你们,到时候杀羊宰牛……庆功!”

    “韩相,杀牛不好吧?”

    一个跟着来的文官满脸倦色的说道。

    韩琦不屑的道“这是将士们缴获的,又不能耕地,不杀了吃肉,难道留着配种?”

    这一路从汴梁到北方,他必须要身先士卒,吃住和将士们差异不大。作为美食家来说,这便是煎熬。此刻有了机会,韩琦哪里会放过。

    “韩相,我等去了。”

    沈安带着数千骑兵,一人双马出击了。

    “早些回来!”

    韩琦含笑道“年轻人就是精神抖擞,回头老夫定然要好生为他夸功一番。”

    众人一阵附和,觉得此战算是圆满了。

    “韩相,范阳见!”

    前方传来一句话,韩琦瞬间怒不可遏。

    “那是范阳啊!”

    “兄弟们,出发,咱们去范阳看看!”

    大队骑兵轰然远去。

    “别去范阳!那边辽军多!”

    韩琦是真的生气了,可骑兵跑得快,转眼就失去了踪迹。

    他站在那里,良久叹道“年轻真好。”

    “韩相……”

    身后有人在欢呼,韩琦回身,就见大队步卒疾步而来,他们押送着战俘,带着战马和无数辎重,欢笑声传遍了这片土地。

    “韩相,大捷啊!”

    “是啊!”韩琦眼中含泪的道“大捷!大宋大捷!”

    这是大宋自澶渊之盟后对辽国的决定性胜利,此战之后,大宋再也不会惧怕辽军。

    “这便是逆转了国势啊!”

    韩琦拍着腰间的刀柄,欢喜的道“大宋立国百年,一直被辽人压制,如今咱们一战逆转了国势……老夫喜不自禁,喜不自禁啊!”

    “逆转了国势!”

    “韩相说咱们此战逆转了大宋的国势。”

    “是啊!以前咱们可从未这么胜过辽人,堂堂正正,而且还是在野外用步卒击溃了他们。”

    “以后咱们不怕了。”

    “不,该轮到辽人怕咱们了。”

    希望涌动在每个人的笑脸之上,欢呼声传遍各处。

    “大捷……”     黑夜中,溃败的辽军蜂拥而过,疯狂嘶吼的辽将也不敢上去阻拦,只能绝望的道“宋军的手段一个接着一个……不是某熟悉的将领,是谁在领军?”

    “是沈安!”

    有人发现了黑甲骑兵,喊道“是沈安来了。”

    辽将看到了在冲杀的沈安,骂道“这个畜生……当年就该突袭雄州,弄死他!”

    沈安的经历已经成为了大宋的传奇,在大辽同样如此。

    沈卞当年叫嚣着要整军备战,准备北伐,大宋没人当回事,大辽更是当做笑话在听。

    后来沈卞失踪,沈安背着妹妹去了汴梁,从此就拉开了传奇之路。

    这人依旧和沈卞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对大辽多有诋毁,可这么多年诋毁大辽的多了去,也没见谁成功。

    于是歌照唱,酒照喝……

    直至西夏人被大宋揍了一顿,大辽才有些警醒了。

    于是才有了辽军在府州和西夏人联手给宋军挖坑的事儿,结果被沈安从外面捅了屁股,好痛。

    从此大宋对大辽就开始变得桀骜不驯,大辽当然要教训他们一番,于是耶律洪基就假借着进攻西夏的机会,对大宋的雁门关虎视眈眈。

    雁门关一旦丢失,大宋就算是无险可守,辽军一泻而下,可以自由选择进攻的方向。

    耶律洪基准备给大宋来一记狠的,最终却差点被一把火烧死,稍后他恼羞成怒的命令进攻,结果失败。

    吐血的耶律洪基不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他必须要报复,于是辽军出动大军南下,准备一举拿下保州,随后在野战中击溃宋军援兵。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若是能成功实施的话,下一步就是大辽威逼宋人割地赔款。

    可现在失败了啊!

    宋军的欢呼声就在耳畔,己方的骑兵在奔逃。

    “那是谁?”

    辽将看到了一朵奇葩。

    不,是一辆战车。

    这辆战车上站着一个痴肥的老汉,老汉挥刀在劈砍,很是悍勇。

    草泥马!

    这远古时期的战车啥时候开始复活了?

    瞬间辽将满头黑线。

    “那是韩琦!”

    有人在惊呼,“是韩琦!”

    韩琦领军,沈安指挥,辽将绝望的道“韩琦不是个胖子吗?”

    是啊!

    战车上的确实是个胖子。

    红色的棺木很醒目,拉风的一塌糊涂。

    而一个大胖子就坐在棺木之上在砍杀。

    “杀了他,杀了他!”

    辽将的眼睛都红了,策马冲杀过去。

    一旦干掉了韩琦,大辽这一战就算是反败为胜了。

    “大辽必胜!”

    一队辽军奋勇拼杀,当冲杀到韩琦的战车前时,仅余下三人。

    辽将就是在这三人之中。

    他奋力喊道“韩琦老贼,受死!”

    韩琦正在狂热状态之中,闻声看去,却见一个辽将在冲杀过来。

    要杀老夫?

    来了,不来你是我孙子!

    “闪开!”

    韩琦燃了,他放下长刀,随手捡起一根棍子就扫了过去。

    他的动作在辽将看来实在是太慢了,而且木棍攻击,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辽将心中大喜,正准备后仰避开这一棍,然后一刀结果了韩琦。

    咻!

    一箭从边上而来,正好射中了他的腰。不远处的严宝玉收了弓箭,然后又追着沈安去了。

    卧槽!

    刚开始后仰的辽将僵住了,旋即被韩琦一棍子扫落马下。

    “是辽将!”

    韩琦大喜,“拿了来,快拿了来!”

    有步卒跑过来,两人架起辽将,然后一人检查,发现了腰侧的箭矢,一拔出来,辽将就醒了。

    他在挣扎着想寻死。

    “弄上来!”

    两个步卒把辽将弄了上去,韩琦没别的招数,只是一屁股坐下去。

    “嗷……”

    寻死都不怕的辽将惨嚎一声,就此失去挣扎能力。

    能把曾公亮压晕过去的韩琦,用力一屁股……

    这世间还有谁是一屁股解决不了的?若是有,那就两屁股!

    韩琦站起来,再次重重的坐下去,辽将都已经翻白眼了。

    “他拉了!”

    “好臭!”

    两个步卒在边上大笑了起来。

    韩琦努力把大小便失禁的辽将提溜起来,喊道“老夫生擒辽将!”

    这一刻他无比骄傲!

    “万胜!”

    斩将夺旗最为鼓舞士气,何况还是生擒。

    宋军士气大振,开始了追杀。

    而失去了统领的辽军一路狂奔,只会逃命。

    宋军实在是太凶残了呀!

    一队步卒追上了一队被堵住的骑兵,先是弩手来一波齐射,接着长枪手捅刺,刀盾兵砍杀……

    几轮过后,地面全是尸骸,宋军欢天喜地的牵着马继续追杀。

    而韩琦的周围聚拢了越来越多的骑兵,那些骑兵跟着他往前冲杀,一旦遇到集结的辽军,大车就冲杀进去,撞开一条路,接着宋军的骑兵就在边上掩杀。

    混乱的辽军彻底的崩溃了,无数人在奔逃,黑夜中,各种惨叫声在回荡着,恍如地狱。

    一队队宋军骑兵不断驱赶着辽军,渐渐的,他们形成了一个弧形,而中间的就是沈安。

    “敌军集结!”

    前方数百辽军莫名其妙的集结止步,其中一人还在奋力嘶吼着。

    这多半是要准备当力挽狂澜的英雄。

    只是沈安最喜欢打断英雄的腿,他吩咐道“弩箭招呼。”

    “放箭!”

    骑兵弄出弩弓来,一波之后,那数百骑就变成了数十骑。

    剩下的辽军被一冲而没。

    “你特么还敢当英雄?”沈安大笑了起来。

    这一路追杀到了中午,当天太阳升到正当头时,有人喊道“前方就是易水!”

    沈安勒住战马,身后的骑兵们纷纷勒马。

    “喂喂战马。”

    众人下马走到了河边,战马低头饮水,众人拿出携带的精料喂了战马,就地坐下吃干粮。

    “风萧萧兮易水寒……”

    黄春站在易水河边,突然吟诵起了这首一千多年前的悲歌。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韩琦来了。

    双马拉车格外的醒目,外加那红色的棺木,真的让人难以忘记。

    “这里是辽境了。”

    韩琦下了大车就是一个踉跄,站稳后问道“干粮呢?老夫可是饿坏了。”

    有人递上了干饼,韩琦吃了两张,然后说道“前方就是辽境,再过去就是范阳,回师吧。”

    他已经心满意足了,觉得此战了却了自己的遗憾,就算是此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韩相……”

    沈安咽下干饼,然后喝一口水顺了顺,起身说道“这里是我们的地方……太子丹当年在此相送荆轲,高渐离击筑,荆轲高歌,随后和秦舞阳肩负着重托去了……这是咱们的地方,当年胡人哪里敢和咱们龇牙?如今辽人跋扈,咱们难道还要守什么规矩?”

    众人都不禁站了起来。

    沈安肃然道“从有记载以来,只要咱们汉儿自己不乱,外敌就决计不可能欺凌咱们。一句话,咱们只要团结一心,那就只有咱们欺负别人的!”

    “好!”

    众人不禁轰然叫好。

    “是啊!以前汉唐时,汉儿可怕了谁来?只是国家内乱,衰弱了,胡人才有机会入侵……”

    “若是能重归于汉唐盛世,某死也甘心了。”

    将士们都很激动,沈安也很激动。

    “这是一次大胜,我军从白天到第二日凌晨和辽军在荒野决战,没有幌子,没有取巧,辽人败北,这是什么?”

    沈安挥舞着手臂咆哮道;“汉儿又站起来了,辽人算什么?弄死他们!”

    韩琦不禁起身道“敌可来,我亦可往!”

    “好!”

    沈安就等着这句话,他说道“如此我军骑兵继续追击,步卒留下打扫战场,随后进驻保州城……”

    “韩相。”沈安对韩琦说道“您不能再去了,否则辽军会发狂。”

    大宋首相领军追杀……

    大败就够让辽军糟心的了,听到这个消息,他们还不得双眼放光,倾力出击啊!

    一旦擒获了韩琦……

    那就是翻盘。

    韩琦也知道这一点,而且奔驰那么久,他也没体力了。

    “好,不过你准备去哪?”

    韩琦警惕的问道。

    赵曙并非是不信任沈安,他是担心失去约束的沈安会干些让他吐血的事儿。

    比如说率军直接冲到范阳去,那会让辽国上下震动。

    沈安正色道“下官只是追杀到涞水……”

    涞水距离这里五六十里地,不算远。

    韩琦点头,嘱咐道“不可鲁莽,到了涞水就赶紧回军,老夫在保州城等着你们,到时候杀羊宰牛……庆功!”

    “韩相,杀牛不好吧?”

    一个跟着来的文官满脸倦色的说道。

    韩琦不屑的道“这是将士们缴获的,又不能耕地,不杀了吃肉,难道留着配种?”

    这一路从汴梁到北方,他必须要身先士卒,吃住和将士们差异不大。作为美食家来说,这便是煎熬。此刻有了机会,韩琦哪里会放过。

    “韩相,我等去了。”

    沈安带着数千骑兵,一人双马出击了。

    “早些回来!”

    韩琦含笑道“年轻人就是精神抖擞,回头老夫定然要好生为他夸功一番。”

    众人一阵附和,觉得此战算是圆满了。

    “韩相,范阳见!”

    前方传来一句话,韩琦瞬间怒不可遏。

    “那是范阳啊!”

    “兄弟们,出发,咱们去范阳看看!”

    大队骑兵轰然远去。

    “别去范阳!那边辽军多!”

    韩琦是真的生气了,可骑兵跑得快,转眼就失去了踪迹。

    他站在那里,良久叹道“年轻真好。”

    “韩相……”

    身后有人在欢呼,韩琦回身,就见大队步卒疾步而来,他们押送着战俘,带着战马和无数辎重,欢笑声传遍了这片土地。

    “韩相,大捷啊!”

    “是啊!”韩琦眼中含泪的道“大捷!大宋大捷!”

    这是大宋自澶渊之盟后对辽国的决定性胜利,此战之后,大宋再也不会惧怕辽军。

    “这便是逆转了国势啊!”

    韩琦拍着腰间的刀柄,欢喜的道“大宋立国百年,一直被辽人压制,如今咱们一战逆转了国势……老夫喜不自禁,喜不自禁啊!”

    “逆转了国势!”

    “韩相说咱们此战逆转了大宋的国势。”

    “是啊!以前咱们可从未这么胜过辽人,堂堂正正,而且还是在野外用步卒击溃了他们。”

    “以后咱们不怕了。”

    “不,该轮到辽人怕咱们了。”

    希望涌动在每个人的笑脸之上,欢呼声传遍各处。

    “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