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十四章 林田氏
    “畜生!你又诓骗小九为你说话?无耻下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曾牛都告诉我们了,那天,你就是想把小九丢下思过崖!”

    周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认输的,尤其是当着女神的面……

    “石头哥哥,姐夫没有诓我,翠儿姐姐也说了……”

    小九娘着急道。

    周石咬牙切齿道:“翠儿是个糊涂丫头,她懂什么?这畜生从小藏奸,我……”

    “啪!!”

    周石话没说完,众人只见林宁一个闪身出现在周石身边,继而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让众人傻了眼。

    “你敢打我?”

    周石嘴角溢血,双眼亦尽是血色,嘶吼一声,就想冲上前。

    却见其父周成急行过来,厉声喝道:“混帐东西,你还想闹到什么时候?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

    山寨几个有数人家武功都是家传,而习武之苦自不必多言,所以愈恪守“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法则。

    每一人,连周妮妮都是邓雪娘从小打起来的,所以都颇怕家长。

    被周成一通厉斥,周石就垂头丧气起来,不过瞥林宁的目光,依旧仇深似海。

    只是周石刚转身准备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那仇人令人厌恶的声音:“等等。”

    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林宁身上……

    就见林宁目光淡淡,只是眼神落点却不在周石身上,而是直视着周成,问道:“就这样走了?”

    周成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又低沉了三分,皱起眉头道:“小宁,此事原是误会……”

    “所以,他就可以张口畜生,闭口畜生?”

    林宁目光渐渐深沉起来,看着周成缓缓道。

    周成正要开口,他身后的周石却暴怒吼道:“打也打了,你还想怎样?有种上思过崖摆生死擂台!”

    林宁闻言,目光看向了他,淡淡道:“周石,你知道不知道,你周家何时来的青云寨,怎样活下来的?”

    此言一出,青云寨数位当家和围观之人面色都微妙了起来。

    原本有些人还觉得林宁似有些咄咄逼人,此刻也都不这般想了。

    周家是在林宁祖父那一辈就上的山,准确来说,是被人追杀走投无路时,被林宁祖父所救。

    见周石不答,林宁又看向周成,再问:“八叔,我爹当初救的,不只是我田二叔一人吧?”

    此言一出,周成一张黑脸登时涨红紫。

    其他人更是纷纷面色大变。

    连一直面色淡漠目光清冷的田五娘,这一刻都变了目光,凤眸微眯。

    这是自当年事后,林宁第一次在人前再称呼田虎一声“田二叔”……

    而众人色变的缘由,是因为当初和田虎落难被榆林城守将罗成围杀的,还有周成。

    林龙所救之人,的确并非田虎一人。

    “我毙了这个畜生!”

    被众人目光围观,周成羞愤难当,转身一掌就朝周石的百会穴击去。

    其势,绝非做作。

    倒让林宁心中吃惊……

    “老八!”

    在一片惊呼声中,胡大山靠的近一些,一步上前架住了周成的手。

    周成大声道:“四哥,放手!今日我一定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不然我还有何面目做人?”

    胡大山怒道:“你搞什么?不过是个误会,何至于此?咱们生气吵骂时,谁不是畜生长畜生短,肏你祖宗十八辈的骂?做长辈的分开劝和了就是,你也糊涂了?”

    胡大山虽是个粗人,但并不是没脑子。他明着劝周成,实则也在劝林宁。

    周成气的“嗨”了声,偏着头没法说话。

    今日林宁之言,着实让他无法下台。

    方林见之,走到林宁跟前,轻声道:“宁哥儿,此事已经说开了,不过是个误会,就此打住了,可行?”

    林宁垂下眼帘,道:“三叔,我非小气之人。都是一个寨里长大的人,纵有纷争,也不过是兄弟之争。因此先前彼辈难,我再三退让,解释数遍,纵是辱骂不休,我也未放在心上。若只如此也罢,可他合不该骂我春姨。自爹娘去后,春姨待我更胜亲子。若无春姨,我焉能活至今日?所以,辱我可以,辱春姨者,绝不轻饶。”

    听闻此言,众人的面色又变了。

    周成这一刻是真的恨不能把这逆子给毙了,春姨是老当家夫人宁氏的近身丫头,宁氏在山寨老一辈人的心里,和救苦救难的菩萨没区别。林龙为人四海仗义之极,但脾气火爆,对犯错的人从来都是下重手惩之,然只要不是根本性大错,宁氏往往都会温柔求情。林龙只听她的……

    除此之外,上任当家人田虎对春姨的情意,也几乎众所皆知,而春姨为了旧主之子,一直没有答应,终成遗憾。

    最后,春姨还颇受现任当家人田五娘的信任,幼妹田九娘几为春姨一手带大。

    可周成没想到,他那个往日里挺精明挺争气的儿子,居然会当着人面骂春姨……

    方林也大感头疼,含怒的看了眼嘴角还在溢血的周石,这个往日里让他有几分欣赏之色的年轻人,今日着实让人失望。

    他顿了顿,再向林宁道:“你看这样行不行,让石头他们去给你春姨磕个头,道个恼。今日是他这个做晚辈的不是,他也是春姨看着长大的孩子,实不该如此……”

    林宁缓缓摇了摇头,那边周石见之一张脸几乎没了人色,非要他死不成……

    正这时,外围之人忽然大叫了声:“春姨来了!”

    围观人群分开,就见春姨急匆匆走来。

    先看了眼毫无损的林宁后,长松了口气,然后眼泪就落下来了,道:“怎又欺负起宁儿来了?他真是在和小九儿玩啊……”

    邓雪娘迎上前小声将事情说了遍后,苦笑道:“春姐啊,现在是小宁抓住不放,老五都下不来台了。你看……”

    春姨闻言,方知道事情和她听到的不同,彻底松了口气之余,上前劝林宁道:“宁儿,都是一家人,起个口角差不多就行了。咱们本就是吃白食的,让人骂两句就骂两句,以后你得多忍着……”

    “哎哟我的娘咧!春姐,你别再火上添油了!”

    胡大山闻言,一把抱住伸手就往自己天灵穴拍去面色惨然的周成的手,胡大山几乎要给春姨跪下了,哭笑不得的求情道。

    又对林宁喊道:“小宁,算四叔求你了,行不行?饶过这个兔崽子一回吧,再有下次,不用你说,老子亲手捶死他个小狗日的!”

    邓雪娘也上前道:“小宁,姨也作保,谁再敢骂你春姨,再敢胡来,我也不饶他。经过这一遭,他们必不会了。”

    春姨拉了拉林宁的胳膊,笑道:“我刚不过玩笑话,石头这孩子不过是恼我偏心你,他也想我疼他呢,以后我多做些好吃的给他,他气就消了……好了好了,不说笑了。宁儿,你娘打小教你要做个心胸开阔的人,尤其是要友爱姊妹亲人。咱们这样的寨子,外人通常很难覆灭了咱们,可要是生了内乱,不用旁人来杀,就要倒个七七八八。你是好读书的,必比我们更明白你娘的意思,这次就罢了。走走走,都走,快回家,中午姨给你做好吃的。”

    这一半有见识一半哄孩子的话,愈让方智等人羞愧难当,林宁则笑着对春姨点点头后,却又看向了方智等人。

    方智是青云寨年轻一辈的翘楚领头羊,今日生这样的事,心里着实愧愤难平,见林宁看过来,避开了眼神。

    胡小山、周妮妮等人亦是如此。

    见此,林宁轻笑了声,道:“青云寨毕竟是占山为王的山寨,靠刀枪吃饭,所以你们瞧不上我,没有关系的。大家也都知道,我自幼对继承山寨没什么兴趣,也做不好此事,所以你们服不服我,真的没所谓。”

    此言一出,在场大部分人都变了脸色。

    好多人面色转为兴奋,也有好多人满意的点点头。

    却听林宁话音又一转,声音低沉道:“但是,青云寨,到底姓林!周石,方智,还有你们,你们大可当面问问你们的大当家,她现在叫什么?”

    说罢,林宁转头直面那位站在人群中卓尔不群的女子,道:“告诉他们,你现在应该叫什么。”

    田五娘凤眸直视林宁,目光清冷,平静。

    四目相对间,周遭诸人似都屏住了呼吸,唯有阵阵山风吹拂。

    不知多了多久,田五娘方缓缓垂下眼神,声音微沙,但坚韧有声道:“我叫,林田氏。”

    林宁回过头,看着方智、周石等人,一字一句问道:“听到了?”

    方智等人哑口无言,林宁声音陡然变高,厉喝一声:“听到了没有?”

    方智等人面色涨红,却在方林等人凌厉的逼视下,纷纷开口应了声:“听到了。”

    林宁面色转为平和,轻笑了声,道:“那就好,听到了就好。我林家人,也还在为山寨出力呢,我和春姨,没有吃白食……不过我也没其他意思,也没想着作威作福或者插手山寨事务,我都没兴趣。我只想提醒你们,不服我可以,瞧不起我也行,但是,不要羞辱我,更不要羞辱春姨。我们并非在靠谁施舍而活,我林家,对你们都有恩呢。”

    说完想走,又顿下来,侧脸看向身边的方林,笑道:“三叔,我和春姨不算乞活,不该被人羞辱吧?”

    方林一张脸登时黑红,大吸一口气后,咬牙道:“宁儿,给三叔存些体面罢。真让三叔也给你跪下啊?!”

    林宁哈哈一笑,拱手一礼罢,再不多看一人,扶着泣不成声的春姨,往北山墨竹院走去。

    山寨诸人纷纷让道,也有对其躬身见礼的,他们也都是受过林家大恩之人。

    ……

    ps:解释一下更新问题,因为尝试的是一种不熟的题材,码字慢倒在其次,主要想让新书期尽可能长一点,多磨合磨合思路,顺便多上几个推荐,希望大家理解。另外解释一下,田家二女一个五娘一个九娘,取九五之意,别胡乱延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