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二十二章 江湖
    入夜。

    青云寨西临大江,北山有竹,东布巨木,地处幽谷。

    虽时值流火七月,但夜间却是清凉静谧。

    粘人的小九娘已经和春姨在东厢睡下,林宁独居西厢,此刻屋内的油灯尚未熄灭。

    他面前木桌上,摆放着一本薄薄的泛黄书籍。

    这是青云寨二当家方林今日送给他的,《箭经》。

    当然,只是残卷。

    方林言,《箭经》原出自西秦神箭山庄,包含天下至高箭术秘法,只是后来神箭山庄被黑冰台覆灭,《箭经》失传,如今流于世上的,多只有普通的弓箭练法,而神鬼莫测的神箭七式却早已无踪。

    不过,只要能将《箭经》中那些普通的弓箭练法学通透了,同样有极强的杀伤力。

    林宁打开书籍,大概浏览了番,就现练箭远没想象的那样简单,不是扯开弓弦射出去就成。

    要练目、练掌、练肩、练身、练足,一身中无所不练!

    又以练胆为先,因为“胆者,心之术也,胆不足则心惴,一临利害,则耳目手足俱非我有”。

    总之,就算想练成最普通的弓手,也需要二三年的时间每日勤练不缀。

    而想要练到二当家方林那种境界,却是要几十年的功夫慢慢打磨的。

    不过显然,林宁并不需要。

    心念“天道”二字,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面板:

    林宁:Lv 2(1o/2o)

    功德值:1o

    力量:42 敏捷:19 智力:8 魅力:4

    技能栏:

    乾坤劲:小有所成(o/15o)

    百草经:小有所成(o/12o)

    又出现一对话框:

    现《箭经》残卷,是否学习?需要消耗功德点:2

    毫无疑问,林宁选择了“是”。

    身处草莽龙蛇间,他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一个女人身上。

    尽管那个女人彪悍的一塌糊涂……

    但在林宁看来,那位田五娘对他仅有的感情,也只是在于对他父母的感激和濡慕。

    田五娘生母早逝,和继母也就是九娘的生母感情平平,宁氏却十分喜爱她,将她接在身边,当成亲女儿在宠爱。

    这也是原身林小宁憎恨五娘的重要原因之一,嫉妒。

    宁氏临终前已不能言,却看着五娘,用手指了指林小宁。

    正是这份托付,让田五娘对林小宁有了责任。

    也才会容忍他胡作非为至今……

    林宁并非不信田五娘,但他二世为人,又怎能将压力全都压在一个女孩子的肩头?

    随着面板上的功德值减少了两点,林宁感觉到外手臂上阳明、少阳、太阳三条经脉和内手臂上厥阴、少阴、太阴三条经脉,隐隐生了不同。

    脑海中对于弓箭的理解,一下就有了初步的认识。

    再看看技能栏中多了一个选项:

    箭经(残卷):初窥门径(o/6)

    因为是残卷,升级只需要6个功德点,林宁自不会吝惜。

    今日一共赚了1o个功德点,距离升级百草经和乾坤劲都差的太远,不如升级了《箭经》,想来到了小有所成境,就会多些自保之力。

    而且,也能独自进山打猎了。

    再次确认了升级后,林宁又觉得脑海和手臂经脉生了些变化,而此时面板上的数据也再度变化:

    林宁:Lv 2(1o/2o)

    功德值:2

    力量:42 敏捷:19 智力:8 魅力:4

    技能栏:

    乾坤劲:小有所成(o/15o)

    百草经:小有所成(o/12o)

    箭经(残卷):小有所成(o/8o)

    低头看了眼似乎粗了一小圈的手臂,林宁嘴角弯起一抹笑意。

    脑海里多了无数关于弓箭的经验,林宁自信,现在对上静物,五十步内能够百百中!

    就算对上活动的人或物,也有八成把握射中。

    一时间,他总想摸一把弓来过过瘾……

    林宁忽然“想”起其父林龙的房间墙壁上,好似挂着一把大功。

    林龙虽不主用弓箭,但毕竟是山贼头子,也算弓马娴熟。

    念及此,林宁举着油灯,前往了已空置数年的正卧。

    “吱呀”一声推门而入后,一股陌生却又极为亲切熟悉的感觉袭上心来,林宁都忍不住有些感叹。

    门后训子棍尤在,塘前再无唤儿声。

    在原身林小宁的记忆里,他对父母显然有着极深的感情。

    林小宁之所以那样厌恶憎恨五娘,很大部分原因,就是来自父母对五娘偏爱的嫉妒……

    “往事”不堪回,林宁不再去回忆,走到东面墙边,在一张仕女图画边,看到了“记忆”中的那把牛角大弓。

    将油灯放在桌几上,取下大弓后,他用力拉了拉弦。

    以他如今二流高手的根底,并不算费力的拉开了这把大弓。

    对着窗子向,一松手,“崩”的一声。

    熟悉而强大的感觉!

    林宁满意的把玩着手中的大弓,古代弓是以石来划分。

    一石弓需要臂力一百二十斤。

    对普通弓兵来说,拉得开一石弓已经是强兵。

    三国五虎上将之黄忠,用的则是三石强弓。

    而林宁手中这把牛角大弓,应该是五石!

    野牛角制成的弓身,经得起内劲加成。

    握着手中大弓,林宁心中十分高兴。

    前次虽能将周石和曾牛暴打,那是因为占了二人轻敌的便宜。

    真要摆开手段对敌,林宁绝非二人对手。

    但如今……

    想要射杀他们,已并非难事。

    “宁儿?”

    忽地,廊下窗外传来一道惊疑声,正是春姨的声音。

    林宁忙应道:“春姨,是我。”

    他有些懊恼,忘了每晚春姨都会到他房间里看他是否安睡,有没有盖好被褥。

    这会儿必是见他不见了,出来寻找。

    春姨果然有些懊恼,从外而入,看着林宁持一把大弓,吃惊道:“宁儿,你不睡觉,这是要作甚?你……你可不要再做傻事!”说到最后,声音都颤了起来。

    她以为林宁还想再去榆林城叩关,为父报仇。

    林宁忙道:“春姨莫多想,只是白日里得了三叔的指点,开始学弓箭了,晚上睡不着,想起父亲屋里有一把强弓,就过来瞧瞧。”

    春姨闻言,松了口气,又嗔怪道:“好生生的郎中不当,学劳什子弓箭?”

    林宁笑道:“咱们是山贼嘛,总要有点防身之术,真有个万一,我也好护着春姨和九娘逃命。”

    春姨闻言心中感动,道:“宁儿果真长大了……”不过又怀疑:“这样大的弓,你拉的开么?不如明儿我去问人要一把小弓给你?”

    林宁呵呵笑道:“春姨莫要小瞧人啊!”

    说罢,用力将手中强弓拉成满月。

    “哎哟!”

    春姨见之惊喜,连声道:“宁儿怎这样大的气力?宁儿怎这样大的气力?”

    林宁笑道:“还是多亏了春姨,这些年一直要龙血米给我补身子,才长出了这般大的力气。”

    春姨闻言,愈高兴,道:“好好好,不枉这几年我也不要面皮了,天天去和他们打擂。要是大当家和夫人看到你有今天,那该多好啊!”

    林宁正想宽慰一番,却忽地面色一变,霍然转头,看向窗子方向。

    春姨不解其意,就见林宁一步跨前,推开了窗户,竟遥遥可见山门方向,有火光升起。

    “老天!”

    春姨是山寨里老人,焉有不知此时山门升腾起火光是何意,颤声道:“出事了,出事了,宁儿,要出事了……这可怎么办,五娘不在家,家里没人,宁儿啊……”

    林宁面色严峻凛然,一把将大弓背在身后,一手牵起春姨的手,一边大步走出一边道:“春姨放心,没事,三叔在家,我也在!”

    春姨身子都在抖,她是山寨老人,不知听说过多少山寨被灭后山民们的惨状。

    远的不提,隔壁沙海寨还是被自家人给篡逆了,生的事比禽兽还不如。

    她不怕自己,了不得在被擒前自尽,可她如何能看着林宁和九娘被害?

    林宁见她已恐惧的不能行,便躬身将她背负在背,沉声道:“春姨真的不必害怕,你先和小九儿在这里躲着,我下去寻三叔。若果真事不可违,咱们就进后山,等五娘、四叔他们回来。不会有事的,放心。”

    “宁儿,你不能一个人去,危险啊!”

    春姨听闻林宁之言,心中恐惧稍减,却又拉住林宁的衣襟不放。

    林宁笑了笑,道:“春姨,你也说我长大了,我是男人,林家最后的男人,这个山寨,姓林。”

    此时,山门处的火光已经冲天,喊杀声也已传来。

    东厢门被打开,一脸杀气的翠儿护着满脸泪痕的九娘出来,见到林宁背着春姨,明显一愣。

    九娘却惊喜的喊了出来,大声喊道:“春姨和姐夫没丢下我,春姨和姐夫没丢下我!”

    翠儿大脸满是尴尬,林宁却没理会许多,将春姨放下后,对翠儿沉声道:“护住春姨和九娘,若见事不可违,有人上山,就往后山竹林去。我随后就来……”

    春姨还是不放心,不想林宁去,林宁却只是抱了抱她,又俯身抱了抱小脸上委屈惊恐还未褪尽的九娘,而后背着牛角大弓,大步走下北山。

    这一年,少年箭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