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八章 春姨威武
    翌日清晨,天将将亮。

    林宁美美一觉,神清气爽。

    好多年都不曾这般轻松惬意的睡觉了……

    林宁前世幼时家中条件不好,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他八、九岁时就要每日早起去山上打猪草,回来喂完猪还要给弟妹们做饭。

    等上了大学,为了挣学费和生活费,除了做家教勤工俭学外,每天早上还要早起去食堂帮忙,多赚一份钱,寄回家给弟妹。

    至于工作后,更是万斤重担压在肩头,那根神经始终紧绷,就算偶有度假,心里又如何真能放松的下?

    直到穿越过来,和前世彻底断绝后,才终于能安下心来,做一个废柴,睡的那叫一个香甜……

    不过,作为一个有理想的废柴,为了能够做一个长命百岁的废柴,林宁还是认为,多积累点功德值才是正经的。

    就算他不想做天下第一高手,也要有备无患嘛。

    还未洗漱罢,就见春姨已经在厨房里忙碌着了,还抽空问林宁要不要热水?

    其实在林小宁时代,他的洗漱都是由春姨一手伺候的,擦脸都不会自己动手。

    但林宁如何受得了这个,十多天来,也终于让春姨接受他长大了,能自己洗脸的事实……

    洗漱罢,春姨已经将早餐摆放好,只是林宁却没直接开动,而是闭上眼睛数起数来:“一、二、三、四、五……”

    “咯咯咯!”

    一阵偷笑声从厨房门口传来,随即一个竖着两个小髻的脑袋从门边偏过来,对着林宁讨好的笑着。

    林宁睁开眼,“气恼”道:“昨儿好歹数到了七!”

    小九娘一张脸笑成了猫儿,迈着小腿蹬蹬蹬跑进来,对春姨撒娇道:“可是姨娘煮的粥真的好香嘛!姨娘啊,姐夫欺负我笑我!”

    春姨瞪林宁道:“不许欺负小九!”

    说着,将手中的小菜摆放在饭桌上。

    三人落座,春姨问了林宁身体情况后,又问道:“今儿到哪去耍?不准去后山了。”

    九娘咦嘻嘻,林宁横她一眼,大口咬了口春卷后,对春姨道:“不去哪,学**,补补人品。”

    春姨:“……”

    ……

    “周奶奶!”

    九娘和面无表情的翠儿领着林宁来到了山寨东北角的一处破败的房子跟前,声音不大的唤了声。

    看着斑驳的木门和石墙上疏陋的木窗,连林宁脸上的微笑都淡了去。

    说到底,就算是天下有数的大寨,青云寨还是只能靠劫掠为生,“生产力”极其低下。

    能够对山寨的孤寡老人赡养,不使其饿死,已算良善高义,其他的就真的有心无力了。

    “吱……呀。”

    九娘又唤了两声后,木门缓缓打开,走出一步履蹒跚的老妇。

    满脸的老年斑浑浊的眼睛佝偻瘦小的身子,喉咙里出荷荷的呼吸声……

    不过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裳,却是干干净净。

    老妇看到九娘后,干瘦的脸上挤出一抹笑意,道:“小九娘来了,可有事没有?没让黑心的伤着吧?”

    林宁:“……”

    九娘笑的灿烂,道:“周奶奶,我没事哦,我姐夫来帮你挑水来啦!”

    周奶奶闻言,这才微微抬起头,看向林宁。

    不过她显然对林宁的印象不是很好,含混不清道:“哦,那就不用了,老婆子还有水吃……”

    九娘小小的跳了下,道:“周奶奶啊,你每次都拎着脸盆去端一盆,哪里够吃那么久嘛。我姐夫说他要学**,**是古时候的一个大善人,你就让他挑嘛!不仅要给周奶奶挑,还给孙爷爷他们都挑呢。”

    周奶奶闻言,显然出乎了意料,老眼狐疑的瞟了林宁一眼,见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而立,面带微笑,人畜无害……

    许是涨了点魅力值的缘故,再加上小九娘“叭叭叭”的劝说,周奶奶犹豫了下,终究算是答应了,不过又担心道:“少当家的能有心向善,自然再好不过。可是千万莫要去当什么大善人,咱们是山贼啊!你爷爷要是知道你要学**当大善人,怕在地下都不得安宁哪!”

    “……”

    林宁先瞪了眼快笑岔气的九娘,又瞥了眼翠儿那张涨红的大脸,最后干咳了声,道:“老人家放心,我只在山寨里当善人,在外面还是山贼!”

    周奶奶闻言,这才放心,指了指屋里门口边的一个石缸,道:“勇儿在时,每天都把那水缸打满……”

    “勇儿”是周奶奶的独子,随着队伍出去劫道时战死了……

    林宁没说的,从墙角寻到两个搁置多时的木桶,又找了根扁担,然后招呼着九娘出了。

    离了周奶奶家没多远,一直沉默的翠儿就要接过林宁肩上的扁担。

    林宁奇怪看她:“干什么?”

    九娘仰着一张大笑脸道:“姐夫啊,让翠儿帮你担水嘛,她武功很高哦!”

    按常理,林宁想将那水缸挑满,大概需要三天时间……

    青云寨在沧澜山一处山麓上,而沧澜江则同青云寨隔着一座山头,呈“”地形。

    只是青云寨在右边,而沧澜江则在左侧顶端。

    所以从青云寨到沧澜江,不仅要翻过一座山头,还要继续爬高。

    沧澜江的河床,甚至比青云寨更高。

    即使选一条最短的路,算上攀爬来回也有小五里路,以林小宁的武功根底,担两大桶水,走不到半路就得累趴下。

    然而此林宁,非彼林小宁。

    他哼哼了声,对九娘道:“你敢小瞧我?告诉你小九娘,前些时候我是被曾牛那夯货给偷袭了,不然他那种小喽啰,我一拳能打十个……你笑什么?还笑?”

    林宁将扁担丢给撇嘴的翠儿,然后去追快要笑死的九娘了……

    看着一大一小追跑的人,翠儿面色隐隐复杂起来,挑起扁担,赶紧跟上前去。

    她虽也觉得林宁似乎真的变的不一样了,可还是不能完全放心,总担心某人还在包藏祸心!

    ……

    “哗!”

    “哗!”

    滔滔江水向东流,站在高山上,看着江水奔腾而去,林宁赞叹不已。

    谁能想到,天地造化之奇伟竟能如此!

    他看不清沧澜江的源头在哪,这一段再往上走,便是各种悬崖峭壁,根本无路可行。

    据书上记载,有一段水道甚至藏于山中石窟当中。

    “哈!”

    “哈!”

    “嚯!”

    “嘿!”

    距离林宁、九娘、翠儿三人不远处,一群七八岁、十来岁的少年正在江水中练拳。

    这是山寨的“后备军”们在打熬筋骨,他们中出色的人,将会得到重点培养。

    这些半大小子们也都看到了林宁,一个个面色不屑。

    林宁的装扮若在大城读书人中,自然不算什么。

    可他一身士子儒衫,还唇红齿白肤色白皙,这在山寨里就太刺眼了,就好比前世一群穿着校服的好学生中突然钻出个杀马特来,或者一群杀马特中间钻出个穿校服的好学生来,都那样格格不入。

    尤其是林宁从前格外看不起这些下苦力的人,以读书人的清高对这些人进行了尖酸刻薄的唾弃和鄙夷。

    他在这些山寨未来之星们眼里的形象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林宁并不在意,来日方长。

    前世他能将那么多桀骜不驯的名牌大学生和职业经理人调.教的规规矩矩,眼前这些半大少年,实不算难题……

    站在江岸上,听着小九娘叽叽喳喳不停嘴的话,见翠儿已经将两大木桶的水已经提满后,就想去接,却听后面那群半大少年忽然欢呼起来:

    “快看!小智哥、小山哥他们回来啦!”

    “哦哦哦!”

    一阵鬼哭狼嚎,但没人离开江水,倒将林宁惊讶了下,他顺着少年们欢呼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行二十来人或持刀或背弓箭,或提或扛或抬着诸多血淋淋的猎物,大步从北山密林中出来,沿着江岸走来。

    虽然他们脚下多险峻奇石,但这些年纪多为十八.九的年轻人们却一个个如履平地,愈让在水中练拳的少年们欢呼不已。

    不过山寨规矩严厉,他们没到时间点,谁也不敢从水里出来。

    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行人,大踏步走来。

    “小九!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来!”

    为一个脸上虽有血污但笑的灿烂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只雪白的山兔来,向林宁身边的小九娘招手。

    至于林宁,在这些人眼里好似透明的一般……

    “哇!小兔兔!!”

    看到那人手中的小白兔,九娘眼睛登时一亮,激动的向那人跑去,只是跑了两步后,却又忽然停下脚步,巴巴的看了那可爱的小兔子一眼,然后慢吞吞的回到了林宁身边。

    林宁见之微笑道:“怎不去拿?”

    九娘摇了摇头,看了看林宁,又低下头。

    林宁正好奇,一旁翠儿瓮声道:“林爷最不喜小智他们,说他们粗莽鄙贱,每次见小姐和他们玩,第二天就不准小姐进墨竹院了,还让小姐滚。”

    林宁闻言登时无语,揉了揉九娘的脑瓜,温声道:“去玩儿吧,我现在没那么小气了。”

    九娘闻言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林宁,大声道:“姐夫,你让我和小智哥哥他们说话了?”

    林宁呵呵笑着点头,道:“看得出他们很喜欢你,去吧。”

    小智是二当家方林之子,名为方智,小山则是三当家胡大山之子,其他人也皆是山寨里中高层的衙内,好像只有三四人是寻常山寨人家的儿子。

    所谓穷文富武,没有一定家底,很难培养出一个武功好手。

    但这些未来注定成为山寨高层的山贼二代们,却似根本看不到林宁一般……

    九娘笑的满脸甜美,连连点头,不过临走前还记得:“姐夫你一起去不?”

    林宁摇头道:“我还要去给周奶奶送水,你去罢。”

    九娘闻言目光一滞,又回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方智等人,尤其是那只白绒绒的山兔,终究回过头,同林宁道:“那我也不去玩了,我和姐夫一起给周奶奶家送水,学**!”握了握小拳头!

    林宁见之,哑然失笑,不禁对春姨的洗脑功力大感佩服!

    若非春姨夜以继日常年累月的告诉九娘,林宁和田五娘是她最后的亲人,断不会出现眼前这种局面的。

    春姨威武!

    ……

    ps:好多书友担心系统问题,觉得会写成升级文。哪有历史升级文,只是一个小作弊器,让文风轻松一点,因为庶子开篇太沉重了,所以这本换个写法,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