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 > 第829章 让她服软

第829章 让她服软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指尖暖婚:晚安,纪先生最新章节!

    第829章让她服软

    纪桥笙看厉天霸不说话,便接着说,

    “如果你想用我妈牵制我,那你想多了,按照我对我妈了解,如果真到了我和你道锋相对的时候,她宁愿死也不会成为我的累赘。”

    厉天霸的脸色相当难看了,纪桥笙已经把他的目的全说了出来,他再多解释也无用,还不如当面鼓对面锣的直接谈。

    “既然你也这么想了,那你说如果我们之间真出现了问题,你妈是站在你这边还是我这边?”

    纪桥笙知道厉天霸这自信不是凭空而来的,笑了笑说,

    “你大可以试试。”

    “好!等你奶奶好转了以后我们也该处理处理工作上的事儿了。”

    纪桥笙弹了弹烟灰,“可以。”

    他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纪林慧的声音,口气略显慌张,“桥笙,天霸……”

    厉天霸往纪林慧身上看了一眼,等到她靠近了才说,“事情我大致已经了解了,我不怪你。”

    纪林慧闻言眼角闪过一抹惊讶,他以为厉天霸会发飙的,南城人都知道厉天霸是个大孝子,正因为他是个大孝子,厉老太太出了这种事儿,他肯定会暴跳如雷!

    没想到……他会这般冷静!

    他这个样子倒是让纪林慧想到了当初和厉天霸初识时的情景,那会儿的他也是这般体谅人。

    本来是跑过来道歉的,因为厉天霸突然开了口,纪林慧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顾漓也跟着纪林慧一起过来的,她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只知道纪林慧很伤心,厉老太太的情况也不乐观,而厉老太太突然昏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纪林慧。

    “不过……我希望你能委屈一下自己,若是妈能醒来,就在她面前服个软。”这是厉天霸说的第二句话。

    纪林慧的秀眉微微拧在了一起,她看着厉天霸,好半天才说,

    “艾米是我的孙子是我的命,我宁愿不跟你结婚我也不会放弃他。”她说完就红着眼眶跑开了。

    顾漓也拧着眉看了一眼纪桥笙,又很不友好的看了厉天霸一眼,转过身追纪林慧去了。

    纪桥笙弹了弹烟灰,又抽了一口才把手里的烟头丢到烟灰缸里,看着厉天霸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明天的婚礼还是在考虑考虑吧!”

    他话落也朝纪林慧的方向走了去。

    厉天霸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看着纪桥笙的背影,眉头紧蹙,眼中的杀戮尽显。

    他摆手招呼了身边的保镖,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保镖立马恭维的点头,“是!”

    保镖离开以后,厉天霸又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向厉老太太的病房走去。

    就算是不让亲属见面,他也想在看看自己的老母亲。

    “妈~”顾漓追上纪林慧喊了一声。

    纪林慧很难过,很难过,厉天霸还是让她服软,服软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单单的道歉,不用他说他就会去,可是他让自己去服软,让自己当着厉老太太的面说放弃自己的孙子!

    她怎么能做得到?

    艾米是她养大的,是她的命!     第829章让她服软

    纪桥笙看厉天霸不说话,便接着说,

    “如果你想用我妈牵制我,那你想多了,按照我对我妈了解,如果真到了我和你道锋相对的时候,她宁愿死也不会成为我的累赘。”

    厉天霸的脸色相当难看了,纪桥笙已经把他的目的全说了出来,他再多解释也无用,还不如当面鼓对面锣的直接谈。

    “既然你也这么想了,那你说如果我们之间真出现了问题,你妈是站在你这边还是我这边?”

    纪桥笙知道厉天霸这自信不是凭空而来的,笑了笑说,

    “你大可以试试。”

    “好!等你奶奶好转了以后我们也该处理处理工作上的事儿了。”

    纪桥笙弹了弹烟灰,“可以。”

    他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了纪林慧的声音,口气略显慌张,“桥笙,天霸……”

    厉天霸往纪林慧身上看了一眼,等到她靠近了才说,“事情我大致已经了解了,我不怪你。”

    纪林慧闻言眼角闪过一抹惊讶,他以为厉天霸会发飙的,南城人都知道厉天霸是个大孝子,正因为他是个大孝子,厉老太太出了这种事儿,他肯定会暴跳如雷!

    没想到……他会这般冷静!

    他这个样子倒是让纪林慧想到了当初和厉天霸初识时的情景,那会儿的他也是这般体谅人。

    本来是跑过来道歉的,因为厉天霸突然开了口,纪林慧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顾漓也跟着纪林慧一起过来的,她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只知道纪林慧很伤心,厉老太太的情况也不乐观,而厉老太太突然昏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纪林慧。

    “不过……我希望你能委屈一下自己,若是妈能醒来,就在她面前服个软。”这是厉天霸说的第二句话。

    纪林慧的秀眉微微拧在了一起,她看着厉天霸,好半天才说,

    “艾米是我的孙子是我的命,我宁愿不跟你结婚我也不会放弃他。”她说完就红着眼眶跑开了。

    顾漓也拧着眉看了一眼纪桥笙,又很不友好的看了厉天霸一眼,转过身追纪林慧去了。

    纪桥笙弹了弹烟灰,又抽了一口才把手里的烟头丢到烟灰缸里,看着厉天霸不冷不热的说了句,

    “明天的婚礼还是在考虑考虑吧!”

    他话落也朝纪林慧的方向走了去。

    厉天霸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看着纪桥笙的背影,眉头紧蹙,眼中的杀戮尽显。

    他摆手招呼了身边的保镖,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了几句,保镖立马恭维的点头,“是!”

    保镖离开以后,厉天霸又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向厉老太太的病房走去。

    就算是不让亲属见面,他也想在看看自己的老母亲。

    “妈~”顾漓追上纪林慧喊了一声。

    纪林慧很难过,很难过,厉天霸还是让她服软,服软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单单的道歉,不用他说他就会去,可是他让自己去服软,让自己当着厉老太太的面说放弃自己的孙子!

    她怎么能做得到?

    艾米是她养大的,是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