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二十章 智勇五娘
    半个时辰后,当孙婶婶面红耳赤的扣好衣襟盘扣后,再看林宁,已是忍不住的惊叹道:“宁哥儿,你好厉害!”

    林宁谦逊的微微一笑,只回了句“一般,过奖”,让孙婶“噗嗤”一笑后,就收拾起银针和药箱来。

    小九娘却激动的不得了,看着面容好看了许多的孙婶问道:“孙婶婶,你果真好些了么?”

    孙婶连连点头道:“那股恶心气儿消散了好些,头和心口都没那么痛了,小九儿,你姐夫好俊的把式,了不得!了不得!”

    此言一出,最先傻眼的却是翠儿。

    之前见林宁让孙婶将衣裳脱了,孙婶还真脱了时,她就有些动怒。

    原以为是林宁起的坏心,想戏弄生病的孙婶,谁知道……真管用?

    这怎么可能?!

    用蒲扇般的大手使劲的挠着小山般的脑袋,雪花一样的头屑飘舞,翠儿眼睛里满是无解的旋涡。

    过去二三年她几乎每天都要去一回墨竹院寻回小九娘,所以几乎天天能见到林宁。

    换句话说,林宁是她看着长大的……

    林宁是什么样的坏种,她比谁都清楚,虽然她自知有些笨。

    但不管怎样,也不能一眨眼就有了这等能耐吧?

    小九娘可以满眼星星的简单崇拜,可翠儿算是大人了,心里哪里能迈的过这道坎儿?

    许是看出了她的抓心挠肺,收拾好药箱的林宁瞥她一眼,淡淡道:“多读点书,书中自有神仙法。”

    翠儿闻言,面色登时窘成一张姚明脸。

    让她去后山深林里杀头野猪容易,让她读书,吃书还差不多……

    忽地,翠儿有些明悟了,为何之前林宁为何这般高傲,这般鄙视不读书只好练武的人,原来,读书真的这么厉害吗?

    见翠儿看他的眼神从怀疑、迷茫变得渐渐敬畏和了然,林宁心里好笑,招呼着正从孙婶手里接糖果的九娘道:“你要不要留在这里陪孙婶多说会儿话?”

    九娘怎么肯,她还想继续过瘾看奇迹呢!

    告辞了热情留客对林宁赞不绝口的孙婶,一行人又去了下家……

    ……

    “姐夫,你怎么这样高兴啊?”

    出了孙宅,九娘和翠儿见林宁忽地顿了下来,竟嘿的一声乐出了声,九娘不由好奇问道。

    林宁有些绷不住嘴,但也不能告诉小九娘,医治了孙婶一回,居然得了足足三点功德点。

    果然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学习一部玄级武学入门,也不过才三点功德点。

    一时间,林宁有穷人乍富后的酸爽感。

    不过稍稍冷静下来后,他又猜测,天道如此豪赠,大概是和孙婶病的很严重有关。

    如今林宁多少有些明白天道的规则,得到的,和付出的,是成正比的,正应了“天道好还”四个字。

    孙婶病的很重,救了她,方得到三点功德值。

    而山寨其她人却未必都能这般,因为大多数人,身子还是没毛病的。

    纵然有个头疼脑热肠胃不好,治好了能有一个功德点就不错了。

    不过,有机会好好刷一波功德点就不错了。

    更何况这还是个细水长流的活计,当知足。

    念及此,林宁对小九娘微笑道:“学雷feng做好事,自然使人心情愉悦。”

    九娘深以为然,连连点头,翠儿却愈茫然……

    我们,不是山贼的么?

    做好事快乐?

    不过虽满脑子浆糊,可看着欢快的姐夫、小姨子二人组,翠儿也就不去理会许多了。

    左右她也想不明白……

    ……

    经过一上午的行医,走访了十来家,诊治了六七个病人,积累了六点功德点后,林宁带着小九娘回到了墨竹院,和春姨一道用午饭。

    “宁儿,你果真成神医了?”

    听着小九娘小嘴流香油的夸着她姐夫的医术,春姨先从不信,到渐渐怀疑起来。

    林宁微笑道:“小九儿夸大了许多,距离神医还远,之前曾看过一些娘留下来的书,自己摸索了许久,又得了安爷爷的教诲传授,才能看一些简单的病症。”

    这倒全非谦虚之言,如孙婶之病,虽严重,但却算不得疑难杂症,若非安郎中年事太高,等闲施不得长针,孙婶也不至于一直煎熬着。

    以目前来看,林宁的水准也的确是寻常水准。

    只是他虽没有特别精通的,但又胜在全科,内外妇儿皆达到了小有所成的境界,尤其对寻常病症精准把握。

    再加上小有所成的药王谷独门针法《九绝针》有造化奇效,使得林宁对普通疾病的治病水准也拔高了许多,过大多江湖郎中。

    他虽说的谦逊,春姨却依旧高兴,道:“那也了不得了,你才多大点,以后必定能赶上安郎中……都说技多不压身,宁儿能有这份能为,还学着给人瞧病,真是愈懂事了!”说着,用筷子夹起好大一块红烧肉送到林宁碗里,道:“快多吃些,才有力气学更多,做更多。”

    一边说,一边不忘随手再夹一块红烧肉送到已经噘起小嘴的九娘碗里。

    和姐夫感情好归感情好,红烧肉却不能让姐夫独享的!

    春姨又夸赞了林宁一阵后,忽道:“明儿是小九的生儿,宁儿你可不能忘了呢。小九虽小,可待你这个姐夫可亲的不得了!”

    林宁闻言心中愕然,他还真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看了眼正埋头装作没听到,但两只小耳朵却竖起来的九娘,他呵呵笑道:“那怎能忘?我忘了自己的生日,也不能忘了小九儿的。”

    九娘闻言大喜,已是不能再忍了,抬起一张笑的满脸花开的苹果脸,大声笑道:“我也没忘姐姐、姐夫和春姨的生儿!姐姐是正月初一过大年时,姐夫生儿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春姨是八月十五中秋节!都是大日子,我都记得!”

    见她如此可爱,林宁也起了童趣,“惊”道:“哎呀呀,不好了,我忘了小九的生儿是哪天了,怎么办?到底是那一天呢?”

    九娘闻言一下懵了,蹙起小眉头紧张的盯着林宁看,期盼他能赶紧想起来,直到看到林宁嘴角的一抹坏笑才反应过来被戏弄了,就气呼呼的从椅子上跳下,钻到他怀里扭起麻花来:“姐夫唬人,姐夫唬人!”

    春姨又好笑又好气道:“好了,油!仔细油!一天到晚那点闲功夫都用来给你们两个小祖宗洗衣裳了,还顽皮!”

    九娘闻言,低头看了眼林宁身上的油渍,吐了吐舌头,赶紧下来。

    嘿嘿嘿乖巧讨好的笑着坐回座位,一家人温馨的用罢了午饭。

    ……

    吃完午饭,林宁和九娘一道帮春姨洗了锅碗瓢盆,又休息了阵后,开启了下午的刷分之旅。

    不过,青云寨虽为沧澜山十三大寨之一,人口数百,算上外围甚至过千,但愿意接受林宁诊脉看病的,却并没多少人。

    尤其是听说林宁暂且只为妇孺看病时……

    本就没多少人相信,索性不去招惹他这个麻烦。

    林宁倒也不强求,左右如今安郎中春秋已高,不大能给人瞧病了,等他们没法子时,自有登门相求之日。

    今日刷足了十个功德点,已是意外惊喜!

    当暮色降临时分,林宁牵着骑在小灰灰背上的九娘的小手,一起折返回墨竹院。

    这几天五娘不在家,自不能留九娘在家独住,所以就到墨竹院来与春姨同住。

    “姐夫,你说姐姐明天会不会回来呀?”

    难得沉默了一阵的九娘,忽然仰起小脸,看着林宁巴巴问道。

    林宁闻言微微一笑,并未回答,反而问道:“小九是在关心你姐姐的平安,而不是明天能否回来,对不对?”

    九娘默默点点头,看着林宁的大眼睛有些湿润。

    林宁抚了抚她头上的小髻,笑道:“你放心吧,你姐姐这个人,不是你看到的或是想的那么简单。她比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更聪明,武功也更强,心性也更果决。”

    这话并非纯粹在安慰九娘,这两日林宁又好生理了理前身林小宁的记忆,然后就愈觉得他这个未婚妻当真了不得。

    不止习武天赋惊才艳艳,就连智谋计策和心性,都属于上上等。

    她在突破周身七十二处生死大穴成为一流高手后,并未宣扬的众所周知,整个青云寨,唯有重伤的田虎和方林两人知道。

    而在田虎重伤不治后,便只有方林一人知道。

    待沙海寨大举来攻时,面对敌人两大一流高手围杀胡大山的局面,她始终隐忍不,不露出真实武功,直到寻了个机会,悄悄靠近了沙海寨三当家,方不再藏拙,一剑挥出,连点七星,将沙海寨三大当家孙振天给一剑穿心斩杀。

    沙海寨原以为青云寨龙虎皆亡,只剩一熊罴,他们以两大一流高手联手围杀之,必可一气荡平。

    却不想青云寨竟出了田五娘这个女天王,终功败垂成。

    而在林宁看来,那一战之关键,便是田五娘选的刺杀对象和刺杀时机,委实妙不可言。

    沙海寨大当家余鹏程虽也是一流高手,但武功却比孙振天高出不止一筹。

    一流高手与一流高手间,也是有极大的不同的。

    开七十二处生死大穴,和开一百零七处生死大穴,有云泥之别。

    田五娘可以出其不意一剑斩杀孙振天,却未必能一剑斩杀余鹏程,若选错对象,战局一旦陷入僵持阶段,那就算最后能赢,也只会是惨胜。

    选择孙振天,舍弃对方龙头大当家,这份取舍,可见心性。

    而田五娘还能目睹着山寨受袭,眼看着许多山寨子民受伤甚至死去,只为谋得一个好时机……

    这份隐忍毅力,更是绝大多数须眉男儿都难具备的。

    但是,却有奇效。

    孙振天一死,沙海寨和青云寨情况立刻颠倒,以两大一流高手围杀对方的余鹏程一人。

    余鹏程虽愤怒若狂,但惊骇之下,哪敢以一敌二,而且还有一个完全陌生却出手比胡大山更凌厉的女天王。

    余鹏程甚至顾不得沙海寨精锐的黄沙军,孤身匆促逃离,使得沙海寨损失惨重,青云寨大获全胜。

    这一战,不仅安定了青云寨龙虎皆殁后的乱象,田五娘也一举抵定了青云寨头号交椅的威望,再无人敢质疑。

    由此可见,田五娘心性之深,和智谋之广。

    林宁将此事用传奇话本的手法加工渲染了番后,同九娘讲了遍后,就见九娘小脸上满是古怪的看着他。

    虽看不到身后,却也能感觉到翠儿那双牛眼稀奇的盯着他。

    不过想想也是,原先林小宁对田五娘的感观,已经不能仅用嫌弃来形容了,分明就是深恶痛绝,深仇大恨。

    谁能料到,如今竟会将她描述成了这般模样……

    虽为明言什么,但语气中的欣赏却是遮掩不住。

    小九娘骑乘在小灰灰背上,脸上再不见沮丧,还冲林宁挤眉弄眼起来:“姐夫,你终于看出我姐姐的好了?加油加油哦!姐姐说明年你们就成亲,咱们终于可以住在一起了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