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十五章 揭破
    林宁和春姨走了,临走前还招走了九娘。

    看着小九娘骑着好大一条狗,喜滋滋的跟着林宁离去,好些人心里极不是滋味。

    原来,他们才真的是一家人……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

    林宁等人离开后,气氛非但没有转好,反而更凝重了些,因为田五娘始终未动……

    山寨老人孙伯将围观的人都劝了去,只留下几个当家人和涉事其中的年轻一辈。

    方智见田五娘清冷的目光看来,就感觉脸上似被刀子割过一般。

    对田五娘有好感的,不只周石……

    除却林宁原身林小宁那种奇葩外,凡习武之人,没有对田五娘不欣赏钦佩,乃至爱慕的……

    其容颜倾世,其气质清冷出尘,还不喜多舌言辞。

    明若初雪,清丽无方。

    更兼一身武道修为,凌绝青云。

    一把利剑,斩尽四方强敌!

    在青云寨年轻一辈的心中,唯神女二字,方可配得上他们的大当家。

    然而他们却……

    “过来。”

    方林面色比先前阴沉了无数倍,看着方智道了声。

    方智本就心中极难受,听闻其父言,素来足智多谋武功出众的他,竟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却不敢有违父言,步步上前,赔笑道:“爹,是我错了,我们不该没弄清……”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打断了方智之言。

    方智连低头都不敢,生生承下。

    方林却没看他,看向胡小山道:“过来。”

    胡小山闻言,干笑了声,目光瞥向不远处的胡大山。

    胡大山见之,攥起了拳头,唬的胡小山忙向方林走去,这边还能轻点……

    “啪!”

    曾牛……

    “啪!”

    左义……

    “啪!”

    李轩……

    “啪!”

    ……

    一行十余人,除了周妮妮外,每人都重重挨了一下,个个垂头丧气的站在那。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挨方林的打了。

    方林身为青云寨的二当家,智囊存在,除却有辅弼之责外,还担任着山寨子弟们的读书先生,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山寨子弟当然不需要去考功名,但也不能都当睁眼瞎,起码的字还是要认得的,不然连秘籍都看不懂,岂不白瞎?

    可是山寨本就没有学习气氛,为了管教一群淘小子认字读书,方林没少下狠手……

    “知道为什么打你们吗?”

    收手后,方林看着诸人问道。

    却不等他们回答,声音陡然凌厉,尖声吼道:“大当家的为了山寨,和我等谋划罢,又一人整宿未睡,只为思虑的更加周详些,她是殚精竭虑啊!只因为大当家的这次打算带你们这些她本以为已经成长起来的山寨俊杰们出征历练,以后好担当大任!再看看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你们也算俊杰?狗屁!一群该死的小畜生,你们也对得起大当家的一片苦心?她有多难你们看不到?还要操心你们现在这些狗屁之事,是不是打猎都把脑子打成野猪脑子了?都给我跪好!”

    等方智等人一个个面色羞愧的跪下后,方林愈震怒道:“小宁的性子是不讨喜,我暂不说他现在已经改了许多,可就算他先前,可有过伤天害理之事没有?先大当家的之事都不必再提,二哥从未怪过哪个,你们不懂,对二哥来说,那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就算计较,也轮不到你们这群混帐!”

    一旁周成面色微变,眼中浮现出一抹极痛之色。

    当初是他和田虎去榆林城办事,二人都大意了,再加上不走运,才走漏了风声,但终究还是二人太大意了。

    因此累的林龙为救他二人重伤不治,二人心中何等煎熬……

    若非如此,只凭林小宁做的那粗陋设计,又能瞒得过哪个?

    当初林龙无怨无悔的救他们,回山寨除了叮嘱他们日后仔细当心外,不允许旁人多说什么。

    难道他们现在还能逼死林宁?

    这桩“冤案”中,都算不得冤,唯独苦了的,只有田五娘……

    “我们几家,哪家没受过林家大恩?没有林家,能有我们?”

    “人和畜生禽兽总要有点分别吧?忘恩负义之人,连畜生都不如!”

    听着方林锥心之言,周石实在承受不住了,哽咽道:“二叔,我们并非畜生不如,只是看不得他欺负小九……”

    “你还敢狡辩?”

    方林上前一脚踹他一跟头,怒声道:“你本心如何,真当我们不知道?小宁是不习武,在你们看来不争气,可人家说的明白,他不想坐这寨主之位!他是林家唯一血脉,青云寨就是林家的,这一点你们真不清楚?小宁这个继承人,如今连山寨事务都不插手,你们还要他怎样?今日我最后再告诉你们一回,没有林家父祖,就无我青云寨,也无我等立身之地,更不要提林家救过我们多少回。再敢羞辱小宁不敬春姨者,我亲自出手清理门户,无论是谁!”

    邓雪娘叹息一声,道:“夫人说的那句话极对,山寨若只御外敌,敌人再强也是不怕的。只怕内斗……我们这一辈兄妹八个,大哥为了救二哥和八弟没了,早先六弟和七弟是为了救我没了,他们让我念了一辈子,不过哪一日轮到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为哥哥和兄弟们挡刀挡箭。原以为有我们在前面,你们都会学好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

    说着,江湖上有女阎王之称的邓雪娘,此刻却难过之极的落下泪来。

    这模样,却比刚才方林出手更让方智等人脸疼。

    “娘,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往后绝不内斗,也再不……也再不和小宁闹了。”

    周妮妮几乎没见过邓雪娘落泪,这一会儿顿时慌了,连忙保证道。

    方智等人也连连作保。

    邓雪娘却只是摇头叹息……

    孙伯年岁最大,辈分最长,出来圆场道:“大当家,几位当家的,且先别动怒了,都还是孩子,哪有不犯错的?知错能改就是,总要给个改正的机会吧?老头子看来,几位哥儿虽偶有小过,心术都还是正的,就都是好孩子。”

    方林严厉问周石:“你今天心术正么?嗯?小宁先前解释了几遭你都不信,是真不信,还是不愿信?想好了再答。”

    看着几位大人的面色,周石虽憋的快喘不过气来,却不得不答,因为他知道,这事关他日后在山寨中的地位,更事关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若答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心中悲叹一声,周石道:“三叔,我对林小宁的印象从来不好,今天以为他又在欺负小九,所以就想下狠手。这里面,爱护小九的心占了八成……私心厌恶占两成。但我真的只想狠狠教训他一回,让他再不敢欺负小九,我没想杀了他……”

    “那你想怎样?教训到什么地步?”

    “我……我……我就想让他能躺几年……”

    “为了不让小宁明年和大当家的成亲?”

    此言一出,周石脑子里轰的一声,好似炸了般,目瞪口呆的看着面色铁青的方林。

    他不敢相信,他的心思,会被方林看破……

    见他这样,周成、邓雪娘甚至胡大帅都忍不住摇起头来。

    这种小儿女心思,怎会瞒得过这些过来人……

    方林没有再继续威逼下去,面色也缓和了些,看了眼无人色跪倒在地的周石,目光又依次扫过方智、胡小山、左义、李轩等人,道:“都是江湖儿女,一些话我就摊开了说,不然早晚必还有大祸。你们有一些想法,都很正常。如大当家这样的人,几百年也未必能出一个。咱们山贼窝子里飞出了个金凤凰,你们不敬佩也不可能。你们觉得小宁配不上大当家的,其实你们也不想想,何止小宁,你们就配?大当家的若生在上品高门里,进宫做个皇后都有富余。所以说起来,对大当家来说,你们也并不比小宁强多少。一群没有自知之明的蠢东西!”

    这番话,说的一干年轻人差点呕血。

    胡大山等人却笑了起来,田五娘却依旧面无表情,不过清冷的眼神不再那么淡漠,缓缓开口道:“纵是皇宫大内,天下至尊,又何如我山寨子弟亲如骨肉,生死相依?”顿了顿,许也觉得将事说开为好,便又直言道:“先母早逝,恩师与夫人待我胜过亲骨肉,此事人所共知。因我年长三岁,夫人临终前,将……小宁,托付于我。恩师去前,先父便与他老人家定下了这门亲事,让他放心。

    故,天地可变,此事不易!

    我待你们如兄弟姊妹,也望你们如此。羞辱于他,便是折辱于我。我叫,林田氏。”

    说罢,同方林等人微微颔,转身离去。

    留下身后一地羞愧的心碎……

    ……

    “宁儿今天真聪明,做的不差!”

    回到墨竹院,已经感动的哭个够的春姨开始高兴起来,狠狠的表扬起林宁来。

    相比于她时不时去孙伯那里讨龙血米的做派,林宁今日飙明显高明了多少倍……

    自林龙夫妇双双去世后,春姨最担忧的,就是林宁在山寨里越来越被孤立的处境和越来越尴尬的地位。

    她想尽法子,却都用处不大。

    但她相信,过了今天后,这些事再不用她来操持。

    春姨记得她小姐,也就是林宁母亲宁氏曾说过,男孩子长大往往会在一夜间……

    其实从前她并不信,但如今不得不承认,到底是读过无数书的小姐更英明!

    ……

    “小九儿,你总跟着我这么近做什么?”

    见自己走到哪,小九娘就跟到哪,林宁哭笑不得的问道。

    小九娘意见大了去了,却不说话,小眼神递给林宁,自己思量,哪里做的不对,错哪了……

    林宁会意后,做苦思状,可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哪里犯错,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九娘登时急了,睁着好大的眼睛看着林宁道:“姐夫,你今天只提了春姨,没提我!”

    林宁哈哈笑道:“小九儿还用专门提吗?谁都知道,哪个敢欺负小九儿,就是我的一生之敌!”

    小九娘咦嘻嘻,看着林宁高兴道:“今天姐夫还和姐姐说话了!姐夫好久好久没和姐姐说过话了……”

    林宁呵呵笑道:“她是高人,不爱说话嘛。”

    小九娘还不大明白“高人”是何意,林宁就稍微解释了下,小九娘愈眉开眼笑道:“哦~~原来姐姐在姐夫眼里这样好啊!”

    林宁竟被小丫头笑的有些脸热,驱赶道:“去去去,到厨房帮春姨烧柴煮饭去。”

    小九娘不理,狡辩道:“翠儿在烧……”又诱惑林宁:“姐夫,你还想不想学**做好事?我知道哪里可以去哦!”

    林宁不信:“哪里?”

    小九娘咯咯得意道:“昨天我看到,刘奶奶家和齐大娘家的后屋顶都有些漏了……诶,姐夫,别走那么快,等等我鸭!小灰灰,小灰灰快来!”

    “驾!”

    ……

    ps:感谢塞外沙尘兄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