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十二章 “惊才艳艳”
    “布谷!”

    “布谷!”

    在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中,林宁缓缓睁开了眼,有竹叶之清香自窗外飘来。

    虽然昨晚上半夜里他又回到了公司,开了半夜的会,但下半夜却睡的很好。

    出了房间去洗漱,刚出门,就见一道小身影蹬蹬蹬的从院门外跑进来,身后跟着满脸没奈何的高大丫鬟。

    “姐夫!!”

    林宁也不知道,小小人儿为何会这般惊喜,好像在他家里看到他是极大的意外……

    他没好气道:“怎起来这样早?小孩子睡眠不足,长不高的。”

    按时刻来算,这会儿也就清晨六点多。

    小九娘奇道:“睡不足?我睡的很好啊!姐姐都起来练了好一阵剑了,还让我扎马步,我就偷偷跑出来了,嘻嘻!”

    林宁笑着问道:“那你怎么不去练武?还没到吃饭的点呢。”

    小九娘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林宁,正经道:“我跟姐夫学啊!姐夫就从来都不用练武……”

    “噗嗤!”

    从厨房出来的春姨看着林宁哑口无言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道:“没带好头吧?”

    九娘身后的翠儿好大的脸上也带着点笑意……

    小九娘脸上却又露出讨好的大笑脸,靠近林宁巴巴问道:“姐夫,今天去哪玩?还去给周奶奶她们担水么?”

    林宁同春姨问过早安后,边往溪边走去边微笑道:“今天不去了,随便逛逛……”

    九娘寸步不离跟着,眼睛转了转,试探问道:“随便逛逛,那,姐夫啊,我能不能带上小灰灰?”

    林宁闻言,脑海中登时浮现出“小灰灰”的形象。

    小灰灰原本不叫小灰灰,就是叫小灰,是田五娘养的一条看山犬,身高……和现在的小九娘差不多。

    凶猛的一塌糊涂,是能单挑野猪的凶兽,但被田五娘调.教的极为听话。

    只是……

    当初林小宁同学一次偶遇了在山寨里散步的小灰,狭路相逢,小灰就近前去嗅了嗅他,只这样,林小宁的大半条命已经吓掉了。

    等小灰好大一颗脑袋顶了顶他,又朝他张了张嘴后,林小宁白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成为整个山寨长达半月的大笑柄……

    最后,此事以他用十分恶毒之言将田五娘狠狠痛骂一通而终。

    不过由于田五娘没有按照林小宁所言,将小灰处死,林小宁对田五娘的态度之恶劣,也与日俱增。

    这些事生时,九娘还小,不记事。

    她特别喜欢听话懂事的小灰,翠儿还仿照马鞍给她做了副狗鞍,所以小九娘平日里会骑着小灰灰出行。

    山寨人家都喜欢她和小灰,去谁家都有大骨棒吃,唯有林宁这里绝不可以。

    这两天的日子过的太高兴了,小九娘有些得意忘形,忘了她姐姐的叮嘱,所以提出了请求。

    林宁前世就挺喜欢狗的,但他不喜欢放开了的狗,便道:“你若是能一直牵着它,还要备好铲子,随时将它拉的粑粑铲了埋好,你就可以带上它。”

    小九娘闻言,激动的简直语无伦次了,一迭声道:“好好好,我可以我可以,我这就去叫小灰灰,我不牵它,我骑着!”

    说罢,扭头就跑了。

    ……

    药庐。

    安郎中笑呵呵的看着林宁道:“宁哥儿,老朽昨夜想了想,只凭看医书来学,怕还是难了些。老朽如今尚有些许余力,不如先教教你识得百草?宁哥儿是读过书的人,知道君臣佐辅,就知道药方配伍的大道。所缺者,就是将一些基础学好……”

    安老头儿喋喋不休的说着好话,捧着林宁,目的是为了让他能脚踏实地的学医。

    药庐内,魁梧高壮的翠儿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小九娘则骑在好大一条如雄狮般的大狗背上,坐在小狗鞍上笑眯眯的看着安郎中同林宁说话。

    他们在降龙院刚吃完早餐,就有个小丫头子跑来,说药庐的安郎中找林宁。

    林宁来见安郎中,又摆不脱小九娘,最后连翠儿并大狗小灰灰也一并跟来了……

    清晨的阳光从药庐门窗间洒进屋中,林宁带有微笑的清秀侧脸很好看。

    相比于那些天天穿山林过大江,餐风露宿饱经霜雪大多时候十天半月不洗脸的其他山寨男人,就是对林宁还有不少担忧和成见的翠儿都不得不承认,只以相貌而言,白白净净的林宁确实不俗。

    就好似屋外凉风吹过的青竹,清新,自然,帅气……(捂脸!)

    “安爷爷,昨晚我看了好久的药经,里面的药草篇看了大半,已经认识了很多草药了。”

    林宁见安郎中热情的要教他识别各种草药,不得不微笑道。

    若按正常人的学习度,将百草经中的草药认识完背完,也至少要一年的时间。

    林宁可不想耗费一年光阴在药庐……

    他这番话,却如同一盆凉水倒在了安郎中的头上,浑浊的老眼中忍不住浮现出失望之色,心里也后悔昨晚太冲动了,竟将《百草经》托付给了林宁,实在所托非人。

    感觉到药庐内气氛不对,小九娘转了转眼珠,看了看安郎中,又看了看林宁,心里打定主意,还是要偏向林宁,春姨同她说过,遇事要帮亲你不帮理!

    而翠儿的面上则露出几分讥讽,到底暴露了本性,太能扯了……

    见安郎中这幅神态,林宁有些不忍心,温声道:“安爷爷若不信,不如考校一番?宁自觉于草药一道,很有些天赋。”

    安郎中闻言,愈心凉,不过还是随手指了指先前准备好的一份草药,原是用来教林宁启蒙用的,问道:“那你说说,这是何药,有甚功效?”

    林宁闻言,先低头看了眼巴巴看着他有些担忧的小九娘,心里一暖。

    前世他虽未有女儿,但若能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小棉袄,想来也会是件很幸福的事。

    回过头,同面色不好的安郎中道:“此为茯苓,味甘、性平,有利水消肿、健脾止泻、养心安神之效。”

    嗯?

    听着林宁不疾不徐温润平和的声音,安郎中和翠儿都大吃一惊。

    居然答对了!

    安郎中灰败的心情立时消减大半,他盯着林宁看了眼后,又从药盒内取出另一份草药,问道:“那这是何药,有何效?”

    林宁看了看,做冥想状想了想后,道:“此应为青黛,性寒、味咸、归肝、肺、胃经。有清热解毒、凉血止血及定惊之效。”

    安郎中老眼放起光来,手脚麻利的又取来一种草药,再问道:“此为何药,有何药效?”

    林宁看了看也不装模作样了,怎样都掩盖不了这是一个“奇迹”,便微笑道:“此为败酱草,辛、苦、性凉,归胃、大肠、肝经。有清热解毒、去瘀排脓之效。”

    “老天爷……祖师爷保佑啊!”

    安郎中激动的老脸涨红,围着林宁来来回回的转了几圈后,眼神如同在看一块璞玉,搓着手,问道:“还……还记下什么了?”

    林宁想了想,道:“记下了一些穴位和几张方子……不过都是不求甚解,很浅的记忆,还不通药理。”

    安郎中惊喜都变成惊骇了:“只一夜功夫,你连周身穴位都记住了?”

    林宁只微笑点头,没说他还初步了解施针之法,不过目前来说,林宁也没把握真的下手针灸,只是初窥门径……

    安郎中却不管这些,若是林宁还能一夜施针,那他此刻非得跳脚痛骂祖师爷不可,偏心忒过了!

    想当初他背那些草药、打穴位打到熟练掌握,花了何止两年时间,还被考校先生们打骂过无数次。

    当年药王谷鼎盛时,人才辈出,许多人当真是天赋奇才,惊艳之极。

    但安郎中也没听说过,哪人能如林宁这般夸张,一夜间能记下这么多……

    “这是什么穴位?”

    似还抱有一些侥幸,安郎中指着他眉头一点问道。

    林宁答曰:“攒竹穴。”

    安郎中又往眉中一指,以目相询,林宁答曰:“鱼腰穴。”

    见安郎中手往上移了一寸,便道:“此为阳白穴。”

    安郎中终于死心了,以看绝世瑰宝的眼神看着林宁,不过没等他再问什么,林宁就道:“安爷爷,我昨晚学到的就这么多了,你再考,我就接不住了。”

    安郎中连连摇头道:“已经够好了,已经够好了,是我平生仅见之好,不,是最好!”

    说着,激动不已的安郎中忽地一转头回到了里屋,留下林宁和满面骄傲的小九娘面面相觑。

    未几而回,只见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尺许多长的紫檀漆盒。

    打开后,就见一排亮晶晶的银针,长短不一。

    安郎中无限感慨的叹息一声,道:“这针,乃药……乃老朽师门嫡传的药王针,和外面流传的药王针不是一回事……唯有我师门亲传弟子方有。配着老朽给你那部医书里记载的针法,施针效果,能增添三成不止!唉,自从前些年老朽大病一场成为半废之人后,就再也用不得这针了,宁哥儿,你拿去罢,不要辜负了它……”

    将手里最后一件师门物品交出去后,安郎中的腰背明显又佝偻了三分,精气神更是萎靡了太多。

    九娘和翠儿不知缘故,但林宁却明白,苍老的安郎中,从未忘记过他的师门。如今将仅存的两件药王谷之物都交给了他,安郎中算是做了一次割裂。

    叹息了声,林宁想近前搀扶安郎中去休息,却只见老人颤巍巍的摆了摆手,林宁没有啰嗦,搀着老人在椅子上坐下后,就带着小九娘主仆离开,不过也打定主意,以后每天来送一回饭菜。

    另外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恢复药王谷,德泽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