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二十三章 复仇
    草原,虎啸坡。

    顺着通往大苍王帐的道路两边,沧澜山贼们划分地盘,然后连夜布置下了无数陷阱、绊马、兽夹,也挖了不知多少藏兵洞。

    诸家斥候不断扩大侦查范围,搜寻青云寨人马,依旧无果。

    不过作为此次会盟的起人,沙海寨寨主余鹏程的做派丝毫不像传说中那般邪恶变态和毒辣,虽然没找到人,却也未怪罪于谁。

    而且不仅将他从沙海寨带来的军粮分给会盟的同道,甚至还自掏银两,派人去附近的牧民部落买来大批牛羊牲畜,宰杀后大宴诸盟。

    这等做派,射日门、天斧山和金钟堡三家同为沧澜十三大的当家人或许不放在眼里,甚至心怀戒备。

    但其他中小山寨之人们,却真真大生好感。

    所谓义薄云天,仗义疏财不过如此,此次会盟的凝聚力一时间大增。

    射日门门主卫庄和天斧山二当家汤斯潘还有金钟堡堡主靳天乐三位沧澜十三大头领们此刻却没有心思去理会余鹏程收买人心之举,他们三人目光不停的来回穿梭在过往的沙海寨黄沙军身上,面色渐渐凝重。

    他们早就知道,沙海寨的黄沙军是十三大山寨里有名的精兵,但他们还是没想到,黄沙军会精锐到这个地步,个个身上都带着铁血之气。

    这是个武力称雄的世道,但又分个人武力和军阵武力。

    在个人武力未突破宗师境达到武圣那等6地神仙的境界前,没有任何一人敢轻视军阵之力。

    明面上,天下宗师强者总共加起来也数不出十指之数来。

    但只要以三千悍不畏死的精锐甲兵结阵围攻,理论上,依旧有让宗师陨落的可能。

    若以五千大军围攻,即使强如宗师,也绝无幸免之理。

    这便是军阵之威!

    所以,三人才对眼下沙海寨的精兵感到震惊。

    虽然人数只有二百,可他们也不是宗师啊……

    三人山寨里其实也各有强兵,但仅从气度上来看,就已相差不少。

    感觉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三个心性桀骜的人对视了眼后,都蹙起了眉头。

    余鹏程此人有魄力有城府够狠够毒,武功高绝不说,手里竟还有这样一支黄沙强军。

    对十三大来说,绝非好事。

    尤其是他们三家,和沙海寨离的并不算远……

    一时间,三人心中大为忌惮。

    余鹏程确实是个人物,早就看出了三人的忌惮,就让人送来酒壶来,亲自斟了三盏酒,又与自己斟了一盏,在三人目光下先饮为敬,又斟满,方敬三人,如实道:“三位当家的观我沙海寨黄沙军,可还能入目?”

    天斧山二当家汤斯潘虽使宣花大斧,但心性却如身量一般,并不宽大,闻言冷笑一声,道:“都道余老寨主虎老雄风壮,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沙海寨照这样的精兵练出五百,再披上坚甲,我天斧山就得考虑迁移山门了。”

    射日门主卫庄和金钟堡主靳天乐虽未明言,但面色亦皆是此意。

    黄沙军哪里还像山贼,分明是正规强军的模样。

    这样的兵力再配上余鹏程毒蛇一样的心性,威胁实在太大。

    余鹏程闻言,却哈哈大笑起来,连连摆手道:“三位仁兄,都不是外行,如何说这等可笑之言。”

    汤斯潘闻言,目光阴沉,一手抚在身旁宣花斧上,寒声道:“如何外行?”

    余鹏程好似未察觉其杀意般,轻叹一声,道:“若沙海寨果真有五百强军,老夫又何必与诸位同盟,来瓜分赵家的商队?实不相瞒,老夫自信一世聪明,却独独在此事上犯了糊涂。”

    射日门主卫庄似想到了什么,忽地面色微变,道:“余寨主,你这精兵,是用龙血米培养出来的?”

    汤斯潘和靳天乐二人闻言面色大变,不可思议的看向余鹏程。

    有谁会傻到用龙血米培养战兵?

    对于山寨来说,寻常山贼就如韭菜,割一茬自会再长出一茬来。

    这世道不太平,想入伙当山贼求一口饭的人不知多少。

    山贼喽啰,不值钱。

    一两龙血米,能换一百个山贼!

    余鹏程竟然用龙血米来喂喽啰培养精兵,怎么可能?

    可是看到他满脸苦涩的点点头,对面三人差点笑出声来。

    怪道这老毒蛇说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还真不假。

    汤斯潘面色古怪道:“老余,你怎么想的?我听说你师弟孙振天被青云寨那娘们儿一剑杀了,你寨里就剩你一个一流高手。你不用龙血米赶紧培养出一个一流高手来,怎会用来喂那些喽啰?”

    余鹏程见他不敬,却也不恼,至少面上纹丝不动,又仰头喝了一盏酒,摇头叹息道:“当时老三还未出事啊,谁能料到青云寨那贱人如此阴险歹毒……”

    “噗!”

    汤斯潘听余鹏程说别人阴险歹毒,一口气没憋住,生生喷出来,又连连拱手道:“对不住,对不住。”却没说对不住什么,还吭哧吭哧的嗨乐。

    实在是太他娘的逗了。

    余鹏程微微眯了眯眼,再度举盏道:“这有何对不住的,都是江湖中人,大家还是邻居,合当相互扶住。常言道,远亲都不如近邻嘛。”

    汤斯潘对这老毒蛇的厚颜无耻彻底无语了,沙海寨和青云寨才是真正的近邻,就隔着一个一线天。

    结果人家龙虎刚死,沙海寨就大举前去“扶住”人家孤儿寡母,最可笑的是,便宜没占到,反而被崩掉了一颗大牙。

    这厮现在居然有脸提什么远亲不如近邻……

    不过见余鹏程沉下脸来,汤斯潘也觉得稍微有点过火,就将酒盏接了过来,道:“喝酒,喝酒。”说着,一饮而尽。

    余鹏程这才作罢,又敬卫庄、靳天乐二人。

    只是二人微笑着婉拒了,汤斯潘见之面色大变,这才忽然想起,对面那人正是用毒酒,坑害了沙海寨老寨主和其子,更做出了一系列令人指之事。

    卫、靳二人不喝,余鹏程也不怪,笑着岔过此事,言笑了几句,又与其他一些中小山寨的当家人饮酒。

    大部分都喝了,唯有三五人以各种借口推脱过去,余鹏程也未见责。

    一众人酒足饭饱后,各山头寨主回了各自的帐子内,埋头大睡。

    倒也不虞赵家商队忽然出现,早有斥候骑快马回来往返于一线天间,赵家商队的一举一动,皆在沧澜山贼们的掌握下。

    夜色渐深,除却一众倒霉的小喽啰仍在打着火把土工作业,高层人士们,都渐渐进入了梦乡。

    而来给山贼们送牛羊和马奶酒的草原牧民们,也没趁着夜色离开,就在不远处扎下了简单的营寨,等着天明时再回去……

    似,一切如常。

    ……

    火光照亮了整个青云寨,不知是否方林提前察觉,总之这场出乎绝大多数人意外的袭击,并未造成太大的损失,除却青云寨大门被打开,和两边的箭塔被烧着。

    “李老六,你疯了?”

    方林面色铁青,他心中其实极为震怒,看着对面一众黄衣人中一个身着青衣的中老年男子,厉声质问道。

    李老六,青云寨中无人不知,他是山寨老人了,素来唯唯诺诺。

    很普通一个人,原有妻儿,妻子早逝后,一个人拉巴儿子长大,可惜的是,后来其子在一次出征中丢了性命。

    山寨安排李老六做个看守大门的闲差事,每月都拨付下钱粮供其度日,不算薄待。

    却不想,一个原本性格懦弱的人,为何会变得如此疯狂……

    “我是疯了,狗儿死的时候,我就疯了!”

    李老六不再是以往老好人的模样,神色近似癫狂,似笑又似哭泣的歇斯底里吼道。

    方林身边一大汉怒声道:“狗儿是行围战死的,谁家没死过人,就你家死不得?”

    李老六重重“呸”了声,面容疯狂的叫道:“我家狗儿多好的习武底子,若是你们肯多供些龙血米,给他份好武功,他就是成一流高手也能够。若成了一流高手,他怎还会死?我的狗儿,他死的冤枉啊!你们宁肯把龙血米去喂林小宁那个废物小畜生,也不肯给我的狗儿,你们都该死!”

    “好了好了,不要再聊下去了,浪费时间呢。”

    一身着黄衣的年轻人轻摇着折扇,微笑道:“方二当家,李老六说的不差,你们青云寨的家法太落后也太不公平了。咱们十三大,怎能任人唯亲?你瞧我们沙海寨,只要忠心于山寨,只要肯吃苦练功有天赋,不管是不是寨主或是前任寨主的儿子,都能得一份秘籍和龙血米。往后,青云寨也该如此。”

    方林瞥了眼周遭山民的神情,心底一沉,看着对面不敢小觑,沉声问道:“你又是何人?”

    黄衣青年“啪”的一下收起折扇,拱手一礼,虽面带微笑,然眼睛里却不见丝毫笑意,道:“区区在下孙伟,家父孙、振、天。”

    “哗!”

    青云寨山民们顿时知道此人是谁了,正是曾经被田武娘一剑斩杀的沙海寨三当家之子。

    原来,人家是报父仇来了。

    “方二当家,你瞧我,并非大当家之子,却能得我们寨主悉心栽培,不也成了一流高手了?”

    说着,孙伟狞笑一声,对方林周遭的战兵厉声道:“今日,我沙海寨只诛恶,只要林家、田家、方家、胡家、邓家五家人头。其余山民,只要恪守本分,绝不侵犯,若违此誓,天诛地灭。另外再告诉你们一声,不用等田五娘、胡大山那些个死鬼回来了,他们此刻已经粉身碎骨多时了,真当有劳什子龙血米给你们去抢不成,蠢……”

    “嗖!”

    话未骂完,一道利箭带着厉啸声破空来袭,孙伟却身形一闪,便躲了过去。

    身后黄沙军竟也早有防备,一面好大的牛皮沉木盾抬起,那支利箭“咚”的一声插在了上面。

    孙伟蔑视的看了对面持弓满脸铁青的方林一眼,“唰”的一下展开折扇,阴笑一声,道:“给我杀!”

    “杀!”

    ……

    ps:感谢蓝云向风兄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