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二十五章 我只是个读书人
    田五娘其实没有严克、余鹏程他们想的那样睿智如神。

    至少,她就没有料到青云寨的山门会给人打开。

    而坐镇山寨的二当家方林更没有想到,他布下的暗哨中,竟有那么多人和李老六是一个心思。

    其实也不怪田五娘和方林想不到,这世上也极少会有人能想到,余鹏程竟会做出用龙血米培养寻常山贼小喽啰的勾当来。

    这一石破天惊的做法,着实吸引了许多心存不甘的“老实人”。

    毕竟,这些人就算不为自己想,他们也想让他们的孩子,有朝一日能够吃上龙血米,成为大小头目或是当家人,不必向他们这样,一辈子唯唯诺诺,还随时可能丢掉性命。

    他们也想有朝一日,成为人上人,或者人上人的爹。

    希望带来的诱惑,要远远大于所谓的忠诚。

    如此一来,青云寨最大的漏洞被打开后,原先设下的许多布置,都失去了用处。

    青云寨绝大多数精锐都被带走,也未想到,沙海寨没有将一流高手带出去截杀田五娘等人,而是大材小用的留在后方。

    这个和青云寨有血海深仇的一流高手,成了最大的变数。

    但,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任何小觑方林的人,都一定会付出代价。

    方林得田五娘之托付,在山寨中布下的暗手远不止山寨大门那一点。

    他极善射,手下早就选了一批有弓箭天赋的苗子,暗中训练了多年。

    因方林善用奇兵,所以这些人从未真正露过头。

    今夜,却到了他们崭露锋芒之时。

    而他们所在的位置,更多是一些常人无法注意到的死角。

    等意气风的孙伟率百余用龙血米培养出来的精锐战兵强攻而上时,方林带人连连“仓惶”后退。

    直到一狭窄拥挤地时,方林大吼一声“和这些畜生拼了”!

    孙伟到底年轻,见方林在垂死挣扎,不怒反笑,愈带人强往里冲,也就愈拥挤。

    却不想方林话音刚落,就从四面八方射来一阵箭雨。

    虽一波只有二十支,但间隔极短暂。

    一波接一波连绵无绝。

    再加上弓兵所处之位隐蔽刁钻,出人意料,因此一时间响起一阵惨嚎声来。

    并不是吃了龙血米,就能成为二流高手、一流高手……

    林小宁当初拿龙血米当饭吃,其实本身也只是增加了一些气力罢,大都没有消化,积存在体内。

    更何况这些黄沙军,才能吃几口?

    了不起将将迈入三流高手的行当,若是军阵对冲,自然比寻常喽啰更凶猛,因为力气更大,刀更狠更快。

    可是此刻……

    拥挤在狭窄地的他们连闪避都难,也不会金刚不坏身。

    所以百余黄沙军精锐,一时间损失惨重,近三成好手倒地。

    见此,孙伟双目充血,简直无法想象回头如何跟大当家的余鹏程交代。

    他厉吼一声,咆哮道:“后逃者必死,唯有杀过去方能活命,杀了方林老贼,寨中女人随你们享乐!”

    这话激起了残兵的暴虐之心,一群人“嗷嗷”鬼叫着往前冲杀。

    正前方射来的几支箭矢,都被孙伟挥剑斩断,更激了士气。

    此时,暗藏的弓箭手大都已经力竭。

    弓兵不是永动机,开一石强弓,能连射十二支者,已是极优秀的弓兵。

    再连,手臂肌肉酸疼无力,也没甚准头,唯有休息一阵方可再射。

    如此,情形也就愈危急。

    二流高手和一流高手的区别,恍若云泥。

    哪怕孙伟只是刚刚进入一流高手,还有些勉强。

    但如方林这等老牌二流高手,也只能将将招架。

    方林身边跟随的大汉,看起来远比方林强壮,却连孙伟一招都接不到,重伤吐血退下。

    伤亡,终究不可避免。

    黄沙军的实力,的确比青云寨留守山贼的实力高出不止一截。

    就是经验,也绝不在之下,显然,他们不只是靠龙血米提升起来。

    在沙海寨,也唯有最优秀的山贼喽啰才能吃上龙血米,得到秘籍修练。

    如此一来,青云寨的形势也就愈危急。

    方林拼尽全力,才勉强左挡右支住孙伟的攻势,可眼看也支撑不了多久。

    孙伟却是越打越兴奋,为父报仇的激动以及扬名立万的渴望,让他爆出了极大的威力。

    连余鹏程和其父亲自带队都没攻下的青云寨,却被他所拿下,自此沧澜山十三大中,他的名字,必将为人所记!

    有了响亮的威名,则利益自然随之而来,也少不得美人……

    然而眼见孙伟就要一剑将面色惨然的方林斩时,忽听一道凄厉的呼啸声电闪一般袭来。

    孙伟面色大变,下意识挥手,将宝剑横于胸前。

    却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孙伟连退两步,方挡下了这威力绝伦的一记重箭。

    然而让他面色愈阴沉的是,这样的重箭并非只有一支,那凄厉渗人的破空声,竟接连不断的袭来。

    孙伟哪里还敢站在原地,死道友不死贫道,一个闪身躲进了黄沙军中。

    然后,就见一支支重箭仿若连珠一般,袭射而来。

    “啊!”

    “啊啊!”

    一支重箭,甚至连破了两个黄沙军的身体,一箭双雕!

    更可怕的是,这箭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一时间,黄沙军死伤惨重……

    “给我牛皮大盾!”

    孙伟眼见横生枝节,坏了他的大事,怒不可揭,朝后大吼一声。

    一面裹着厚厚牛皮的木盾送上,孙伟单手擎起,终于挡住了连绵不绝的重剑。

    然而没等惊魂的黄沙军松一口气,就听到那如阎王夺命般的厉啸声又起,惨叫声也再起。

    孙伟见之大怒,这臭不要脸的偷袭贼子,居然换了个方向。

    “我挡!!”

    孙伟一个闪身,挡住了这个方向的进攻后。

    然而没多久,射箭的方向又变了。

    孙伟再挡,贼人再变。

    一时间,场面甚至有些滑稽起来。

    但在滑稽之下,是黄沙军的渐渐稀少,和孙伟愈的吃力。

    此人箭术,怎忽然提高那么多?!

    他却不知,林宁现在有多酸爽!

    当他连续射杀十个黄沙军时,下意识的拉开面板,想看看杀生之后,会不会将功德变成负数。

    却不想功德值后的数目,却险些亮瞎了他的眼!

    52点!!

    除却原本做善事剩余的2点外,足足多出了5o点功德!

    什么叫一夜暴富?不过如此!

    原来,惩恶也是功德!

    早就该想到了!!

    林宁心中兴奋之极!

    杀一个黄沙军就有五点功德,这比给人挑水修房,求爷爷告奶奶的上门给人瞧病赚的多啊!

    尝到了甜头后,林宁愈躲在暗处狂射。

    拖多年食用龙血米的福,再加上他打通三十六处穴位二流高手的内劲,让他不似寻常弓手那般,只能连射十来箭就力竭。

    他射出的弓箭,仿若不会停止,连绵不绝……

    虽然射中率不是百分百,但依旧让他十箭之内,又连续射杀了六人。

    眼见黄沙军越来越少,越来越难射中,林宁虽原本想着积累功德点,升级《百草经》。

    可眼下明显杀山贼比救人更赚功德点,一咬牙,将八十点功德点全部点在《箭经》(残卷)上,《箭经》(残卷)后的显示,变成了融会贯通。

    这也是孙伟忽然感到压力山大的原因。

    一个躲在暗处箭术大成的二流高手,其威胁之大,绝对在正面相对的一流高手之上。

    青云寨二当家方林虽也善用箭,但箭术水准还未达到融会贯通。

    一来方林素以智谋见长,是三任寨主的智囊,颇受倚重。

    二来,《箭经》只是残卷,也无名师指点。

    且人的天赋,终究是有上限的。

    方林是有射箭天赋,但也只是有一些罢。

    沧澜山中真正善射的,其实都在射日门。

    今日若换成射日门门主卫庄藏在暗处,孙伟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第一箭就能结果了他的性命。

    射日门的无声箭,是其能成为沧澜十三大的镇山绝学。

    不过此刻,林宁虽还没有这等绝技,但其射箭的角度却越来越刁钻,也越来越犀利。

    二流高手的内劲加成在五石强弓上,射出的重箭,威力不下于一流高手。

    且随着箭术的升级,命中率上升到了九成以上的恐怖地步。

    剩余的黄沙军,几乎只能躲藏在孙伟拼命支撑的大盾下,但凡露一点痕迹,必死无疑。

    这等形势,莫说沙海寨的人惊骇欲绝,就是方林等人,也个个一脸懵然的看着黑暗之中。

    这他娘的是谁啊?!

    难得山寨里还隐藏着一个不出世的绝世高手?

    不过方林到底老成些,眼看着那一道道重箭不停的收割入侵之敌的性命,也重新抄起弓箭来,配合行动。

    青云寨地势不平,黄沙军之前又正好冲进一个隘口处,十成本领挥不出两成。

    这是孙伟年轻气盛轻敌的后果……

    一个个满身桀骜血气的黄沙军,死的憋屈,死的冤枉。

    “谁,到底是谁?”

    “藏头露尾的鼠辈,出来!!”

    眼见一个个手下被杀,几乎要成了光杆司令,孙伟目眦欲裂,几要抓狂。

    那一支支重箭飞来,对他的威胁倒不算大,以他打开七十二处大穴一流高手的功力,又手持牛皮大盾,自保足矣。

    可只自保却无法取胜,也不能阻挡败局。

    然而任孙伟骂的难听,隐藏在暗中的弓箭手也只是不停的放箭,连头都不露。

    在和方林配合着,将最后一个黄沙军毙杀后,数十名青云山贼,围上了困兽犹斗的孙伟。

    纵是一流高手,在这等情况下,也唯有死路一条。

    更何况此刻的孙伟,已到了强弩之末,他还死不瞑目的追寻着真相:

    “出来!”

    “卑鄙无耻的狗贼畜生,有种出来啊!”

    “只会暗中放冷箭的鼠辈!”

    然而,就连方林等人都巴巴的看着黑暗中,等待神秘高人出现,却始终不见动静。

    最终,在明月都照不进的地方,传出了一句淡淡的话来:

    “三叔,下一次不要再让我出来打打杀杀了,我是正经的读书人,做这样的粗活不成体统的。”

    “噗!”

    听闻此言,孙伟陡然想起这个人可能是哪个。

    他对青云寨恨之入骨,也知之甚深,自然不会想不到,青云寨里还有谁能将坐第二把交椅的方林喊一声三叔。

    唯有林家和田家的子女。

    田家那两个臭丫头自然也可以,但她们都是女儿身,这分明是男声。

    所以这个人,也就不言而喻了。

    憋闷了一夜怒火无处泄的孙伟,在想到他竟会败在一个整个沧澜山十三大寨中都有极有废物之名的人手中,生生气的吐血。

    今夜原该是他扬名之战的,结果扬出去的多半是废物不如的名头……

    然而就在他心思混乱气机疏散之时,又一道比先前更凌厉三分的重箭,闪电般疾破空而来。

    孙伟再想提防,已是来不及,将将把大盾横于胸前,却不想那箭所射之处,却是他的下半身……

    “啊!!”

    围着孙伟的青云山民们,这一刻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一个个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噗。”

    “噗。”

    “噗。”

    待孙伟再无一丝声音出后,黑暗中传来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天渐黎明,东方已现鱼肚白,方林长满麻子的干瘦脸上,一双三角眼圆睁,如见鬼魅般,看着正在往北山半坡墨竹院走去的那个背着大弓的清瘦身影,连续几次想招手喊住此人,却几次张口也未能说出话来。

    满脑海中唯有一句:

    怎么可能?!

    ……