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十章 女大王
    “九娘,你真的不累吗?”

    红日余晖渲染的整条沧澜江和半边天空都变成了赤色,晚霞漫天,林宁挑起最后一家的两只大木桶,看着跟他跑了一天的小九娘,关心问道。

    九娘两条小腿似乎安装了永动机,蹦蹦跳跳的丝毫不觉累,仰着娃娃头看着林宁咦嘻嘻道:“一点都不累啊姐夫!”又从挂在小身子左侧的布袋里抓了满满一把小金枣,伸手递给林宁,灿烂笑道:“姐夫吃,可甜哩!”

    林宁笑道:“你吃吧,我回头再吃……”见九娘还想劝,林宁便从她手里捏起一颗金枣丢进口中,大赞了声“果真好甜”,然后道:“九娘先和翠儿回去同春姨说一声,别让她等我,我送完这一趟,就回去了。”

    九娘不依道:“姐夫又要撵我走,我不嘛!再说,中午给姐夫拿饭的时候,我都已经同春姨说好了呢。”

    林宁见劝之不动,又不舍得严厉,便温声道:“那你坐到桶盖上来,我担着你下山。”

    九娘闻言,顿时心动了,只是还有些犹豫:“会不会太沉了呀?”

    林宁微笑道:“不碍事,九娘太小,压不着。”

    九娘确实还小,根本没去想为何往日里武功平平完全草包的林小宁,今日怎就能大神威,连续挑了一天的水还不见疲倦。

    要知道,今日在江水里打熬筋骨的那群半大少年们,都绝不可能连挑一天的水连续往返山路数十里。

    也只有方智、胡小山他们这些已经堪堪迈入二流的高手才能做到,而当翠儿看到九娘被林宁抱上前面那个木桶盖上坐好后,林宁只是在扁担中间往后移了移,就轻松担了起来,行走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上,前后两个装满水的木桶,竟纹丝不动时,好大一张脸上,一双眼珠差点瞪了出来。

    这需要对力量千锤百炼后才能掌握,至少连翠儿自己,都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她天生神力,挑水对她来说和挑棉花没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力量的细微掌控,她就做不到这样细腻了。

    这怎么可能?

    翠儿满脸诡异的看着林宁担着两桶水和九娘渐渐远去,九娘如银铃般的欢笑声洒满山谷,让身体凉的翠儿感到一丝暖意后,赶紧追上前去……

    ……

    聚义堂。

    着一身玄衣青衫,面色淡然眸光清冷的田五娘端坐在虎皮大椅上,其他四位当家人分坐两列交椅上。

    堂正中,一个中年妇人面色有些激动的说了好一阵后,终于闭上了嘴。

    然而厅内除却田五娘外,其他四位当家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甚至沉重。

    林宁到底怎么做到的?

    毫无疑问,他从未刻苦练过功。

    尤其是写了遗书要去榆林城刺杀罗成,让田虎重伤不治后,他的一举一动,其实一直有人盯着。

    若非如此,当日林小宁要将九娘丢进思过崖,也不会正巧被曾牛现……

    所以,对于林宁忽然能有这份功力,众人无不惊奇。

    林宁设计害死田虎之事,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他那粗糙的计谋和笑柄无异。

    但对于这件事,众人除却心痛悔恨外,也不好多说什么,更没法多做什么。

    毕竟,林宁之父林龙确是为救田虎而死,在同样的地点,被同一人所害……

    几位当家人虽心如刀绞,可还能如何?

    他们尚且如此,自幼深受林家夫妇疼爱的田五娘,更没法动作。

    也同样因为如此,思过崖事件后,青云寨五大当家人形成的默契,自此以后任林宁自生自灭,严加监视……

    他们都以为,被抓了现行的林宁,撕破脸皮后只会歇斯底里,却没想到,他不认,还幡然醒悟……

    原本不管真假,一个没甚威胁的废柴,哪怕心中包藏祸心,大家也不甚太在意,只要明暗中各安排一人盯着,就不怕他再使出什么坏计。

    废物,不管往好还是向坏,都是废物。

    可谁也不曾想,林宁突然表现出这份功力来。

    若一个这样的人暗藏祸心待在山寨里,那威胁就太大了……

    可他有这份功力,之前为何会被曾牛打成那样?

    曾牛至今还未跨过二流高手的门槛……

    这矛盾让众人苦思不解,二当家方林缓缓道:“武学一道,博大精深,宁哥儿有甚奇遇也说不准。不过如今看来,当日他可能真的是在唬小九儿,阿牛事后也说,小九娘是自己后面跟过去的,并非为宁哥儿诓骗过去……否则以宁哥儿今日表现出的气力,同阿牛所言,小九娘在宁哥儿怀里拼命挣扎不休,他若果真起了怀心思,小九娘根本没机会挣扎,也挣扎不动。再者……”

    方林摇了摇折扇,道:“宁哥儿若果真包藏祸心,他今日之举岂不荒唐?更该藏起来,寻机突然动才是。”

    胡大山大手抓了抓脑袋,道:“真是见了鬼了,小宁怎么就突然成了高手了?”

    四当家邓雪娘犹豫了下,还是对田五娘道:“大当家的,此事诡异,不可不查。再加上……小宁他……万一……”

    田五娘闻言,微眯静思的凤眸张开了些,看了眼远黛青山,眼底深处似有一抹涩意沉浮,她沙沙的声音道:“不必太过着紧,小宁身上应该并无武功,只是长年累月吃了龙血米,力气大了不少罢。武道一途,从无捷径,不需担心……且再看看。”

    说罢,挥挥手让那妇人退下后,不欲多理此事,田五娘道:“陈伯传信回来,说三日后有一商队从榆林城出来,是齐国赵家人。名义上是从官道走,在落潮坡古渡乘舟横渡沧澜江去秦国。但实则,会穿过野猪林,再经一线天前往草原。”

    野猪林就在青云寨北部,是方圆数百里的深林,猛兽横行,以野猪为最。

    而一线天,则在青云寨西面三十里处,算是青云寨和另一处大寨沙海寨的地盘分界线。

    巍巍沧澜东西千里,分布着无数大小山寨,其中又以十三家最强大的山寨为主。

    青云寨和沙海寨为十三寨之二,田虎重伤不治后,沙海寨曾举兵来犯,妄图兼并青云。

    然而沙海寨两名一流高手之一的三当家的孙振天,却被田武娘一剑斩之,杀的沙海胆寒,再不敢犯。

    两家渊源颇深……

    一线天为一条长达十数里,宽却不足一丈的山路。

    这一处,为沧澜山南北最狭处。

    然天地造化之最奇处,还在于连浩浩汤汤的沧澜江,在此处经过却是从地下石窟穿过。

    一线天处竟是形成了座天然的石桥。

    虽偶有惊涛拍浪,却从未淹没过石桥。

    故而一线天虽然狭窄,却为一条“通天大道”!

    中原天下,沧澜山以西为秦,以南为楚,以东为齐。

    而在千里沧澜山北,则是茫茫大草原。

    草原之国称为苍,以苍狼为图腾。

    中原三国之间的贸易,不仅需要交税,各种关卡颇多,吃拿卡要,古今一样。

    虽也有些利益,可相比于往草原上走私,就不值一提了。

    草原走私一遭,利润何止十倍?

    只是秦、楚、齐三国严厉打击私通草原,此为诛族大罪,秦、齐与草原交界处,皆有重兵驻守。

    所以靠近青云寨的一线天,就是一条流淌着金河的大道。

    也是青云寨和沙海寨维以生存的命脉。

    两大山寨当然不会在一线天动手,那是自绝于天下的死路。

    敢做往草原上走私营生的人家,没一个是好相与的。

    无论青云寨和沙海寨,虽都有一流高手,可比江湖一流势力,可要敢明着在家门口打劫商道,那背后人家,未必不能请出一位宗师出来。

    到那时,青云寨之流除了狼狈逃窜至茫茫沧澜深处外,别无生路。

    所以,不能在家门口杀人越货,就只能在路上动手,或是在草原。

    青云寨立寨数十年,早有一套完备的渠道和流程。

    田五娘口中的“陈伯”,便是青云寨布置在榆林城内的眼线……

    听闻田五娘之言,其他四位当家人立刻转移了心思,相较于这等大事,靠“嗑.药”长了一身力气被还不到二流高手的曾牛狂殴一顿的林小宁,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四当家邓雪娘闻言,看着田五娘轻声道:“大当家的,上回出战你就受了不轻的伤,还未痊愈呢,怎好再出战?燕郡赵家背后站着血刀门,雄霸燕郡,至少有三个打通七十二处大穴的一流高手,血刀门门主严克更是在齐国虎榜上排名前十的大高手,距离宗师也只一步之遥……”

    五当家周立苦笑道:“四姐,大当家的不是不要命,只是最近春姐拿龙血米给小宁当饭吃,都快生生把他吃成二流高手了,孙伯那里头都大了。如今山寨里后辈小子们一个个龙精虎猛,武功增长惊人,极需龙血米,大当家的这不是没法子吗?”

    此言一出,忠义堂上又是一阵沉默。

    二当家方林长叹一声,看着面色淡漠眸光清冷的田五娘,愧然道:“大当家的,难为你了……”

    偌大一个山寨数百口子人,都压在田五娘肩头,本就艰难。

    再加上一个复杂麻烦不省心的一塌糊涂的林宁……

    换做是他们这些几十岁的成年人,哪怕只想想都觉得头皮麻,何况一个才十八岁的姑娘?

    然而,一直垂着眼的田五娘缓缓抬起眼帘,眸光中却不见丝毫自苦和软弱,锋利凛然。

    好似那些磨难,都不曾出现过般。

    她略带沙质的嗓音沉声道:“血刀门不足惧,严克在我。劳烦八叔严密探报赵家商队动静,五姨去安郎中那取备好毒药,三叔坐镇山寨掌控全局,四叔带青刀卫为先锋。此战,准方智、胡小山、周石等山寨俊杰弟子随军出征。战后,赏功罚过!望各当家,不得怠慢。”

    “得令!”

    ……

    ps:感谢书友紫麟玄和苍穹奕的万赏,感谢书友们的打赏、推荐,无以为报,只能以全最帅的这张脸继续努力码字,大家不要太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