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四章 惊喜
    洗漱罢,满怀心忧的春姨一勺一勺的喂着林宁用了早饭。

    林宁两世为人的心理年纪,原本是受不住这样被当做孩子般照顾的。

    只是春姨温婉而坚决的姿态,又让他无法拒绝。

    “这龙血米是我特意和五娘要来的,最补身子,宁儿多吃点……”

    龙血米比寻常米粒长一倍,通体殷红晶莹,嗅之有异香扑鼻。

    林宁从林小宁的记忆中得知,在这个世上,龙血米比黄金更有价值。

    非正规渠道,等重量的龙血米,甚至比等量的黄金更贵。

    因为这世间习武的二流高手,想要更进一步,就必要食龙血米调养精血,这是林宁前世读武侠小说,从未听说过的。

    就算寻常武人,若能食龙血米,对于固本培元强筋健骨,也极有好处。

    可以说,龙血米是成为一流高手的必要条件之一,不可或缺!

    只是这龙血米的培育,只有秦、楚、齐三大王朝才能掌握。

    除了这三家外,其他势力谁敢插手此道,都会被三大王朝合力剿灭。

    不过也得益于此,天下方不忧“侠以武乱禁”。

    但是如青云寨这样的黑大户们,想要存活壮大,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一年到头来用血汗性命猎到手的财货,基本上都给了别人,以换取昂贵的龙血米。

    可若不想被人欺辱,不被人随手剿灭,就一定要保证强大武力,也就必不可少龙血米。

    林龙、田虎这样的一流高手,说到底还是为了这龙血米而亡。

    “春姨,我连三流高手都算不上,以后不必去要龙血米了,吃了都浪费,而且还容易流鼻血……”

    脑海中将这龙血米的来龙去脉过了一遭后,林宁一边感叹造物之神奇,一边同春姨说道。

    春姨不理这话茬,只问:“吃了这粥,你身子可觉得好些了?”

    林宁笑道:“哪有这样快……就觉得肚子里热乎乎的。”

    春姨宠溺的看着林宁,道:“热乎乎的就好,你身子好的快,一会儿再让安郎中来给你瞧瞧……”见林宁还要说甚,春姨道:“不是我不体谅五娘,不知她的辛劳。只是这山寨原是林家的,是大当家的,你是大当家唯一的儿子。什么时候,都不能让人忘了这个!”

    林宁:“……”

    不想此中有深意,小瞧人了。

    春姨见说服了林宁,温婉一笑,道:“宁儿你好生养身子便是,其他的不必思量太多。一会儿我给你拿些书过来,你看着解闷儿……你爹留给你的武功秘籍,你也多看看哪。但凡学得一成,也不至于伤成这般,是不是?可惜到底还是晚了些……”

    待林宁吃罢,春姨用帕子替他擦拭了嘴角,又掩好被角,方收拾了碗筷离去。

    ……

    旬日之后。

    山寨议事厅,聚义堂。

    大当家田五娘正襟端坐在正中虎皮大椅上,面无悲喜,沉默寡言。

    堂上亦寂静无声。

    这一年多来,其用铁血辣手积攒下的威势,让人们敬畏之余,已忽略了她的年岁,和那眉眼如画的容颜。

    堂上分列两排交椅,坐着其他几位当家人。

    大堂正中,却站着一位白苍苍的老苍头,他倒不是山寨当家的,而是山寨大总管。

    林宁祖父为山寨之主时,这姓孙的老苍头便管着山寨里的杂事。

    到今天,已经有五十多年了。

    兢兢业业,从未出过岔子,因此颇受山寨众人尊重。

    老苍头虽非当家的,但山寨上下都称其一声孙伯。

    孙伯身边,站着的则是默默流泪的春姨。

    盏茶功夫后,许是耐不住春姨的“流泪神功”,孙伯叹息一声,作难道:“春丫头,就是当着几位当家的面,老头子还是不能再应你了。说起来你也是寨中老人了,当知道山寨里龙血米来之不易,一年统共也就那么百来斤,如今才六月呐,一年刚过一半,库房里的存货就消耗了六成半了!关键是宁哥儿他又习武不成,却常年吃这等天地奇珍,按理说吃了这么些,堆也堆出一个一流高手来了,可宁哥儿吃了那么多连点反应也无,何苦来哉?大当家的他们,不容易啊……”

    春姨闻言,愈泪如雨下,道:“孙伯,宁儿可是老大当家和夫人唯一的骨血。他被伤成那般,吃着龙血米才将将维持住伤势,若无龙血米将养身子骨,万一有个好歹,我就是现在死了,也没脸见老大当家的和夫人……”

    “你这……”

    孙老苍头被春姨之言气的说不出话来。

    若果真林宁危在旦夕,或是重伤在身,必须要龙血米吊命,他这糟老头子不会做个吝啬鬼守财奴的。

    可林宁的身子骨分明都已经快养的大好了,那样珍贵的龙血米连吃了十天,就是几任大当家的都没这样奢侈过,哪里还能继续浪费那样珍贵的东西!

    龙血米说是龙血浇灌的,可那分明是山寨众人,用血汗浇灌出来的。

    一年来四处劫道,受多少伤流多少血,甚至送掉多少性命,到头来才能在黑市换那么百来斤龙血米?

    旁的不说,就说如今的大当家,分明还是个小丫头,可去年她爹田虎重创不治后,她带着山寨中人拼杀了几拨来犯之敌,杀的敌人胆寒立威,才将将维持住了青云寨沧澜十三大家的门楣不坠。

    又亲率人劫道四方,这才攒够了一年的用度。

    这过程之艰难惊险,别人不知道,山寨里自己人还不知道么?

    五娘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

    就算林宁是老当家的唯一血脉,也不能这样糟践那些来之不易的龙血米啊!

    孙伯沉下脸,还想再说什么,就听上面一直默然的田五娘忽然道:“孙伯,春姨要什么,你就给她吧。龙血米不用你老担心,过些日子,我再去换一些回来。”

    五娘的声音和脆生生甜丝丝的九娘不同,她声音微微沙质,于清冷凛冽中,自带威势,令人不敢小觑。

    听她这样说,孙伯张了张口,终究没再说出什么来,长叹一声,点点头应下。

    一旁的春姨面色红,犹豫了下,咬牙道:“就最后二两,明儿起,我给宁儿用白米煮粥,以后十日吃一遭就是。再不好,就是他的命,谁让他这么大的孩子了,还和九娘胡闹……”

    听她这般说,议事厅内众人面色复杂。

    如今山寨里认为陈宁只是和九娘玩耍的,大概也只有春姨和九娘两人……

    坐在虎皮大椅上的田五娘闻言,修长的凤眸微微眯了下,淡淡道:“春姨不必如此,你好生照顾他便是,该用什么,只管问孙伯要。其他的,我会想办法。”

    春姨闻言,看看五娘那张冷静含威的脸,又看看其他几个当家的阴沉的面色,缓缓落下泪来,道:“大当家的,我知道你不容易。夫人在时,她最疼你,比对宁儿还亲。若是看到你如今这般作难,夫人必要心疼坏了,还会骂宁儿不争气。老大当家的也是如此……如今我老了,又能再照顾宁儿几天?若我哪天合了眼,还望大当家和几位当家的,念在老当家的和夫人的面上,好歹给宁儿一条活路。他虽性子急了些,可心却不坏哪……”

    “啪!”

    坐在右面第一把交椅上的黑面虬髯男子满面含怒,右手一拳砸在左手上,压着暴怒之气,冲春姨大声道:“这叫什么话?!”

    他是如今山寨三当家的,名叫胡大山,绰号赛牛头,又绰号赛大牛头。

    是山寨里两个一流高手之一,性格暴烈,刀法刚猛。

    见他暴怒质问,春姨并不回答,只是泣不成声,好似受了天大的欺负……

    胡大山见状差点一口气憋死,不过在对面男子皱眉逼视下,只能压下怒气,抓起身边木几上的茶盅,一口饮尽茶水犹不解气,恨不能将茶盏都嚼碎吞下。

    左侧上男子清瘦的多,手握一把折扇,面目奇伟,一脸麻子,但神情持重,他叹息一声,对春姨道:“春妹子,都是二十年半辈子的老交情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又何苦说这样的话来激我们?就算小宁他……可再怎样,我等怎又会不给他一条活路?你这般说,实在是屈煞我等。”

    他是青云寨二当家的,名为方林,智谋出众。

    其他人还要再说什么,就听五娘平淡的声音传来:“春姨且先回去罢,等到明年他十六岁,我便与他成亲。”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霍然色变。

    就算大家都知道,当初林龙夫妇对田五娘的宠爱,林龙更是为救田虎而死,临终前和田虎定下了二人的婚事。

    可是,之后林小宁一系列的作死行为,尤其是害了田虎,十日前又对九娘下手的举动,让山寨里所有人都不会再谈及那桩婚事,包括春姨!

    却不想,五娘还认得这门亲事……

    除了春姨惊喜交加又心中汗颜外,其他人的神色,都十分意外。

    不过,终究无人说什么,只觉得苦了五娘这个好姑娘。

    他们旁观了一出出悲剧后,都觉得此事纠结之极。可想而知五娘心里,又该多苦……

    只盼某人能惜福,好自为之,不再作妖。

    ……

    青云寨墨竹院座落于北山半山,因后半山郁郁葱葱的墨竹而得名。

    这是山寨里最好的一套院落,原为林龙夫妇所居。

    待二人离世后,便是林小宁的住处,春姨也住在此,照顾他。

    五间青砖大瓦房前,是木栅栏围成的前院,一条从后院竹林深处引出的泉水汇聚成溪,穿过丛丛花阵,又绕着一竹亭聚成一泓浅塘,最后顺着鹅卵石铺就的河道,穿过栅栏,流下山去。

    只可惜这股泉水太小,自北山而下流不到山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除了墨竹院外,山寨里的百姓用水,只能翻过两座山头,去西边沧澜江挑水吃。

    挑水也是山寨里的孩子,每日练功的早课……

    当然,这些和林宁不相干。

    原主身为山寨的太子党,从未挑过一回水,倒是闲来无事时愿意跑到江边,一边嗑瓜子,一边看那些练早功的黑瓜蛋子们挑水,阴鹜的脸上挂着嘲讽讥笑,惹人厌之极……

    下午的阳光不那么灼热,伤势好了大半的林宁栖身于望月亭内,躺在一张竹椅上轻轻的摇着。

    手里捧着一本古卷,身边石几上放着一个紫砂茶壶,茶壶边一只茶盏斟了七分茶,香气袅袅。

    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意境……

    只是本是一派悠然静谧的场景,却被林宁脸上凝重的神色和双目中掩藏不住的狂喜的目光给破坏了。

    却不知到底是何事,能让一个前世磨砺沉浮了半生的人,还会露出这般失态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