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五章 终于到来的金手指……
    林宁有一事一直想不通,念头很不通达。

    前世他拼搏奋斗压力大,深夜无眠时也曾看过一些网络小说,多是穿越的。

    可那些主角穿越前,或生活凄苦,或遭人背叛,多是郁郁不得志。

    可是穿越后转身一变,就成了位面之子。

    从此武功、绝学、根骨、传承乃至江山、美人,应有尽有。

    好不痛快!

    可怎到了他这就不同了呢?

    别人都是由坏到好,然而林宁前世过的虽小有瑕疵,却并无大憾。

    历经风波,人生正要更进一步时,结果莫名其妙的给穿越了过来。

    人家穿越是为了咸鱼翻身,他是为了什么?

    好端端的被穿越过来,被人打了个半死,好些天下不得床。

    至于原身留下的那一烂摊子就更不必提了!

    偌大一个山寨,除了春姨和九娘,他躺了这么些天,没第三人来看他一眼……

    当然,林宁知道这不能怪人情太薄,实在是前身之前做的那些事,太遭人恨。

    除了这破人设之外,林宁还有一件最遗憾之事,就是分明身在一个有武功的世界里,却注定无法在武功上取得什么成就。

    因为习武都是要从小勤学苦练打熬筋骨,再高的天赋都是如此。

    根基若打不牢,一切都白搭。

    这是铁打的准则!

    而原身林小宁却是打小好吃懒做,习武天赋平庸不说,根本就不喜欢练武,虽会那么三拳两脚,却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

    如今他都十五岁了,根骨已定型,就算还在长,也已错过了最重要的打熬时期,林宁现在就算下苦功,可练成残废也难练出名堂来……

    哪个男人,生平不怀武侠梦?

    林宁倒不是有什么野心,想做天下第一高手。

    只是前世他已经品味过权势财富的滋味,虽始终未婚,但也历经花丛,见惯美色。

    唯独少时的武侠梦,只能当成一场美梦。

    可他如今分明如此靠近,只一步之遥,却如同天堑,实为憾事。

    这一切,都让林宁颇为不爽。

    然而让林宁万万没想到,在他穿越过来第十天后,当他喝完了第十碗龙血米粥,上天竟给了他如此大的一个惊喜!

    此刻他躺在竹椅上,手里捧着一本古卷,然而目光却根本未落在书上,而是隐隐激动的看着虚空……

    那里,只有林宁一人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界面。

    面板的最上方有两个大字:

    天道!

    这个界面林宁极为熟悉,这是他前世公司内部开的一款手机游戏。

    非竞技类,是公司唯一允许员工内部能玩儿的游戏,严禁王者和吃鸡……

    这款游戏之所以法外开恩,是因为公司确信玩它的人绝不会上瘾。

    在游戏里人与人之间没有战争,没有pk,唯一的杀戮也是对小怪兽和害虫的简单灭杀。

    最大的“乐趣”,就是接受npc的任务,譬如帮助农民伯伯除草,帮助牧场打跑狼群,帮城守送信,顺便除掉一些骚扰百姓的小妖怪……

    正能量的一塌糊涂,还不如单机斗地主来的刺激……

    而完成任务,就能获得功德值,功德值相当于其他游戏中的经验值,能够升级,还能学习技能书……

    正是这样一款被公司上下及合作伙伴及竞争对手们一起吐槽嘲笑的游戏,此刻在林宁看来,却是如此之亲切,如此之珍贵!

    尤其是当前出现的一个提示栏,更让他双眼放光:

    现玄级武学《乾坤劲》,是否学习?消耗功德值:8点。目前功德值:25点。

    这一刻,林宁真真是难忍狂喜!

    手中那本《乾坤劲》是他爹林龙所留,是林家的家传武学,他祖父便是凭借这一本《乾坤劲》才创下了这大名鼎鼎的青云寨,盘踞沧澜山,成为一方大豪。

    只是先前林宁拿在手上翻看了十来天,毫无所获。

    练武最重师门,是因为练武需要名师讲解指点。

    就好比前世读书,分明有教材,但依然需要老师详细讲解。

    若无老师教导,除却少数的天纵奇才外,寻常人连入门都难。

    这也是林宁这几日心里不痛快的缘由,显然,他并非学武悟性极佳的天纵奇才,若像张无忌那些掉下山崖,就算得到了《九阳神功》,怕也只能干巴巴的等死,因为看球不懂……

    却不想,天无绝人之路!

    老天到底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是!”

    随着心中意念一动,林宁面前提示栏消失,变成了一个总面板。

    天道。

    林宁:Lv 1(o/1o)

    功德值:17

    力量:5 敏捷:3 智力:5 魅力:2

    技能栏:

    乾坤劲:初窥门径(o/15)

    《天道》中的技能共分五个境界:初窥门径、小有所成、融会贯通、登峰造极以及返璞归真。

    不同技能晋级所需要的功德值也就是经验值不同。

    不过林宁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他怎么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

    握了握拳头,也没觉得力气变大许多啊……

    林宁心头一沉,该不会给了个假系统吧?

    早知如此,当初就让公司内的工程师们好好用心设计了!

    他又看了眼初窥门径后面的o/15,知道这意味着只要15点功德点,就能升级到下一境界。

    既然初窥门径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不如再进一步试试……

    念及此,林宁一咬牙,点了15点功德值,加在了乾坤劲上。

    此念头刚一升起,忽地,林宁面色骤变,因为全身上下突起剧痛!!

    一瞬间,林宁面色涨红,继而惨白,豆大的冷汗涌出。

    他仿佛感觉整个人都开始崩溃了,每一根肌细胞都在被撕裂,重组,又撕裂。

    每一条毛细血管都在一瞬间炸裂,然后重生,继续炸裂。

    连身上的皮肤,都缓缓爆开,脱落,换上新的肌肤,继续爆开,脱落……

    “啊!!”

    林宁惨叫一声,从竹椅上摔落地面。

    直感觉整个人都要撕裂!

    正这时,墨竹院外来了一人,身材高大雄武,正是九娘身边的丫鬟翠儿,手里端了碗糖糕,满脸不情愿……

    九娘原是要自己来,可翠儿不许,就代她前来。

    却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的惨叫声。

    虽然翠儿恨不得林宁出事,可理智还是告诉她,林宁不能真的出事,他的身份太敏感。

    赶紧推开竹门入内,顺着动静穿过竹桥几步走上听雨轩,就见林宁满身血污的躺在地上,面目狰狞七窍流血,睁着眼睛“望”着她,生死不知。

    “啪”的一声,翠儿手里的糖糕碗掉在地上。

    她虽然生的高大雄武,力大无穷,可是今年也不过才十七八岁,又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读过什么书,哪里见过这么可怕的场面?

    若是进山打猎或是跟着队伍去劫道和人厮杀,她不怕。

    可是……

    可是眼前这一幕,还是让她唬的要命。

    她虽然并不聪明,也知道林宁暴毙会有什么后果……

    翠儿刚刚蹲下,还未来得及探林宁的鼻息,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惊恐叫声。

    “啊!!宁儿!!!”

    她心里一慌,回头看去,看到春姨面色煞白的跑了过来,脸色也渐渐变白……

    “宁儿!!”

    春姨看着躺在地上满身血污惨不忍睹的林宁,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她跪倒在地,根本不顾林宁满身脏烂,大哭起来。

    墨竹院的动静惊动了山寨,没一会儿就上来许多山寨中人,看到七窍流血的林宁,无不唬的面色剧变,有伶俐的赶紧去议事厅通告几位当家的。

    “翠儿,你好狠的心,你居然害了宁儿!”

    见林宁没有半点声息,春姨几乎疯了,翠儿又探过手来想试试鼻息,却被春姨一把打开,厉声骂道。

    翠儿整个人都懵了,看着春姨恐惧道:“春姨,我没有。”

    春姨心痛欲裂,哪里肯听,翠儿又看向周围静静站在那里面色沉重的山寨中人,带着哭腔道:“真不是我……”

    山寨里的人闻言,一个个摇头叹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林宁一看就是被人用内劲活活虐杀而死的,与翠儿虎背熊腰的身量和心怀恨意的处境正好相合……

    未几,就见田五娘和几位当家人匆匆赶来,看到被春姨抱在怀里,全身被血浸透的林宁,一个个面色大变。

    春姨泣不成声惨声哭道:“我刚刚求了你们啊,求你们给宁儿一条生路,他是冤枉的啊,他只是和九娘闹着玩的……他是大当家和夫人的唯一血脉啊!!”

    此言一出,周围诸人面色甚至都不知该如何变化了,不少人目光落在了田五娘身上。

    二当家方林脸色如黑铁锅一样,死死的盯着魂飞魄散的翠儿,三当家胡大山一张虬髯黑脸满满的懵逼,随即就是暴怒,声如惊雷般咆哮道:“是谁下的手?老子要活剐了他!”

    他虽恨林宁不成器,长了歪心眼,可他再气也不过捶一顿骂一顿,冷落待之罢,实在不行圈禁起来了事,但绝不会让人害林宁。

    原因很简单,林宁是老大当家林龙和夫人宁氏之子,那是他视若长兄长嫂的血脉亲人。

    胡大山受林家夫妇恩义深重,怎能害了林宁性命?

    要知道,林龙临终前,不止将林宁托付给田虎,也托付给他们了……

    如今却眼见兄长独子暴毙惨死,大恨!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翠儿被几位当家的逼视着,大脸雪白,跪倒在那呜咽否认着。

    四当家邓雪娘用力按住了暴怒想要动手的胡大山,大声道:“别急,先查明白再说……安郎中呢?快去请安郎中!”

    田五娘在众人瞩目下上前,脸色白,半跪在地上,从春姨手中接过了林宁,凤眸中竟隐有水色……

    她和九娘非一母同胞,她生母死的早,那些年,是林宁母亲宁氏将她一手养大,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对她之好,甚至让林宁心生嫉妒。

    田五娘犹记宁氏临终前,已经说不出话来,却抚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指了指林宁。

    五娘明白,宁氏是让她照看小她三岁的林宁。

    可是,才不过几年啊,林宁就惨死在眼前。

    她对不起待她胜过亲子的宁氏,对不起教授她武功的恩师……

    两滴清泪,终忍不住,自凤眸缓缓滑落……

    不过,当两滴眼泪刚刚落在林宁面上,田五娘就感觉到林宁原本已经僵硬的“尸身”忽地一颤,继而缓缓软化。

    田五娘凤眸陡然圆睁,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下,就见原本被春姨合上眼让他莫要“死不瞑目”的林宁,竟慢慢睁开了眼,眸光平和的看着她,却不似田五娘记忆中那阴鹜飘忽含恨嫌恶的目光……

    田五娘神色却已恢复至平常模样,一双凤眸清冷凛然,直视着林宁双眼。

    四目相对间,寂然无声,似千山暮雪……

    终究,冰湖生澜。

    ……

    ps:带个系统,就是开个小挂,不是纯武侠文,也不是玄幻仙侠,总还是偏向轻松的历史生活文,也会有些权谋之争,有趣的故事是核心。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再开红楼文,很容易出成绩,毕竟红楼读者积累了很多了。但总写一种文,难免会形成套路化,脸谱化,所以我想尝试一下不一样的写法,哪怕是磨砺一下笔力,不让自己惰化,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因为以后终究还是要写回红楼文的,可能下一本,可能下下本,把之前的套路磨干净后,笔力再提高点,咱们再战红楼吧。

    最后,看到书评本章说里很多老面孔出现,真的很开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