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启德学院(十六)

第八百九十八章 启德学院(十六)

玄幻迷 www.xuanhuanmi.com,最快更新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最新章节!

    就在“正苗”特大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顺道拔萝卜带泥,带出了一系列的人员落马,其声势还在持续性发酵之时,毫无进展,让人束手无策的失踪案相关人员,被人在本市的西郊外发现了踪迹。

    这一次不是一个两人人员的出现,而是一批几十个失踪人员,同一时间毫发无损的出现。

    除了精神上稍显萎靡,衣着狼狈外,其他看起来一切都好。

    这群人很快就被人带回来,据他们所说的,同猪肉余口中所述相差无几。

    只是问到他们在里面的具体经历,所有人都缄默了。

    对于这段不光彩的经历,他们似乎并不愿意被提起。

    但调查人员却频繁的从这些家长口里听到“苏离”有关的不同事件,只是不外乎都是“冷酷”“冷漠”“凶残”等一系列负面形容词。

    这让手握苏离资料的调查人员有些诧异跟好奇,他们口里所说的女人形象,与他们所掌握的并不相同。

    不过也不难理解,一个柔弱胆小的女士,绝对不可能策划出这么大一出的惊天事件的。

    同时,调查人员也想依据这些家长的线索来追踪苏离的下落,以及被他们总是提到的所有启德学院。

    奇怪的是,据这一批家长所言,他们被放出来后,步行离开最多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随后他们便被人找到。

    按理说,那所神秘的庄园的地址应当在这附近才对。

    调查显示,苏离确实有在西郊这处购买一大块土地,只是有人去现场勘探过,并无被开采的痕迹。

    所有参与这次事件的人,觉得自己一直坚信的唯物主义思想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有人说,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那么这是不是就是一场彻彻底底的灵异事件?

    就在调查人员一筹莫展之时,苏离主动现身在众人面前。

    这对苏离来说,并不陌生。

    她似乎有几世也在民众面前玩过这样的把戏。

    夜幕降临,城市最中央的挂钟指到了八,晚八点整,这个时间段正是狂欢的不夜城最热闹的时刻。

    许多吃过晚饭,一家人晃出来散步消食的人都聚集在了大广场上。

    被霓虹灯包围着的广场里,有孩子嬉戏打闹,溜冰跳绳,也有健壮活跃的广场舞大妈跟着节奏扭着身子,还有年轻人拿个自拍杆,在做唱歌直播。

    突然,一个稚嫩的小孩使劲的拉了拉一旁母亲的裤腿,母亲温柔的低下头去询问“宝宝,怎么了?”

    “妈妈快看,有漂亮姐姐”

    小孩子小小的声音像是开启了某个开关键,身旁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出现。

    “哇塞,好漂亮的女孩子,我宣布,这位就是我老婆了。”

    “拜托你清醒点,你自己也是铝孩纸。”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我要这个小姐姐的所有资料。”

    “这是哪个明星?网红?没见过,怎么这么好看,粉了粉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苏离的美貌中,绝对想不到,60秒之后,她将带给这个国家怎样一次惊世骇俗的改革。

    据历史记载,公元2019年11月6号晚八点,被称之为启德百人失踪案的发起策划人苏离女士,堂而皇之的入侵全国网络系统,并以手中人质为胁迫,公开宣言不把家长教育法提上日程,她将不会停止胁迫人质的举动。

    对此,苏离觉得这是在放屁,一定是偏激人士撰写的,此处大大的抹黑了她的形象。

    她表示自己只是以友好的姿态来同领事人进行协商,有数以亿计的观众收看她的发言,这点他们都可以作证的。

    那现在我们返回当时现场。

    全国同一时间,所有的电子大屏幕上,都出现了苏离那张绝美的脸蛋。

    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她身后就是被人遍寻不到的启德学院。

    现在启德学院也同城市的夜晚一样,灯火通明。

    随着苏离的介绍,神秘的启德学院内景被呈现在全国人民的眼前。

    只是其中所介绍的功能便不那么美好了。

    “这间大厅,是给家长们学习的地方,当然就跟有些学生不喜欢读书一样,也有家长不喜欢上岗培训。”

    “只是学生如果不喜欢学习,他或许还有别的感兴趣的地方,完全可以选择学习别的他所喜欢的,但是家长嘛就没有选择了,难道他们还能选择将已经出声的孩子,重新塞回肚子里不成?”

    听到这句冷幽默的人,有些想发笑,可是紧接着苏离的话就让他们笑不出来了。

    “所以,这种家长,我会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比如”苏离侧身,进入画面中的,正是一位不服管教的家长被电击的模样。

    苏离笑了笑,“正苗学校的教学方针也是这位家长所认可的,所以我们也沿用了正苗学校的培训手段来培育家长们。”

    有很多小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身旁的父母赶紧捂着了孩子的眼睛,愤怒的表情浮现在许多人的脸上。

    相比之前此起彼伏的赞美感慨声,现在一窝蜂的,全是对苏离的诅咒跟痛骂,所有人都觉得她残忍。

    被人辱骂,苏离并不在乎。

    她将目标对准的并不是这些普通的群众。

    很快,身在庄园内的苏离,所在的网络便遭到的追踪攻击,对方似乎试图破译苏离的黑科技。

    “接入信号源。”

    很快,民众们都发现电子屏幕上的画面变了。

    就跟大家玩的热门软件里的直播连线一样,一边是苏离的模样,一边是大家时常在电视里见到的大佬的模样。

    “你要做什么?”

    “我想要你们成立一项家长教育法。”

    “所有相当父母的家长,必须经过专业的培训持证上岗,只有持有星级家长执照的父母,才能获得生育权。”

    苏离的这番措辞,认真论起来,其实也是有违常理的。

    公民的生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是人与生俱来的,甚至是先于国家跟法律发生的权利。

    对此,苏离并不觉得对方会同意她的提议。

    “我同意。”

    “啊?”就这么简单,简单到苏离都没反应过来。     就在“正苗”特大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顺道拔萝卜带泥,带出了一系列的人员落马,其声势还在持续性发酵之时,毫无进展,让人束手无策的失踪案相关人员,被人在本市的西郊外发现了踪迹。

    这一次不是一个两人人员的出现,而是一批几十个失踪人员,同一时间毫发无损的出现。

    除了精神上稍显萎靡,衣着狼狈外,其他看起来一切都好。

    这群人很快就被人带回来,据他们所说的,同猪肉余口中所述相差无几。

    只是问到他们在里面的具体经历,所有人都缄默了。

    对于这段不光彩的经历,他们似乎并不愿意被提起。

    但调查人员却频繁的从这些家长口里听到“苏离”有关的不同事件,只是不外乎都是“冷酷”“冷漠”“凶残”等一系列负面形容词。

    这让手握苏离资料的调查人员有些诧异跟好奇,他们口里所说的女人形象,与他们所掌握的并不相同。

    不过也不难理解,一个柔弱胆小的女士,绝对不可能策划出这么大一出的惊天事件的。

    同时,调查人员也想依据这些家长的线索来追踪苏离的下落,以及被他们总是提到的所有启德学院。

    奇怪的是,据这一批家长所言,他们被放出来后,步行离开最多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随后他们便被人找到。

    按理说,那所神秘的庄园的地址应当在这附近才对。

    调查显示,苏离确实有在西郊这处购买一大块土地,只是有人去现场勘探过,并无被开采的痕迹。

    所有参与这次事件的人,觉得自己一直坚信的唯物主义思想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有人说,科学的尽头就是神学,那么这是不是就是一场彻彻底底的灵异事件?

    就在调查人员一筹莫展之时,苏离主动现身在众人面前。

    这对苏离来说,并不陌生。

    她似乎有几世也在民众面前玩过这样的把戏。

    夜幕降临,城市最中央的挂钟指到了八,晚八点整,这个时间段正是狂欢的不夜城最热闹的时刻。

    许多吃过晚饭,一家人晃出来散步消食的人都聚集在了大广场上。

    被霓虹灯包围着的广场里,有孩子嬉戏打闹,溜冰跳绳,也有健壮活跃的广场舞大妈跟着节奏扭着身子,还有年轻人拿个自拍杆,在做唱歌直播。

    突然,一个稚嫩的小孩使劲的拉了拉一旁母亲的裤腿,母亲温柔的低下头去询问“宝宝,怎么了?”

    “妈妈快看,有漂亮姐姐”

    小孩子小小的声音像是开启了某个开关键,身旁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断出现。

    “哇塞,好漂亮的女孩子,我宣布,这位就是我老婆了。”

    “拜托你清醒点,你自己也是铝孩纸。”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我要这个小姐姐的所有资料。”

    “这是哪个明星?网红?没见过,怎么这么好看,粉了粉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苏离的美貌中,绝对想不到,60秒之后,她将带给这个国家怎样一次惊世骇俗的改革。

    据历史记载,公元2019年11月6号晚八点,被称之为启德百人失踪案的发起策划人苏离女士,堂而皇之的入侵全国网络系统,并以手中人质为胁迫,公开宣言不把家长教育法提上日程,她将不会停止胁迫人质的举动。

    对此,苏离觉得这是在放屁,一定是偏激人士撰写的,此处大大的抹黑了她的形象。

    她表示自己只是以友好的姿态来同领事人进行协商,有数以亿计的观众收看她的发言,这点他们都可以作证的。

    那现在我们返回当时现场。

    全国同一时间,所有的电子大屏幕上,都出现了苏离那张绝美的脸蛋。

    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她身后就是被人遍寻不到的启德学院。

    现在启德学院也同城市的夜晚一样,灯火通明。

    随着苏离的介绍,神秘的启德学院内景被呈现在全国人民的眼前。

    只是其中所介绍的功能便不那么美好了。

    “这间大厅,是给家长们学习的地方,当然就跟有些学生不喜欢读书一样,也有家长不喜欢上岗培训。”

    “只是学生如果不喜欢学习,他或许还有别的感兴趣的地方,完全可以选择学习别的他所喜欢的,但是家长嘛就没有选择了,难道他们还能选择将已经出声的孩子,重新塞回肚子里不成?”

    听到这句冷幽默的人,有些想发笑,可是紧接着苏离的话就让他们笑不出来了。

    “所以,这种家长,我会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比如”苏离侧身,进入画面中的,正是一位不服管教的家长被电击的模样。

    苏离笑了笑,“正苗学校的教学方针也是这位家长所认可的,所以我们也沿用了正苗学校的培训手段来培育家长们。”

    有很多小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身旁的父母赶紧捂着了孩子的眼睛,愤怒的表情浮现在许多人的脸上。

    相比之前此起彼伏的赞美感慨声,现在一窝蜂的,全是对苏离的诅咒跟痛骂,所有人都觉得她残忍。

    被人辱骂,苏离并不在乎。

    她将目标对准的并不是这些普通的群众。

    很快,身在庄园内的苏离,所在的网络便遭到的追踪攻击,对方似乎试图破译苏离的黑科技。

    “接入信号源。”

    很快,民众们都发现电子屏幕上的画面变了。

    就跟大家玩的热门软件里的直播连线一样,一边是苏离的模样,一边是大家时常在电视里见到的大佬的模样。

    “你要做什么?”

    “我想要你们成立一项家长教育法。”

    “所有相当父母的家长,必须经过专业的培训持证上岗,只有持有星级家长执照的父母,才能获得生育权。”

    苏离的这番措辞,认真论起来,其实也是有违常理的。

    公民的生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是人与生俱来的,甚至是先于国家跟法律发生的权利。

    对此,苏离并不觉得对方会同意她的提议。

    “我同意。”

    “啊?”就这么简单,简单到苏离都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